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宗也能走后门?”凌凡愕然道。

马强也是一脸惊异的看着周胖子。

周胖子捂着嘴猥琐一笑,像看白痴一般的看着两人:“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这年头,只要关系够硬,哪个地方不能走后门的。”

凌凡一想,感觉周胖子这话也挺对的,所以也没再多问。不过就是没想到,一副高深莫测的灰袍老者竟然也会故意放水,而且旁人一点都看不出来。果然是人老成精,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从这件事也可以看出周胖子既然能从天云宗走后门进来,想来他的背景肯定不弱。

只是可怜了这身材啊,看样子背景好了也不行,吃得太好容易养胖。凌凡看着周胖子的身材,暗自叹息道。

“嘿嘿,走吧,别耽搁了,去看看我们的住所紫竹峰咋样。”周胖子嘿嘿笑道。

就这样,凌凡进入天云宗后,莫名其妙的和一个胖子,一个瘦子组合在了一起,三人同时加快了步法往紫竹峰走去。

“紫竹峰环境优雅,是天云宗最好的住宿之一,只有天赋和实力极佳的外门弟子才能住在紫云峰。”一路上,周胖子为凌凡和马强二人讲解着关于天云宗的一些基本常识,看情况,周胖子再来天云宗之前,就已经把一些最基本的东西掌握了。

“到了,前面就是紫竹峰了。”周胖子停下了讲解,指着前方满是紫竹的山峰说道。

凌凡也没说什么,跟着二人漫步走上了紫竹峰。

紫竹峰,顾名思义,就是长着很多竹子的山峰。事实也的确如此,紫竹峰上竹影婆娑,一根根俊秀挺立的紫竹迎风招展,枝叶扶疏,清新高雅,走进郁郁葱葱的紫竹林,有一种回归大自然地感觉,让人忍不住想拥抱大自然,令人心神陶醉,沁人心脾。

凌凡没想到他的住所竟然是在这么环境优雅的地方,天云宗外门弟子的待遇竟然就有这么好,不愧是大陆最南端的第一宗门!

“你们是新来的弟子吗?”在紫竹峰的一条必经之路上,修筑着一个亭台,亭台上有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弟子,此时正是这名黑衣弟子叫住了两人。

“嗯,我们是刚刚分配到紫竹峰住的弟子。”周胖子回答道。

“我是负责管理紫竹峰住宿的弟子,报上你们的名字。”黑衣弟子

“我是周胖子,这个瘦子叫马强,这个是我老大,叫凌凡。”周胖子介绍凌凡时,还不忘凌凡是自己的老大。

黑衣弟子拿出了一个簿子,翻看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嗯,你们来的正是时候,紫竹峰刚好只有三个别院了。刚好是二十八号别院和二十九、三十号别院,往这里一直走,然后在岔路口左转再一直走就到了。”黑衣弟子说道。

凌凡三人对黑衣弟子道了一声谢后,便继续走了起来。

在路上,周胖子高兴的说道:“没想到,我们的运气还挺好的,别院竟然分在了一起。”然后周胖子便是对着凌凡猥琐的笑了起来:“老大,晚上方便我来串门不?”

“滚!”凌凡懒得理周胖子,直接非常干脆的说道。

“嘿嘿,不愿意就算了,强子,我晚上来你这里行不?”周胖子又转头对马强暧昧的说道。

“额•••我这身体承受不住你那么大的压力。”马强背脊骨发凉,赶忙拒绝道。

“靠,胖子明明是想找你们喝酒来着,你们两个人的想法竟然这么龌龊,你们把胖子我当成什么人了,我胖子要找也只会找天云宗漂亮的女修士们。你们也不照镜子看看,一个瘦的跟钉子似的,一个虽然男是男人了点,但是没女人味,胖子我可不喜欢。”周胖子见两人竟然这么想他,立刻怒声道。

哪知凌凡两人却同时说了句让他喷血的话。“喝了酒,刚好可以酒后乱性。”

“好,算你们牛,胖子我不跟你们说话了,哼!”

“呕•••”凌凡两人见周胖子竟然像个女人似的,两手插在腰间,一副受了气的样子。顿时两人又干呕了起来。

三人就这样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来到了黑衣弟子所说的别院群前。

这处别院群大概有五间别院,每个别院都是独立的,只不过是修建在一起的。

“老大,我要二十八号别院。”周胖子站在别院群前,说道。

“随便。”

“那我要二十九号别院吧。”马强说道。

“嗯,那我就三十号别院吧。天色渐晚,今天就先到这儿,有事明天再说。”凌凡说道。

周胖子两人没有异议,都各自走进了自己的别院,而凌凡也走进了三十号别院。

“这里环境清幽,倒是修炼的好地方。此处总共五间别院,只是不知道另外两间别院是谁住在面。”凌凡走进别院时,看了看另外两座别院,暗暗想道。

别院之内分为内院和外院,两处院落里种满了花草,鸟语花香,倒是适合享受的地方。

不过凌凡可没时间在这些地方享受,他来到了别院的主卧室,坐在**,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测试台一事乃是他有意而为,为的就是打响他的名声,让天云宗对他足够重视。但是在天云宗遇见王云,真的很让他意外,看情况以后在天云宗少不了一番麻烦了。

至于周胖子和马强两个人倒着实有趣,一个骨瘦如柴,一个肥胖如猪,而自己竟然夹在了两个人的中间,倒真的是一个奇怪的组合。凌凡想着这些,暗自笑道,不觉此时外面已经月上梢头,顿时感觉腹中空空,饥饿**。

“别院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还要自己去做饭。”凌凡纳闷的想到,环境虽好,但是却不负责伙食,看样子天云宗对弟子的照顾也并非一应俱全。

正当凌凡打算自己生火做饭时,别院外却传来了一道叫声,原来是送饭的。凌凡出去把饭食带进了别院,吃了饭后就开始修炼了。

夜晚,在一个灯火昏黄的房间中,坐着三个老者,在灯火的照耀下,可以发现其中一个老者赫然是今天测试台上的灰袍老者!

“我已经查清楚了,那个凌凡正是天灵门下令缉拿的凌凡。”一个黑袍老者说道。

“嗯,这个小子天赋着实可以,一个多月竟然就从六星灵者突破到了九星灵者,倒是可造之材,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天灵门派来为了得到火种的。”灰袍老者说道。

“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本门是严密封锁了这条消息的,天灵门不可能知道我们天云宗有火种。”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说道。

“嗯,我也是这样想,只是不知道凌凡和陆刑是不是真的有仇,就怕他是陆刑派来的。”灰袍老者继续问道。

“陆刑的儿子陆高已经确认是凌凡杀的,凌凡不可能时陆刑的手下。”黑袍老者说道。

“最近有消息称,陆刑似乎在秘密谋划什么,还是得注意下一,就怕他把触角伸到我们天云宗来。”

“陆刑毕竟只是灵王,就算他有什么动作,也不可能威胁到我们天云宗,最多是想夺得天灵门的掌门位置。”

“嗯,还是注意下一下好,再暗中观察一阵凌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