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凡和沈玲儿走进了金字塔,和想象中的情形并不一样,金字塔里并不漆黑,如外面一样明亮,只不过奇怪的是,金字塔内竟然没有照明用的月光石。这让凌凡很纳闷,连照明石都没有,金字塔内怎么还会这么明亮?

“这金字塔真奇怪,按理说里面如果没有月光石,应该会漆黑一片,可是为什么里面还是这么明亮?”

“不知道,或许跟那些金黄色的巨大砖块有关吧。传闻金字塔是塔克拉大沙漠的一大禁地,进去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来过的。”沈玲儿看了看金字塔,他们现在还处在金字塔的最外层,前面是一个巨大的通道。

“没办法,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里面走了,那些蛇人还守在外面呢。”

“嗯,往里面看看,我们就在最外围看看,不要走得太进去了。”沈玲儿点了点头道,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既然已经进了金字塔,他们当然忍不住好奇,想往里面看看。

在凌凡与沈玲儿的前面,是一条宽阔明亮的通道,就这样,两人迈着缓慢的步伐,小心翼翼的朝通道内走去。

“咕噜•••”两人刚一走进通道,沈玲儿的肚子就叫了起来。

沈玲儿尴尬的看着凌凡,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有吃的没,我好像饿了。”

“你怎么饿的这么快?”凌凡疑惑的看着沈玲儿,沈玲儿的实力比他高出不止一星半点,他都还没饿,可是没想到沈玲儿却饿的这么快。

“你别问这么多了,你有吃的东西没啊?”

“你既然明知道自己容易饿,难道就一点准备都没有?”凌凡有些郁闷的看着沈玲儿,不过还是从纳戒里拿出了一包干粮,递给了沈玲儿。

“人家都说了搞忘了,你还问?”沈铃儿急忙把干粮抢了过来,咀嚼了起来。

“走吧,边走边吃。”凌凡对沈玲儿是相当无语,不过他却并没有丝毫生气的感觉,内心深处反而还有点开心?是开心还是呵护或者是宠溺,亦或是其它?凌凡不清楚,那种感觉很奇怪,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两人就这样在通道内小心翼翼的走着,忽然光线一暗,整个通道都变得黑暗了起来。

“怎么回事?”凌凡看着忽然变得黑暗的通道,大惊道。

“凌凡,快看,通道里面有一双幽绿色的眼睛!”沈玲儿看着通道的深处忽然浮现出的一双幽绿色眼睛,惊得大叫起来!

“嘿嘿,小子,小心,那是一个蝎人,实力应该是灵王左右,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快跑!”伏魔出声提醒道。

“玲儿,快走,那是一名灵王实力的蝎人!”凌凡讯如闪电的一把拉着沈玲儿的手往通道外跑去。

“胆敢闯入陵墓者,死!”通道的黑暗深处身影渐渐清晰,一个手拿钢叉,蝎首人身的蝎人慢慢的从黑暗深处走了出来,他走得很缓慢,但是每一步都如山岳一般,沉重,磅礴,仿佛大地都在颤抖,重重的撞击着凌凡二人的心脏!

“好强的气势!快,玲儿,前面就是通道的出口了!”见出口离他们越来越近,他们也更加拼命的跑了起来。

“哼!”蝎人把钢叉往地上一撞,那看似轻柔的动作却夹杂着一股庞大的力量,当钢叉落在地面那一刻,一股强劲的气浪朝凌凡二人疯狂的侵袭而去,一瞬间便是撞在了二人身上。

“噗•••”两人同时被气浪撞倒在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快!”凌凡不敢耽搁,如果被蝎人追上,就完蛋了,所以赶忙爬起来,拉起沈玲儿继续往通道外跑。

“死!”通道内的蝎人停下了脚步,冷哼一声,而后抬起手中的钢叉,瞄准前方奋力奔跑的二人,接着重重的抛掷了出去。

“呼呼!”那把钢叉所过之处卷起了一层层的气浪,夹杂着破空之声,朝凌凡二人呼啸而去。

凌凡二人感觉到了后方紧逼而至的危险气息,微微扭头一看,立刻露出了惊骇的眼神。

“快!趴下!”两人同一时间朝着通道外奋力一跳,而后迅速的落到在地,身体一个侧翻,滚到了通道的旁边。

“砰!”那把钢叉夹着破风之声笔直的插在了通道外的墙壁上,顿时附近的墙面都裂开了几道缝隙。

“呼•••”凌凡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好险,差一点就没命了。

“玲儿,你没事吧?”缓过气来,凌凡转头问道。此时的沈玲儿也同样是香汗淋漓,胸口起伏不停,波涛一浪一浪的,轻拍着胸口,看的凌凡心猿意马。

“哼,看什么呢,小心我把你的眼珠挖出来!”沈玲儿瞪了眼凌凡,娇哼道。

“哦,我没有,刚才打蚊子。”凌凡连忙尴尬的把头偏到一边去,眼珠不停的乱转,虽然头是偏向其它方向的,可是眼睛还是不自觉地瞄着沈玲儿的胸脯上。

“哼,现在是紧急时刻,不跟你计较这些,等出去了,有你好受。”沈玲儿再次狠狠的瞪了眼凌凡,而后把头偏向了通道内,眼睛看着通道内的蝎人,幸好,蝎人并没出来,还是一直待在通道内。

“看样子那个蝎人应该是受了什么限制,不能出这个通道。”沈玲儿庆幸道。

“等等,玲儿,我们还不能高兴的太早,你看看四周,跟我们进来时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凌凡站起身,此时这里已不再黑暗,而是变得昏黄了起来,就像黄昏时的太阳。

而且更重要的,他发现他们处在了所有通道的中央,因为他们的四面八方全是通道!

“这是怎么回事?”沈玲儿大惊道,这跟他们刚进金字塔时的情形完全变了样。

“不知道?”凌凡摇了摇头,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金字塔里面的环境变得这么快。

“难道当我们开始走进通道时,我们就已经陷入金字塔了?”沈玲儿疑惑的问道。

“不,我想当我们进入金字塔的时候,就已经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所左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