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半路截杀

“嗯,小兄弟你这个人挺对我胃口,我知道你实力不凡肯定有什么底牌,但是你出了丹阁还是小心一点,刀疤狼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所以你还是注意一点,毕竟他是九星灵者而你是六星灵者。”丹墨青见凌凡要走,善意的提醒道。

“呵呵,谢谢丹阁主了,我会注意的。”凌凡谢道。

“好,小兄弟,下次有缘再叙。”

“嗯•••”凌凡点了点头,对着丹墨青拱了拱手,而后便开始往一楼走去。

刀疤狼和他的小喽啰看着凌凡往一楼走了,也跟了下去。

丹墨青看着刀疤狼偷偷跟着凌凡走下了楼,摇头自语道:“刀疤狼啊,你这次是捅到铁板上了。”经过刚才与凌凡的短暂接触,丹墨青能够感觉到凌凡这个人很特别,虽然只是六星灵者,却有着一番别样的气势。说实话,他并不看好刀疤狼,虽然他是九星灵者•••

走出丹阁,凌凡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伏魔,灵火对我的修炼到底有什么好处?”

“嘿嘿,小子,这么着急干嘛,后面可还有一匹狼盯着你呢,先解决了再说吧。”伏魔似乎比较喜欢掉凌凡的胃口。

“好,那就等解决了刀疤狼再说吧。”

凌凡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这个笑容怎么看都像是狐狸在笑。凌凡自然是感觉到了刀疤狼一直偷偷地跟在后面,忽然他行走的速度骤然加快,往城外走去。

凌凡现在想急着知道关于灵火的事,所以也没耐心跟刀疤狼兜圈子了,直接把刀把狼引到城外去,好就地解决。

刀疤狼和喽啰看着凌凡的速度骤然加快的往城外走去,小喽啰道:“老大,那小子往城外跑了。”

“笨蛋,老子又不是没长眼睛,要你说个鸟!”接着刀疤狼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嘴角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小子,想跑,这回老子让你死无全尸。走,追上去。”

接着刀疤狼和小喽啰跟着凌凡的身影追出了城外。

当凌凡个刀疤狼走出城外好一会儿了,在刀疤狼原先停留过的地方,忽然黑影一闪,一道黑影突兀的出现在这个地方,引来无数路人侧目。不过却没有人敢上前询问,看那打扮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只听黑影自语道:“可恶,那小子的气息怎么老是忽隐忽现的,难道他还懂得屏蔽自己的气息?不可能啊,小小的灵者,绝对不会这种手段!到底怎么回事?”冰冷的没有丝毫感情的话语还在空气中弥散,黑影又是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凌凡走出城门好一会儿后,见周围再没有了人烟,只是一些荒郊野道和一些绿茵茵的树木,而后便停下了脚步,没有转身,直接说道:“既然已经跟来了,难道还怕现身不成?”

偷偷伏在树丛后面的刀疤狼一惊,他没想到凌凡竟然发现了他。不过他并不害怕,毕竟在他眼中凌凡只是六星灵者。

刀疤狼大踏着脚步走了出来,狰狞的笑道:“小子,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嘛,竟然发现了我。不过你竟然没有逃跑,勇气可嘉啊?”

“我为什么要逃跑?”凌凡转过身,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额•••”刀疤狼被这么一问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而后狠狠地道:“难道你不怕我杀你吗?”

“杀我,就怕你没那个本事•••”凌凡嘴角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

“好,看我有没有那个本事!”凌凡的笑容虽然很温和,但是看在刀疤狼眼里简直就是对他极度的轻视,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一个小小的六星灵者竟然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刀疤狼自然是怒不可遏:“今天老子劫财又劫命,小子快点把钱交出来,大爷我还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凌凡丝毫没在意刀疤狼的话,只是摇摇头:“唉,本来我还想饶你一命的,可是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为了一点口角摩擦和钱财而取人性命,你注定不能再留在世间了。”

“啊!小子,老子今天饶不了你!”刀疤狼大喝一声,而后巨掌捏成一个硕大的拳头,一拳朝凌凡轰去。

凌凡不躲不闪,丝毫不把这一拳看在眼里,直接抬起右手,硬接了刀疤狼的这一拳。

掌拳相接,强烈的劲风自拳掌相交间飞射而出。而后两人身体同时一震,各自向后退了几米远。

刀疤狼大惊:“不可能,不可能!你一个六星灵者怎么可能硬接的下我一拳?!不可能!”刀疤狼不敢相信,换做以前,就是他刚才的那一拳就可以将一名六星灵者打成重伤了。

那个小喽啰偷偷地伏在树丛后面也是看得心惊,他本以为刀疤狼刚才那一拳就能解决那小子的,可是结果与想象始终是出乎意料。

“老子要杀了你!劈山斩法!”刀疤狼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大刀,挥舞着手中大刀,朝着凌凡狂劈过去。

“哼,连玄级道术都算不上的小小人级道术也想伤我,真是自不量力!”凌凡对刀疤狼的劈山斩法丝毫不以为然,施展出了神行术。

刀疤狼虽说修炼等级比凌凡高,但怎奈没有好的道术,如果硬是打起来,恐怕连夏流都打不过。所以好的道术在战斗时是很重要的,只要在实力相差不是太过巨大的前提下,道术等级越高,胜算也就越大。而且灵者本来就是修道士的起步阶段,所以每个级别之间的差距并不会太过悬殊。

凌凡有强大的肉身力量也有高级的道术,所以在与刀疤狼的战斗中处处占着上风。

刀疤狼把劈山斩法施展的淋漓尽致,劈了又劈,都劈的他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了,凌凡还是气定神闲的站在他面前笑道:“怎么,劈累了,那该是我动手的时候了。我说了你今天要死就绝对会死!”

“寂灭指!”

凌凡轻轻低吟道,说话时虽然带着温和的笑容,但是听在刀疤狼的耳朵里却像是魔鬼一般,然后在刀疤狼的难以置信的眼神中,一道指印直接从他的额头穿透而过•••

(还没收藏的大大,还请收藏一下···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