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正因为我的行事风格,成为了很多人眼中的恶魔,魔鬼。正邪两道都欲杀我而后快,嘿嘿•••可惜,在那个群雄并起的时代,我虽然未成神,但是天下间也少有对手,他们想杀我,根本不可能。”

“我行事向来我行我素,从来不在意他人的眼光,哪怕是恶魔,哪怕没有谁敢接近我,我也无所谓。”伏魔淡淡的叙述了曾经的往事,声音淡漠,哪怕讲的是自己,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仿佛他讲的是别人,跟自己没有人任何关系。他并没有讲他曾经遭到的磨难,轻描淡写,可是凌凡却仿佛能够感受到伏魔曾经血与火的拼杀。

为正邪两道所不容,可想而知,当年的他经历了多少血火考验,闯过了多少磨难!

“后来不知为何,你的父亲找上了我。”伏魔似乎不想再讲自己的事,语气一转,目光盯着凌凡。“当年他找到我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让我帮他一个忙,嘿嘿•••虽然我能感受到他的强大,可是我并没有答应他,没有原因就是不想答应。”

“你父亲也很干脆,见我拒绝,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嘿嘿•••我就是喜欢这种性格的,而且我也很想和他过过招。那一战我败了,一向都心高气傲、自负的我,败的很惨,一招,仅仅一招,我就彻底败在了他手上。”伏魔在讲这些事情的时候,情绪并不激动,对于凌凡父亲一招击败他的事情,他似乎也并未愤怒。

“一招?!”听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仅仅用一招就击败了伏魔,包括凌凡、林道在内的众人,都不禁震惊异常。

对于伏魔的力量,他们可是深深的接触过。眨眼秒杀圣使大军,而且还用通天彻地之本领,瞬间将若雪、梦瑶二女隔空挪移而来,此等惊天伟力,深深地折服了在场众人。哪怕是林道,与伏魔相比,也不得不承认,还要差上许多,不用怀疑,秒杀林道,对于伏魔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

可就是这么强大的一个人,竟然被凌凡的父亲秒败,而且那还是伏魔全盛的时候,可想而知,那得需要多么恐怖的力量才能做到。

“嘿嘿•••对,就是一招。我从没想到,天下间竟然还有能一招秒败我的人,哪怕就算是灵神亲至,我也自信能走上几回合,可是没想,却会被你父亲秒败。”

“不过对于这件事,我并未感到愤怒,反而,正是因为此战,让我深深的对你父亲起了敬佩之意,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个人如此推崇。不管是你父亲的性格还是力量,都让我折服。后来你父亲再次说出让我帮他做一件事,我没有再犹豫,直接干脆的答应了他。”伏魔慢慢的陷入了回忆。

“你父亲似乎很信任我,见我答应了他,他也没有任何怀疑,反而露出欣慰的笑容,那是信任!”

“他将我带到了天机府,同样,我也丝毫不怀疑他,明知他要带我去天机府,我也毫不犹豫的跟了去。到了天机府,也就是天府。当时残存天机府残存下来的人,看见我后,都面露愤恨,恨不得杀我而后快,因为我曾经杀了很多天机府的弟子,刚刚遭遇灭顶之灾的他们,甚至以为我也参与了那件事。怒火中烧的他们,差点与我大打而起。”

“幸而得到你父亲的阻止,你父亲用生命保证‘我没有参与那场毁灭天机府的阴谋’,天机府的人见到他们的救命恩人用生命保证,愤怒的他们,情绪也渐渐平复下来。”

“见我和天机府剑拔弩张的气氛得到缓解,你父亲终于说出了需要我和天机府帮助的事情。”随着愈加深入的回忆,伏魔本来淡漠的情绪,似乎也渐渐有了感觉。

“他说要将我封印在天府中,而且抽离出一丝残魂,寄居在一个戒指中,也就是你手上一直戴的纳戒。他希望我能够好好的引导你。然后则希望,天机府在未来能够尽最大力量帮助他的孩子。”伏魔接着讲到,“就是那天,他向我讲了一些关于天地三大种族的事情,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事情,其实就是你父亲跟我说的。”

听完伏魔的话,凌凡还有林无道等等几人,都恍然大悟似的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林无道几人是总算知道了本来曾经和天机府关系很差的伏魔为什么成为了天机府的盟友,至于凌凡,则是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更加了解了。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既然父亲是想让你引导我,为什么只是让一缕残魂寄存在我的纳戒,而将你的主体封印在天机府?还有既然进入天机府救你是父亲早就算计好的事情,那就说明父亲也应该能够推测到我在丹阁遭遇的劫难。难道父亲就这么有信心,我能够度过丹阁的劫难?”随即,凌凡问出了心中还没想明白的问题。

“是的,你父亲对你的确很有信心,原因无他,因为他相信他的儿子,不是这么容易就挂掉的!所以就算能够推测到那一劫,他也还是果断的为你铺好了后续的路!这就是你父亲对他儿子的信任!”

