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来者,一星灵仙?”见残局已收拾,鹤发童颜的老者顿时虚眯起了双眼,眼珠一转,略带探视的目光移向了凌凡,虚眯着双眼,微微的摩擦着手掌,轻声自语,带着一丝疑惑,一丝不解,虚眯的眼睛也越发耐人寻味起来,似乎想要看透凌凡似的。

如此**裸的目光凌凡又怎会感觉不到,顿时有些警惕的盯着鹤发童颜的老者,他知道这名老者是天机府真正的强者,这一次他差点酿成大祸,如果对方要收拾他,不正是找到了正当的理由?

虽然凌凡也知道,如果老者真的想对付他的话,他肯定毫无还手之力,但是如果真到了那一步,他也不会束手就擒,所以该警惕的时候还是得警惕。

“果真是一星灵仙!”鹤发童颜的老者并未在乎凌凡警惕的目光,依旧**裸的打量着他,似乎不看穿凌凡就不会罢休一般。最终,鹤发童颜的老者好似确认了什么,缓缓收回了目光,略带惊讶的长声一叹,终于确信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子就是一星灵仙!没有隐藏实力,也没有任何水准,是真正的一星灵仙修为!

可是确认这一切的老者却不得不惊叹,不是惊叹凌凡的天赋,而是惊叹凌凡的力量,饶是以老者的眼界,也从未想到,一个一星灵仙竟能完全破坏灵圣专门创造出来的竞台!这种事在天府的历史上可从未发生过!

如果说凌凡的修为很强,或许老者还不会如此震惊,可关键是,凌凡只有一星灵仙的修为!可是竞台却在他的亲眼见证下,完全消失了,连一点残渣都没留下,也没留下一丝痕迹,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在这种情况下,就连老者也无法淡定了,纵使是以他的阅历来看,凌凡在他所见过、听过的天才豪杰中,也绝对是排名第一的!

“外来者•••你可知你差点酿成大祸?”不过老者好歹也是灵圣强者,活了大半辈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事情在他经历的大风大浪中,也不过是小事罢了,所以纵使心中震惊,也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反而居高临下的盯着凌凡,淡漠的目光还隐隐带着一丝强者之威。

凌凡心头一跳,看来老者是想秋后算账,从老者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凌凡就隐隐猜到,今天的麻烦不是这么好解决的了。

“你毁灭竞台先不说,毕竟能毁灭竞台也算是你的本事。可是你知不知道,在竞台周围观战的修士,刚才有多少人差点丧生在那股死亡之气下?如果不是我及时出手阻止,你是不是想把他们都杀了?要是任由死亡之气膨胀,那整座竞峰的人岂不是都会被吞噬?你可知道,今天的竞峰几乎聚集了天府年轻一辈中一半以上天赋卓绝的修士,要是这些修道士都丧生了,对天府的影响会有多大?你可知道,一个没有新鲜血液的宗门,就算再强大,也不过是日薄西山的黄昏太阳!你这是想要断绝我们天府的生命力吗?!”还不等凌凡说话,老者便接着喝道,一连几个反问,再加上其气势的刻意渲染,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仿佛充满无穷威压的钟声,重重的撞击在了凌凡心里。

凌凡心头强震,纵使是凭他现在的力量,也无法达到完全无视灵圣强者威压的程度,这就是修为的差距,没办法,他现在跟灵圣的修为差距还是太过巨大了。再加上老者问的也是事实,刚才的情况他分明就是受到了死亡圣水的影响,在强大的死亡意志的熏染下,那时候他的大脑始终回绕着死亡和毁灭这两道声音,如果不是老者出现,他恐怕还真会把整座竞峰都毁灭。可凌凡也不可能说是因为死亡圣水的影响,不管原因是什么,他始终做出了那样的事,对于老者来说,他只会看事情的结果,可不会管原因。所以凌凡还真被老者问的哑口无言,无话可说。

至于那些围观的群众,早就匍匐而下,看向老者的目光都是那么的崇敬、向往•••纵观竞峰此刻的景象,不可谓不壮观,要是站在高高的虚空上,居高临下的扫视竞峰,肯定会被此时竞峰蔚然壮观的景象震住。

要知道今天到竞峰围观的修道士有多少?不管是竞峰之巅的虚空上还是竞峰之巅的地面,都挤满了人群,人山人海,而现在这些本来站着的人群,不管是待在虚空上的还是站在地上的修道士,全都毫无例外的跪伏了下去。想象一下漫山遍野都跪满人影、像是膜拜圣者的景象吧,就知道此刻竞峰的景象有多么壮观了。

不过在这漫山遍野的人群中只有一个人例外,那绿萝衫的娇俏身影,此刻是那么的突兀,只有她,在所有人都选择跪下后依旧神色平静的站立着,只有她在面对天机府天尊时,有资格不跪!

