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你们能逃得掉吗?”墨镜哥不忙着先杀了牛仔青年等人,而是悠悠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一副陶醉无比的样子,吐出一口浓浓的烟圈来。

“要杀就杀,哪来那么多的废话!”牛仔青年咬牙切齿地说道,目光之中却是一片坚毅神色。

他的另外两个同伴,虽然都被枪口指着脑袋,但是同样毫无畏惧之色,有的,只是杀气和不甘而已。

这三个家伙,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

“不要露出这么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从牛仔青年等人身上,墨镜哥得到了一种满足感,一种把人踩在脚下,拿捏人小命的快感,嘿嘿笑道“虽然落在了我们手上,但是你们也不一定会死的嘛。”

牛仔青年等人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盯着墨镜哥等人,他才不会相信这些人会放过自己,他们不知道会刷出来什么huā样。

“只要你们每个人都大骂一句,孙大幅是个傻逼,我就放过他。”墨镜哥灵光一闪,似乎是想起来一个很好玩的游戏,兴致勃勃地说道“并且,我还会向牛爷举荐他,让他从此跟着牛爷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谁先来?”

“我呸!牛魔王才是傻逼!”牛仔青年愤怒地大骂。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墨镜哥不屑地打击着牛仔青年等人,眼中闪过一丝杀机,猫捉耗子的兴致也没了,在地上吐了一口口水,道“孙大幅都已经被我们干掉了,既然这样,那你们就下去和他作伴去吧!”

“孙大幅?他们是大幅的人!”本来懒洋洋靠在车座上的张大少,这时候一下子坐直了身子,脸上带着一丝疑惑,这几人口中的孙大幅,是哪一个孙大幅?

难道是在静海市跟随自己的那个孙大幅?可是他又怎么会忽然间跑到离州来呢,还和牛魔王之间干了起来。虽然还不能确定,张大少却是不能再坐视不理了,推开车门,直接走了出来。

张大少这一出来,直接亮瞎了所有人的钛合金狗眼,大家都是喃喃地看着张大少,说什么也没料到会有人从车上下来。

刚才的枪战把出租车打得就跟马蜂窝似的,这人怎么没有被打死?当然这人也可能是像狗一样蜷缩成一团趴在车里,可能躲过了流弹,但是在这个时候你不继续躲在车里,出来干嘛,找死啊。

众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张大少的身上,现场一时间变得十分安静,牛仔青年等人瞬间忘却了自己面前的枪口,墨镜哥等人也暂时忘记了自己还要杀人,一时间都愣住了。

张大少却没有理会在场众人的反应,直接走到牛仔青年的面前,问道:“你是孙大幅的人?”

牛仔青年一愣,随即立刻重重地点了点头:“我是孙哥的人。”

在这一刻,牛仔青年心头陡然升起一种浓浓的希望来,眼神之中也全部都是热切,抬起头来,看着张大少古井不波的脸,他恍然间明白了自己大哥所说的话。

“不亲眼见识过那种高人,你是无法真正体会的,当有一天你真地碰到了那种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的。”

牛仔青年瞬间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他现在可以肯定,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大哥口中的高人。他很庆幸,自己当时作出了正确的决定,否则的话,不等牛魔王的人追来,自己三人定然已经变成了三具尸体。

“你们从哪里来,来这里干什么?”张大少继续不动声色地问道。

牛仔青年此刻哪里还有半点犹豫,他不光肯定张大少就是一个高人,而且也肯定这个高人肯定和孙哥还有着密切关系。

当下午仔青年眼睛放光地大声回答:“我们半个月前跟着孙哥从静海市来到沙园,目的就是杀了牛魔王,替孙哥家人报仇!”

听到这里,张大少也可以肯定了,牛仔青年口中的孙哥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跟了自己的孙大幅,无论孙大幅来沙园是有什么事情,现在他有难了,自己不能不管。

张大少这么自顾自地询问牛仔青年,其他人则是全部傻眼了,奶奶的,这是哪跑出来的神经病啊。

就连牛仔青年的两个同伴,也是云里雾里一头雾水的,他们显然很不明白,为什么牛仔青年一见这青年就〖兴〗奋了起来,好像是救星来了一样,并且还把一切都告诉了这人。

他们可是清楚地记得,就在不久前,自己这些人向这人借车,这人都不同意呢。

“小子,你他妈谁啊。”墨镜哥终于回过神来了,手指头夹着烟,另一只手摸出枪来,捅着张大少的肩膀,低声呵斥起来“找死是不是!”

然后又一指对面的牛仔青年等人,瞪着眼睛,好像是一个宣判人生死的判官,道:“滚到那边蹲下,老实点给老子交代出来,你是谁派来的,是不是孙大幅的人。”

张大少回头,看了那捅在自己肩膀上的枪口,皱了皱眉头,道:“我最烦别人用枪指着我了。”

“啥?”墨镜哥手一哆嗦,夹着的烟直接掉在了地上,忍不住不可思议叫了起来,而后仰头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没病吧!老子就用枪指着你了,你能把老子……”

墨镜哥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觉得眼前一huā,然后自己的喉咙一紧,张大少的大手,已经攥住了自己的脖子,并且是把自己一把提了起来。

墨镜哥感觉到自己脖子好像被一对大铁钳子给夹住了,似乎对方稍微一用力,自己的脖子就会被捏碎一样。

这一刻,墨镜哥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里面全部都是震惊和恐慌,手里的枪费力地抬起来想把张大少给崩了,但是此刻却是被攥得无法呼吸,身体抽搐,这么近的距离,都无法做到开枪杀人。

咔嚓!

张大少在一用力,墨镜哥的脑袋就无力地耷拉了下来,很明显,他已经回家去见自己的祖宗十八代了。

安静,现场瞬间变得安静无比,每一个人,都吃吃盯着张大少,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墨镜哥,就这么被这个年轻人给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