“至于为什么只让我的一缕残魂引导你,原因很简单,不是力量越强大,引导者就越合格,相反,往往力量很强大的引导者取到的作用只会适得其反。而且你想想,如果你不知道我被封印在天机府要你来解救,你能够如此迅速的提升力量?”

“正因为在平常的相处中,你我渐渐有了感情,在知道我被封印在天机府后,才会想尽一切办法、不断努力的提升实力将我救出。这就是目标的作用,一个强大的人,一个成功的人,就必定需要一个目标,不断的引导他们去拼搏,目标就像黑夜里的启明灯,能给人无限力量和动力。没有目标,哪怕你天赋再高,也不过是一个无头苍蝇。”伏魔解释道,“你仔细的回忆一下,如果你心中没有进入天府救我的信念,在你每次即将倒下的时候,你能否坚持?”

“不能!”凌凡的回答很干脆。

“这就是信念的作用。”

“凌凡,现在你还颓废吗?现在你还感觉自己无力吗?”伏魔接着问道。

“谢谢你,伏魔。”凌凡没有明说,但是他的话,还有他重新焕发生机的表情,已经很好的说明了答案。

“嘿嘿•••不用谢我,你应该感谢你有一个好父亲,要不是你父亲,我也不可能一开始就那么照顾你;要不是你父亲,你可能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明知道你的出世只是盘的一场阴谋,却还能毫不犹豫的让你母亲生下你,这份魄力,就算我也不得不为之钦佩。”伏魔嘿嘿笑道。

“是啊•••父亲。是应该好好感谢我的父亲,虽然我们父子间,从未说过一句话,但我却能真切的感受到,那种浓浓的父子情。”凌凡先是一愣,紧接着目光兀地飘忽起来,“谢谢你,父亲!”

“伏魔,现在你告诉我,我的父亲真的死了吗?说实话!”凌凡目光炯炯的紧紧盯着伏魔,表情严肃,认真的问道。

“嘿嘿•••凌凡小子,不是我骗你,你父亲真的死了,还有你母亲也一样。虽然我不曾亲眼见过,但却是无法更改的事实。在你还没出生前,盘族还不会对你父母下手,也只有伏族才会想着要杀你的父母和你。不过你父亲深通伏族之道,运用瞒天da法,伏族就很难找到你父母。”

“可是在生下你后,却不能用同样的招法对付盘族,纵使你父亲力量滔天,也不会是盘族的对手。再找到我后,你父亲就深知自己的大限将至,小子,虽然很遗憾,但不得不承认,你父母是真的死了,像你父亲这种阶别的高手,一旦死亡,就是彻底的死亡,绝对无法重生!”伏魔的话无情的狠狠的击碎了凌凡残留的最后一丝希望。

“父亲•••母亲•••”凌凡顿时像失了魂似的,喃喃自语。

“小子,你也不要太颓废了,你好好的活着,才是你父母最想看到的事情;活下来,并且粉碎盘的阴谋,才算真正的对得起你的父母!”见凌凡神情有些萎靡,伏魔激励道。

“嗯,谢谢你伏魔,放心吧,我会振作的!”伏魔的话似乎起到了作用,凌凡一扫阴霾,认真的点头,斗志昂扬。伏魔说的不错,只有粉碎盘的阴谋,才对得起父母;只有毁灭盘族,才能对父母报仇!

今天,因为伏魔不再隐瞒,凌凡知道了自己很多从前不知道的秘辛。他知道了自己的父母,更加清楚的了解了自己的父母。

同时,也更加了解了自己的敌人。以前他只知道,冥冥中有双手在操控着他的命运,可是从今天开始,他知道了那双手的身份——盘族!

一个让他深恶痛绝的两个字,恨不得剥其心,喝其血!

因为那是他的敌人,最终的敌人!

【新群208862098(刚创,欢迎大家来做元老哦。)请勿重复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