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力量硬闯无果后,凌凡也不想在耽误时间,双手一招,漆黑色的死亡圣水顿时婉若游龙一般在凌凡周身游荡。

“金字塔周围的那层禁制实在是太诡异了,也不知道是谁设下的,要是死亡圣水也无法破解那层禁制,恐怕我今天还得无功而返。”凌凡隔空望着金字塔,当他的力量被禁制抵消后,禁制又恢复原状变成透明之色,融入空气,饶是凭他如今的实力,如果不仔细感觉的话,恐怕也难以发现金字塔周围还有一层透明的墙壁。

不得不承认,布在金字塔四周禁制,基本算这么多年来凌凡所见过的最强禁制了,他如今的实力已经快要站在这世界之巅,可是依然无法撼动禁制分毫。越是这样,凌凡越发觉得金字塔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

“死亡圣水啊,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破开禁制的圣水,如果不是,我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看着在自己周身游荡的死亡圣水,凌凡的心也不由微微绷了起来,如果死亡圣水不是所谓的圣水,凌凡还真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找圣水了,毕竟他可从来没听到有关圣水的任何消息。

“成与不成,一试便知,死亡圣水,一切都靠你了!”凌凡暗暗祈祷,而后不再犹豫,双手向前一挥,漆黑色的死亡圣水,顿时婉若游龙,瞬时袭向了笼罩在金字塔四周的禁制。

“轰!”死亡圣水顷刻就撞到了那层禁制之上,透明的禁制顿时再次绽放出了一阵璀璨的光华。

不过这一次死亡圣水却不像之前凌凡的攻击那般,只是一瞬就被禁制抵消了力量。这一次死亡圣水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还好像沾上了那层禁制。不管那层禁制爆发出多么璀璨的光芒,都无济于事没有任何作用。

“有戏!”见此情况,凌凡顿时心中一喜,死亡圣水再次喷薄而出,轰在了禁制之上。

而漆黑的死亡圣水也洪水之势,渐渐覆盖了整座禁制,禁制爆发出的璀璨光芒,渐渐被漆黑色的死亡圣水所掩盖。

凌凡能够感觉到,那层禁制在死亡圣水的覆盖下,能量终于愈来愈微弱,死亡圣水对那层禁制好像有腐蚀之力一般,一点一点,一层一层的腐蚀着禁制。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层禁制也被死亡圣水腐蚀的越来越厉害,直至最后,那层禁制好像玻璃一般,开始一片一片剥落,破碎。

“轰!”在死亡圣水的强烈腐蚀下,笼罩在金字塔周围的禁制,终于轰然破碎,仿佛玻璃碎成碎片,瞬间坍塌到了地面。

凌凡只感觉,那一瞬仿佛有什么特殊的力量被卸去了一般。到此刻,金字塔周围的禁制,终于被完全破坏,金字塔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情况。

“哈哈•••我果然没猜错,死亡圣水就是所谓的圣水。”凌凡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忍不住激动道,“如今禁制终于被毁灭,也会是时候进入金字塔一探究竟了。”凌凡喃喃自语。

随即,凌凡最后望了眼金字塔周围的情况,便不再逗留,身影一闪,毅然进入了金字塔。

“金字塔,我来了!”当初在塔克拉大沙漠他和沈玲儿被蛇人族追杀,被迫无奈才进入了金字塔,如今时隔多年,凌凡终于第二次进入了金字塔。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被追杀而进,也不再有沈玲儿陪同,只有他一人,只为探索未知之谜。

••••••

曾经凌凡进过一次金字塔,虽然已时隔多年,但那毕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所以凌凡一直记得曾经在金字塔发生的事情,自然也就记得金字塔内的环境。

本以为此次进去,能够凭借以前的记忆少主弯路,只是没想到,金字塔内早已景象变迁,好像经历了一番大改造似的,本来复杂的结构只剩下了一条长长的甬道。

“没想到一进金字塔,竟然只剩下一条甬道了,也好,也省的我去找路,就这么一条路通到底,我倒要看看,尽头有什么等着我。”凌凡微微自语,而后不再耽搁,毅然朝甬道的深处走去。

甬道漆黑一片,并没有光线,不过这点黑暗,对于如今的凌凡来说,自然影响不大,凌凡走在里面,恍若白昼,一点也不影响他的感觉,更不影响他的速度。

“哗•••”不过还没前行多久,就突然响起了一阵怪叫,紧接着,无数的毒蝙蝠从甬道内蹿腾而出,一窝蜂的涌向凌凡。

“哼,小小毒蝙蝠也想拦我去路?”凌凡冷哼一声,而后大袖一挥,强烈的劲气顿时如潮水般砸去,袖袍每挥动一次,劲气就会直接轰杀几十只毒蝙蝠。

在凌凡的攻击下,那些毒蝙蝠显得是那么的弱小,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但是那些毒蝙蝠却依然没有一个后退,哪怕明知前面是死路,明知前面是绝路,它们都毫不惧怕,羊群撞向狼身上,毫无疑问,到最后,几乎所有的毒蝙蝠都被凌凡直接轰杀至死。

