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了张少面前。黄飞鸿把手指间的红塔山放在嘴里狠狠抽了一口。悠悠吐出好几圈烟圈來。上上下下打量了张大少一眼。这才偏头。问道:“这就是袭警的那个小子。”

“沒错黄飞鸿。就是他。”听到黄飞鸿这么问。梁警官一下子來了精神。他迫切地想好好欣赏一下。黄飞鸿是怎么对付张大少的。

黄飞鸿就点了点头。他也能看出來。张大少身上是有一些底子的。不是什么普通人。但也仅此而已。张大少具体的深浅。他是看不出來的。

“袭警。”黄飞鸿煞有兴致地转过头來。对着张大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也是〖警〗察。來。你再來袭警一次吧。”

钱主任更是看得一阵无语。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想不到连这种奇葩的警檫都会有。

让钱主任更加无语的是。听到黄飞鸿的话之后。第一时间更新张大少竟然真地一点都不客气。二话不说。一拳就向黄飞鸿胸前打去。

出租车司机。更是一下子张大了嘴巴。自己无意中载的这个疑犯。究竟是什么样的强悍人物啊。连〖警〗察都是说打就打。

呼。

那一拳。竟然带出了隐隐约约的劲风來。即便是站在一边的众人。也感觉到了那拳头上无与伦比的力量。

感受到这一拳的非同寻常。黄飞鸿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这小子果然是个好手。当下肩头一震。同样是一拳向着张大少的拳头狠狠打了过去。

砰。

两只拳头在空中撞在一起。竟然发出沉闷的声音來。好像是两块生锈的铁块撞在一起一样。

张大少和黄飞鸿两人的身影。第一时间更新各自微不可察地震了一下。

无论是梁警官还是钱主任都在死死盯着张大少。眼睛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的。就跟科学家在搞科研的时候一样专注。大气都不带喘一口的。

他们都很想亲眼看一看。这两个家伙究竟是谁更强一点。不过现在看來。这两人的反应差不多。到底哪个更牛逼点。他们看不出來。心都提着。

“好小子。果然有两下子。”黄飞鸿愣了一下。眼睛里面的光芒更加亮了。他也想不到。张大少的身手竟然会这么强悍。能和自己旗鼓相当。

自己是怎么有这种身手的。黄飞鸿心里十分清楚。可以说在世俗之中根本就碰不到自己的对手。但是在这小小的江北市。一个袭警的家伙。却有这种身手。他很惊喜。

如果让黄飞鸿知道方才的情形的话。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张大少的身子虽然也震了一下子。但却是在看到黄飞鸿的身子震动之后。才自己“主动”动了一下子。

要不然的话。张大少就是站在原地不动。黄飞鸿全力出手。他都不会动一下子的。黄飞鸿的实力和他相比。就跟一个婴儿差不了多少。第一时间更新黄飞鸿那势均力敌的感觉。完全就是张大少故意让他感觉到的错觉。

“你们几个。离远点。”黄飞鸿战意盎然。回头。不容置喙的冲梁警官几个人摆了摆手。就跟打发苍蝇似的。

他并不是怕待会自己动手误伤了这几个人。实际上现在就在闹市里黄飞鸿也不会有什么太过猛烈的动作的。只不过他不想让梁警官这些傻逼看戏一样地看自己。第一时间更新这种弱小的蚂蚁看自己动手。那是一种侮辱。因为他们什么都看不懂。他们看得只是热闹。

小j等人就是一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十分荒唐。这算什么。在命令我们。

但是梁警官听到这话之后。却是毫不犹豫地向一边快步跑开了。并且还顺带拍了拍小j的肩膀。示意也赶紧老实让开。第一时间更新几人当中只有他曾经亲眼见过黄飞鸿动手。他是深深了解黄飞鸿的牛逼的。

正因为了解。他才从心里忌惮黄飞鸿。

“你们几个聋了。还不快给我滚远点。”黄飞鸿此刻猛地回头。眼中绽放出凶狠光芒。怒喝了一声。

这声音。真像是平地里炸响了一声惊雷。震得小j几个人身子猛地一抖。整个脑袋都嗡嗡直响。似乎是连身体里面的血液。也变得了起來。

他们心神大骇。再也不敢愣在原地。纷纷迈开脚步。快步向梁警官那里跑过去。钱主任看了看张大少。吞了一口唾沫。同样畏畏缩缩地跑开了。

身为水木大学的教务处主任。钱主任可是一个斯文人。暴力打架什么的。他最讨厌了。

出租车司机。也趁这个时候钻进了出租车里。匆匆忙忙踩了油门。绝尘而去了。

等到梁警官几个人退到一边之后。黄飞鸿身子一晃。整个人就化作了一道影子。闪电一样冲向了张大少。一身噼里啪啦的声音立刻传了过來。

远处的梁警官等人。就根本看不清黄飞鸿和张大少两人到底谁是谁了。反正两个人影已经交织在了一起。看得眼huā缭乱的。

路边來來往往的人。就有些驻足过來观看。惊奇无比。指指点点的。

大概过了五六秒钟之后。黄飞鸿已经粗略地对张大少的实力有了一个初步了解。更加厌烦周围人的目光。两腿一搅。來了一个猛烈的回旋踢。

张大少匆忙中來不及闪躲。用手横在胸前一挡。

砰。

黄飞鸿那一脚直接干在了张大少的胳膊上。连带着将张大少整个人都踢得踉跄后退。一下子撞在了身后的路灯上。将那整个路灯都撞得东倒西歪的。玻璃灯罩啪一下子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即便是在远处。钱主任和梁警官等人也是看得瞠目结舌的。这精彩绝伦的搏斗。就跟电影上演的一样。

黄飞鸿这时候站定了身形。扫了一眼被自己击退的张大少。嘴角划出一个轻笑來。冲远处的梁警官等人招了招手。大声道:“把人给我带走。”

梁警官一听。大感〖兴〗奋。立刻屁颠屁颠地跑了过來。从小j手中拿过手铐來。大步流星地走到张大少面前。讥讽地说道:“小子。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被打趴下了。”

张大少才懒得理会梁警官。沒有说话。

梁警官则是一把拉过张大少的手來。啪啪两声。把手铐戴在了张大少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