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胡军行要吃人一样的目光,张大少就扭头,漫不经心地瞅了一眼,眼神平淡无比,淡定而且从容,完全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臭小子,到这时候了还装!”有自己的老子在,胡云龙的气焰再度嚣张了起来,在一边嘿嘿冷笑不止“等待会,看你怎么哭的。”

“打人的,就是你?”周副局长一步一步走到张大少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张大少几眼,有些惊讶地问道。

这个小伙子,也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估计是个大学生吧,怎么会干出来这么荒唐的事情?年轻人热血不假,但年轻人,同样也胆小怕事!

再看看躺在地上昏过去的那五六个人,周副局长的眼神就更加有些古怪了,真是这小子动的手?于是就有些惊疑地问道。

张大少没有说话,却是点了点头,就像是在承认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周副局长的脸色,就变了变,在后面盯着的胡军行,脸色同样变了变,这臭小子,还挺狂的嘛。

“周副局长,我是整个事情的目击者,能听我说两句吗。”刘雨欣见势不妙,立刻站了出来,急匆匆跑到周副局长面前,神色有些焦急地说道。

照目前这个势头看下去的话,周副局长还有胡军行,都有挨打的可能啊,她必须得在张大少发飙之前阻止这一切。

“你是目击者?”周副局长皱了皱眉头,有点懊恼,这个时候,正是把凶徒狠狠收拾一顿的时候,怎么忽然间冒出来一个目击者,而且看那样子,是站在凶徒那一边的。

高高在上的周副局长,是没有认出刘雨欣这么一个小小的警员的,虽然刘雨欣因为上次离州的案子备受关注,可已经过去了好久,周副局长早就不记得这一号人了。

“贱人,这个贱人!”胡云龙气得吹胡子瞪眼的,在一边跳脚大骂,都这时候了,这贱人还在替那臭小子说话。

“我是目击者,我从头到尾目击了整个冲突的过程。”刘雨欣立刻在一边快速给周副局长解释起来“他打人是事实,但也是有原因的……”

没等到刘雨欣说完,周副局长就大手一挥,打断了刘雨欣的话:“有什么话,到局里再说吧,你现在先让开,不要妨碍我执法。”

说着,不由分说一把推开了刘雨欣。

张大少就对刘雨欣露出一个笑脸,道:“不用担心,没事的。”

“哼。”周副局长不禁冷哼一声,这小子,好大的口气,大手一挥,冲身后那些武警下了命令“把人给我拿下!”

身后那些武警,就呼啦啦围了过来,为首的一个更是手里拿着警棍,手腕一抖,将警棍一翻,对准张大少的腰部,狠狠就捅了过去。

这是一个很机灵的武警,很会察言观色,知道胡军行和周副局长想要收拾这小子,想在两位领导面前好好的表现一样。

如果当着这两人的面把张大少修理一顿的话,领导,会很满意的。

果然,见此情形,胡军行还有周副局长,赞许地点了点头。

张大少却是面露不屑之色,手猛地一伸,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一把将那警棍就给攥住了。

众人不由一惊,这是在拒捕!

那个武警则更是吃惊,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警棍像是被什么东西夹住了一样,被那年轻人一攥,居然根本动弹不了!

这小子的手劲,还挺大的。

“还敢反抗!”武警眼睛一瞪,凶光毕露,抬腿一记狠狠的膝击往张大少胸口上干过去。

张大少眼中的不屑神色更重,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在自己面前丢人现眼,手腕轻轻一转,一下子将武警手中的警棍抽了过来,而后再一转,一棍子干在武警脑门上。

那武警发出一声闷哼来,眼珠子就挤把到一块去了,晃晃悠悠的像是喝醉了一样,而后扑通一声向后栽倒在地上。

直接不动了。

无论是周副局长还是胡军行都是一愣,既被张大少敢袭警这种胆大包天的举动而吃惊,又被张大少秒杀武警的强悍身手所镇住。

尤其是周副局长,一张老脸抽搐连连,要多难看有多难看,那好歹是一个武警,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就这么一棍子倒下了?

那些正在逼近张大少的武警们,脚步同样一顿。

刘雨欣看到这一幕,无奈地捂住了自己双眼,果然,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个张天眼里,从来就没有过什么顾忌的东西!

“你,你好大的胆子!”愣了愣,周副局长气急败坏地指着张大少大叫起来“连武警都敢打!”

“打武警?”张大少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比武警都厉害的人,比如说局长,我都打过呢,你要不要见识见识。”

周副局长被这狂妄到极点的态度憋得脸红脖子粗的,心里也是莫名其妙的一虚,看这小子打武警的时候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搞不好说的就是真的。

“你是什么职位?”张大少又继续有意无意地瞟着周副局长,慢吞吞地问道“武警队长?科长?还是局长?”

“哼,我是什么职位,你还没有资格来问!”周副局长越加恼怒,张大少的态度让他很不爽,尤其是,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竟敢心里很没底,这更让他恼火。

“算了。”张大少摇了摇头,一抖手,将自己的雪狼小队教官的证件拿出,在手里晃了两下“看你的职位应该不低,看看这个吧。”

说完,张大少啪一下子将证件扔了过去,打在周副局长的胸前。

周副局长面带惊疑地瞅了一眼张大少,将胸前的小本子缓缓拿起,脸色,一片严肃,不知为何,他有一种感觉,这个小本子,应该不简单。

“哼,装神弄鬼。”胡军行见到这一幕,却是不屑地冷哼起来“我就不相信了,这种年纪,能有什么厉害的身份。”

雪狼小队总教官!刚刚翻开证件,周副局长就是身子一震,上面的每一个字都亮瞎了他的狗眼,抬起头来,不可思议地盯着张大少。这,这人不会是假冒的吧。

其实周副局长心里很清楚,张大少绝对不是假冒的,先不说谁也没那个胆子去假冒天朝特种尖兵的教官,单单是证件上那天朝特种尖兵总局的钢印就做不来假的。

这人,竟然是雪狼小队教官,难怪敢肆无忌惮地殴打胡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