甬道内,到处都是毒蝙蝠的尸体,还有毒蝙蝠绿色的鲜血,粘稠的绿色鲜血在甬道内缓缓流淌,看上去甚是恶心。

凌凡没有理会地上的蝙蝠尸体,也没有管地面的绿色鲜血,继续往甬道内走去,他还没有意识到,那些地面的毒蝙蝠尸体,在绿色鲜血的沐浴下,已经渐渐产生了异变。

本来那些毒蝙蝠被凌凡一招轰杀至死,可是毒蝙蝠的鲜血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那些本来已经死绝的毒蝙蝠,在绿色鲜血的洗礼下,竟又慢慢开始活了过来。

而且毒蝙蝠的躯体还在发生着变异,它们的四肢似乎更加僵硬了,它们的眼睛似乎更加凶残了,它们的气息似乎更加狂暴了。

此时此刻,凌凡终于察觉到了异常。

不过已经晚了,那些地上的毒蝙蝠尸体,都已经陆陆续续复活过来。

“哗!”毒蝙蝠发出一道道怪异的音波,比之上次还要诡异,那些音波似乎有着某种奇特的作用,能够干扰人的大脑,对人的神经系统造成影响,直接影响人的感官、感觉、听觉、视觉系统,以至于连动作都会受到影响。

“怎么回事?这些毒蝙蝠怎么又复活过来了!”凌凡大惊,他之前明明感觉到,那些毒蝙蝠早就死透了,可是没曾想到,毒蝙蝠竟然还能够复活过来。当然,虽然心中惊讶,但凌凡手上的动作并未迟钝,他首先用力量护住了自己的听觉,防止毒蝙蝠发出的诡异音波的干扰。而后袖袍一挥,强大的劲气直接砸向袭来的毒蝙蝠。

毫无疑问,那些复活过来的毒蝙蝠又直接被凌凡轰杀至死,掉到了地上。

可是还没等凌凡将复活过来的毒蝙蝠杀完,那些刚刚才被凌凡轰杀至死的毒蝙蝠,在绿色鲜血的洗礼下,又迅速的复活过来。

而且二次复活后的毒蝙蝠比之先前,气息和力量也更加狂暴了,这一次甚至连凌凡都能明显感觉到毒蝙蝠力量增强了很多。

“到底怎么回事?这些毒蝙蝠怎么感觉好像杀不死!”凌凡终于察觉出了诡异,不由有些惊骇。

“轰!”之前凌凡挥动一次袖袍,就能直接轰杀几十只毒蝙蝠,可是现在,挥动一次袖袍只能直接轰杀八九只毒蝙蝠,重伤十几只毒蝙蝠。

短短十几分钟,毒蝙蝠的数量依旧未变,但是毒蝙蝠的力量,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是那些绿色的**在作怪!”苦思之后的凌凡,终于发现问题出自哪里,如果绿色**不消失,那毒蝙蝠就杀不死。

“死亡黑炎!”凌凡毫不犹豫,祭出死亡黑炎,暗红色的火焰瞬间澎湃燃烧而出,汹涌的死亡黑炎,在长长的甬道蔓延,燃烧。

一遇到死亡黑炎后,那些毒蝙蝠好像遇到了天生的克星,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不过毒蝙蝠的生命力似乎异常顽强,在死亡黑炎的烘烤下,竟然都没有直接陨落,而且就连地面的绿色鲜血,也没在第一时间被烘干。

挣扎是有尽头的,毒蝙蝠虽然顽强,不过在死亡黑炎的炙烤下,越来越多的毒蝙蝠开始化为灰烬,地面的绿色**,也渐渐被烘干。

凌凡并没有再次继续耽搁,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小插曲,他又继续往甬道内走去。

期间又遇到几波其他黑暗类的阴暗动物攻击,不过并没对凌凡造成多大威胁。

很快,凌凡就走到了甬道的尽头,在长长的甬道尽头,一座巨大的狮身人面像赫然出现在了视线里。

“狮身人面像,我知道你在等我来。”凌凡知道狮身人面像不是死物,因为他和沈玲儿曾亲眼目睹狮身人面像朝他们低头的场景。

“嗷!”果然,狮身人面像果然不是死物,听到凌凡的话后,狮身人面像巨嘴大张,里面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似乎是想让凌凡进去。

“你是想让我进入你的嘴里?”凌凡一愣,不过很快就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假思索,纵身一跃,直接跃进了狮身人面像的嘴里。

而狮身人面像则迅速的合上了嘴巴,凌凡的身影彻底消失•••

(僵尸新群208862098里面有美女哦,欢迎大家踊跃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