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好像突然间变的平静了,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传来,就是况天佑在冥界之中,已经学会了克制自己嗜血的欲望,现在他正跟着夸父学习武道,只要能够突破到武尊之境,就能彻底的戒掉嗜血的欲望,不得不说上天对于僵尸这种生物,给了太多的优待,拥有着漫长的生命力,强大的身体,而且还有天生的能力,对于武道的练习,可以说是事半功倍。

萧峰在八极武道山顶,看着山间忙碌的弟子们,不管外面是怎么样的,但在八极武道中,随着武道的发展,越发得热火朝天了,随着弟子越来越多,每天的开销也就越来越大,于是不少人将一些任务发布到八极武道,给于一定的报酬,这样一来使得开销问题解决了,二来给了练习武道的弟子一个历练的机会,毕竟闭门造车是无法登临武道高层次的。

萧峰在等待着一个改变的发生,他不相信一切就会这样结束,只要命运不死,或者盘古族没有灭亡,那么事情一定还会有变化,一切都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只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那么又是一场新的狂风暴雨。

在中国之外的地方,基本上僵尸肆虐,当然也有很多普通人的生存,但是随时要面临着僵尸的骚扰。当黑夜降临,一群穿着打扮仿佛中世纪贵族的僵尸,正从一个黑暗的城堡中走出来,夜幕降临,就是他们狩猎的时刻。

当这群僵尸走出来了,还没有来得及去狩猎,天空中突然飞来一个女子,对着这群僵尸洒下一道黑光,在黑色光芒包裹中的,这从僵尸身上的气息不断上涨,原本只是四代僵尸的程度,现在基本上已经到达了二代僵尸。

等到这群僵尸完全蜕变完毕,立刻集体跪下叩拜那个女子,“拜见圣母!”

瑶池嘴角勾起一丝微笑,看来这次的病毒相当成功,接下来只要撒下这种病毒,很快所有散落的僵尸,能力都会得到加强,然后就会狩猎更多的普通人,接着普通人变成僵尸,再次传染上这种病毒,这样就会达到一个恶性循环,一支庞大的僵尸大军就会出现。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瑶池将这种病毒传播到了世界各地,只有中国境内因为萧峰的存在,根本没有投放的价值,况且如果被萧峰发现,迅速地将这个计划破坏掉,那样的话一切就白干了,所以要吃刻意的避开萧峰。但是瑶池没有发现,在她全力的防备着萧峰时候,似乎忘了自己真正要对付的目标。

皎洁的月光下,一个俊朗的男子,一身白色的西装,站在月光之下,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明月,手中挣脱着一些黑色的物质,双眼望着瑶池离去的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盘古族,早就应该随就上一个纪元毁灭的族群,就让我将你们送入坟墓吧!”

白色西装的男子望着月亮,口中开始说话,似乎在和谁在交谈,“是的,月亮想一定非常寒冷,你一定非常的寂寞吧,我可以帮你。”“不,我没有欺骗你,只要到时候你能够杀了瑶池,这是我唯一的条件。”“没有力量,我会给你力量,你考虑下吧。”“好的,那么就这么说定了,对了,你可以叫我天逸先生。”

身穿白色西装的天逸先生,似乎在和谁达成了共识,嘴角挂起一丝微笑,但双目中蕴含的冰冷,似乎比着皎洁的月光更加的寒冷。双手合十,一股力量凝聚在天逸先生的双手之间,包裹着一那黑色的物质,对着月亮指,然后立刻转身离去。

又是一周的时间,八极武道的萧峰接到了云涛的报告,全世界各国突然纷纷的向中国求助,世界各国都陷入了僵尸之乱,原本虽然僵尸横行,但是导弹等等的现代化武器,还是能够有效地消灭一部分了,局面基本上还是可以控制,但是全世界的僵尸忽然间似乎变得更加厉害了,普通的子弹完全打不穿僵尸的身体,只有特别强大的穿甲弹才可以打穿僵尸身体上的薄弱部位。一时间世界各国开始混乱了,就是大家想到了古老的东方国度,那里几乎没有僵尸的存在,而且在东方明珠的地方,有一个犹如神魔般的男子,一时间各国纷纷的向中国求助,而国家又来找了八极武道,云涛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而且事关重大,立刻向萧峰汇报了这个消息。

萧峰听到这个消息,基本上完全不用调查,就知道一定是盘古族的手笔。等了一个多月时间,盘古族终于再次出手了,而且这一次出手,那就是碾压世界的力量,因为在地球上,各个国家都不敢动用核弹,现有的武器对于二代僵尸,除了导弹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外,杀伤力都非常的有限。

对于这次的僵尸之乱,是一定要出手的,但八极武道成立的时间还是太短,除了早期入门的弟子,后面入门的弟子到现在根本无法插手这次的战斗,就到了武王之境,才可以和二代僵尸抗衡。现在八极武道面对的情况就是,发展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在这么短的时间之中,虽然说潜力无穷,但目前来说的确不堪大用,如果再给萧峰三年时间,萧峰有信心,打造出一个人人如龙的武道盛世,到了那个时候,面对这样的问题,人类自己就可以解决。

萧峰叹了一口气,时不待我啊!全世界各地经陷入了慌乱,事情也必须尽早解决,现在外面各国,僵尸的数目每天都在增长,如果不尽早解决,估计很快,除了中国以外的国家估计可以成立一个僵尸联盟了!

只有我亲自出手了,眼中闪过一道杀机,萧峰决定这次自己亲自出手,结束这场混乱。

正当萧峰准备离开八极武道,前往欧洲等国家,突然间面色大变态,一脸杀意的看着虚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