“洪师傅,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稍微顿了顿,张大少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洪安兴,看似随意,但却犀利无比,让红安兴心头不禁一凛“想说什么,你不妨直说吧,我不喜欢转弯抹角的人。”

“这个,好吧张先生,你快人快语,那我也就直说了。”洪安兴老脸有点尴尬,他身为形意门掌门人,哪个见了不是客客气气的,对自己这种态度的,还真没碰见过。

不过张大少那一身牛逼的本领在那里,就算是态度再无礼一些,洪安兴也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妥的。

在他看来,吊人,自然得有吊人的架子和脾气才对。

“是这样的张先生,我冒昧想邀请你参加黑石大会,这对你或者对我们形意门来说,都是一件双赢的事情。”洪安兴开始娓娓道来,张大少并不说话,静待洪安兴给自己解释。

“形意门三个名额,天罗派两个名额,几十年来,我们两个门派都是在这种平衡状态之中的。我们两个门派谈不上敌对,平日里井水不犯河水,纵然之间有过一些小小的摩擦和争执,总的来说还算是和平相处。

可是这一次黑石大会,我们形意门和天罗派同时看中了古武拍卖会上的一把兵器,那把兵器,对我们两个门派都很重要。我得到可靠的消息,就在不久前,天罗派已经和其他市的一个门派达成了某种协议,要联手打压我们形意门……”

说到这里,洪安兴找上门来的目的已经清晰无比了,无非就是想拉拢张大少,借用张大少的力量,挫败天罗派,以便在古武大会上一举夺得那把兵器,否则的话,形意门很有可能连参加古武拍卖会的机会都没有!

挥挥手打断了洪安兴的话,张大少不置可否地说道:“洪师傅,我知道你的来意了,不过,我说过的,我不是一个助人为乐的人,你要请我参加黑石大会,总要给我一个去的理由吧。”

“张先生,我只是来邀请你,至于去或者不去,我不敢勉强。”洪安兴立刻说道,他早就知道,张大少这种级别的人物,是不会那么容易请动的。

如果不是没有办法的话,洪安兴也不会找上张大少的。

“形意门的三个名额,我们会让出一个来留给张先生你。”说着,洪安兴摸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牌子来,那正是进入黑石大会的牌号,向张大少伸出手来“当然了,张先生你虽然是以形意门的名义去参加黑石大会,但是你行事完全不用受形意门的约束的。

凭借张先生你的本事,你定然可以进入到古武拍卖会,我为张先生提供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而我们需要张先生的帮助,就是打压住天罗派,最好是不要让他们有参加拍卖会的资格。”

那听起来神神秘秘的黑石大会,在洪安兴这种古武者的心中,是极为神秘和神圣的一场盛会,他甘愿放弃自己门派的一个机会来和张大少做交换,也是需要一些决心的。

这个交易对张大少本人来说,也是比较公平的,那什么天罗派,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挥挥手就能打发了,就相当于是白白参加了一次无数人古武者都梦寐以求想参加的黑石大会。

听洪安兴说到这里,张大少忽然心中一动,反正自己闲着也是闲着,去什么黑石大会玩玩也不错,进而眼睛又是一亮,他想到了疯子!

疯子肯定会对这个黑石大会有一些兴趣的,毕竟那里,全部都是古武者!

想到这里,张大少瞅着洪安兴,对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来,道:“洪师傅,我还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能答应的话,我就决定陪你去黑石大会走一遭。”

闻言,洪安兴下意识就是一喜,有些急不可耐地紧紧追问:“张先生,请是什么条件?”

“我要你形意门让出两个名额来。”张大少悠哉悠哉说道,一副悠然的样子,像是再说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一样。

“……”洪安兴脸上的〖兴〗奋直接僵住了,还要再让出来一个名额?你小子开玩笑的吧!这货心里不禁有些恼怒。

如果不是张大少而是换作另外一个人的话,洪安兴早就雄起,上去好好教教对方做人的道理了。可面对张大少,他再怎么不爽,也不敢表现出来。

“洪师傅,我也不勉强你,你想清楚了再告诉我。”张大少自然知道洪安兴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他也不在乎,反正黑石大会对自己的吸引力,也就仅仅局限于消遣而已。

去与不去,都无所谓。

“好,张先生,既然这样,那我就给你两个名额。”洪安兴不愧是一派掌门人,思考了片刻之后,他咬了咬牙,答应了张大少的条件。

张大少的本领他是知道的,有这个人在,就算是天罗派所有人加起来也不值一提,自己这边纵然再少一个人也无所谓。他所放不下的,只是形意门的脸面。

只是为了那把兵器,其他的一切,暂时还是放一放吧。

“洪师傅,你会庆幸你现在所做的决定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天罗派,进不了拍卖会。”张大少淡淡说道,却有一种不容置喙的的意味。

“既然这样,张先生,请你准备一下,两个小时之后我来接你。”洪安兴又有些如释重负地说道,无论如何,天罗派对自己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当下张大少和洪安兴约定一个地点,而后洪安兴离去,张大少也回到霞光小区,立刻把疯子叫了出来,告诉他方才的事情。

疯子一听,果然变得〖兴〗奋起来,两人简简单单吃了一些东西,换了身衣服,赶到约定地点,不多时,一辆黑色的丰田商务车停下,洪安兴的身影从上面走下来。

只有他一个人。

“张先生,让你久等了。”洪安兴客套无比地说道,眼角瞥见张大少身边的疯子,心里立刻一阵惊讶,他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年轻人,同样不是一般人。

自己,竟然都看不透他!

“没有,我也是刚到。”张大少笑着回应了一句,介绍疯子和洪安兴两人认识。

寒暄几句之后,张大少和疯子两人上车,洪安兴发动车子,不一会儿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