“外来者,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的名字是叫凌凡吧。”鹤发童颜的老者敲了敲额头,好像忽然记忆起了什么,不过马上他又皱起了眉头:“凌凡,你可知道萱儿因为你的事,在府主那里求了多久的情?要不是萱儿苦苦哀求,府主又怎会让你留在天府而且还不限制你的自由?要不是有府主的命令,我们这帮老家伙,又怎会对你不管不问?可是你今天却做出差点影响到整个天府发展的大事,你这等行为,还让我们怎么相信你?!”鹤发童颜的老者字字珠玑,说的凌凡都差点羞愧的低下了头。

“萱儿,对不起。”听完老者的话,凌凡在心里轻轻的对林萱儿说了三个字,他知道林萱儿肯定因为他的事情受了不少苦,也肯定在天机府的高层承受了不少压力,他知道他能够在天府自由行动,肯定不像林萱儿说的那么简单,所以这三个字是必须对林萱儿说的。

但是也仅限于林萱儿,老者说出这番话,不过是一种煽情的行为罢了,老者的目的不过是让他死也要怀着感恩的心情,如果不出意料,老者接下来的话,就是宣判他生死的时候了。

“所以鉴于你的行为恶劣,虽然由于我及时的阻止,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是这种行为的影响却是极其恶劣的,因此我•••”事情果然不出凌凡所料,听老者的语气也不难判断出,老者果然是想要制裁凌凡了。

“等一下!”不过就在这时,一道清丽的喝声却是突然响起。

“萱儿!”凌凡心头一震,只见远方一道身着绿萝衫的身影娉娉婷婷,恍若绿色的精灵,正是林萱儿!

“萱丫头,你难道还要阻止?”听着这道突然打断他说话的喝声,看着慢慢走来的林萱儿,老者也不由微皱起了眉头。

“四叔,萱儿又要打扰了。”林萱儿微微欠身,算是对自己刚才突然打断老者说话的一种歉意。至于林萱儿为何称老者为四叔,是因为老者和天机府府主平辈,一般来说天尊和府主的关系都比较好,所以府主的女儿称呼天府天尊,自然就以叔伯相称了。

至于老者的身份,从林萱儿的称呼也可窥出一二,这名老者正是天机府四天尊林无刑,人送外号刑天尊!

“萱儿,你怎么来了?”见林萱儿走到了自己身前,凌凡小声的问道。

“你有危险,难道还让我眼睁着不插手不成?”林萱儿没有多说什么,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已经明确的表明了她的态度。

“萱丫头,我知道你跟凌凡关系非凡,但是你也要记住,你也是天府的一份子,而且还是府主的女儿,一言一行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就是府主的某种缩影。你今天也都看见了,凌凡的所作所为,差点覆灭整座竞峰的修士,而且他还是一个外来者!莫说是外来者,就算是天府的人,犯了这种错误也不会轻恕,更何况他还仅仅是一个外来者!行为之恶劣,如若不严惩,又岂能服众?!”虽然凌凡和林萱儿两人对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林无刑是何等人物?就算是细若虫鸣的声音,也丝毫不会影响林无刑的听觉,所以林萱儿的话,一字不落的完全落入了他的耳里。

“你可要想清楚,现在是当着众多修士的面,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着什么,我就不多说了,而且这件事可不会像以前那么简单!在这种情况下,你难道还要为凌凡求情?”林无刑一语双关,话中还隐隐透着其他意思。如果林萱儿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为凌凡求情,照林无刑的话来说,无疑是对天府府主的抹黑。

“四叔,你说的我都明白,不过我的选择、我的答案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还是那句话,只要有我在,我就决不允许别人对凌凡不利!”林萱儿的表情很平静,不激动也不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