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处鸟语花香、绿草如茵的世外桃源,青山绿水共为邻,繁花落叶点缀其间,欢呼雀跃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似欢快的山歌,悦耳动听。涓涓细流流经山涧,潺潺流淌,清澈的溪流,焕发着勃勃生机,调皮的鱼儿不时在里面翻滚戏水,激起一圈圈涟漪。蓝天白云轻飘飘,晴空万里,与地面的美景交相辉映,勾勒出世上最美丽的画卷,这是一处真正的世外桃源。

“萱儿,这里就是你的居所?”凌凡好奇的声音中,同时也略带几分赞叹。

“嗯,我本来就喜欢清幽,不喜那些繁华大宅,所以我才让父亲让我住在这里,不需多么金碧辉煌的大宅,只需竹屋间,足够遮风避雨就行了。修炼的时候也不会有人打扰,只需那些叽叽喳喳的鸟儿为伴就行了。”林萱儿轻笑道。

“呵呵,这才是我认识的云萱。”凌凡也同样笑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之前的我就不是你认识的云萱?”林萱儿一听,可不愿意了,立马板着脸,眼神不善的盯着凌凡。

“咳咳•••怎么会?你在我眼里,可一直都是曾经天云宗的那个云萱,我刚才是在夸你呢。”凌凡挠着头尴尬求饶道。

“哼,这还差不多,算你反应快,我们先下去吧。”林萱儿露出了胜利般的微笑,然后带着凌凡,飞向了这片世外桃源中仅有的几间竹屋中的其中一间。

“嗯,不错嘛,这竹屋倒挺雅致的。”进入竹屋后,凌凡打量了一眼竹屋,啧啧惊叹道。这竹屋与巫族的竹屋又有很大不同,竹屋里面装饰别致,绿竹清脆似新生的生命之竹,绿意盎然,屋内梅花点缀,清新雅致。“萱儿,还挺有生活品味的嘛。”凌凡笑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在你眼里,一直是个没品味的人吗?”林萱儿皱着琼鼻,气鼓鼓的哼道。

“小子哪敢啊,萱儿大小姐,在小子眼里那可一直都是有品味的大家闺秀,谁要是敢说萱儿大小姐没品味,小子肯定第一个冲上去揍他!”凌凡义愤填膺的说道。

凌凡义正言辞、义愤填膺的表情顿时把林萱儿逗笑了,笑得林萱儿花枝乱颤、合不拢嘴。“好了,许久未见,你倒是越来越会油嘴滑舌了。以前怎么没瞧出来,你竟然这么会哄女孩子开心。”林萱儿仔细打量着凌凡,好像是第一次看见凌凡似的。

饶是以凌凡的心性,也受不了林萱儿这么**裸的打量她,连忙求饶道:“我的大小姐啊,开玩笑的,你看我嘴哪里油了?呃•••得,别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我,我求饶还不成吗?要怎么处置我,你看着办吧。”凌凡举着双手,一副任伊采摘的模样。

“你把本姑娘当什么人了?本姑娘是那种随便的人吗?”林萱儿脸一红,不过也知道在这样打量凌凡不妥,便收回了目光。

“不是随便的人,随便起来不是人。”凌凡暗中嘀咕了一句。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再重复一遍?”林萱儿何许人也?好歹也是二星灵仙,凌凡声音虽小,但那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并没有采取防御的措施,所以纵使声音细若游丝,也被林萱儿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里,只是林萱儿羞于说出口,所以才故意逼问凌凡。

“呃•••没什么,你一定听错了,我刚才可什么都没说。”凌凡背脊冷汗直冒,连忙摆手否认,大有打死也不承认的气势,笑话,要是被林萱儿知道他刚才说的话,还不被活剥了?“对了,我还没问你,你不是天云宗的人吗?怎么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天府,还成为了天机府府主的女儿?”凌凡连忙转移话题道。

“其实此事说来话长•••”林萱儿见凌凡问到了正事上,也不在和凌凡开玩笑,神情慢慢陷入了回忆,从头开始叙述起来。

原来林萱儿由于在天府待久了,虽然天府自成一方小世界,在许多方面基本和大陆相同,不过却始终是小世界,同样在很多方面也和大陆有很大的区别。

林萱儿自小便生长在天府,但是也知道天府之外还有一个真正的大世界,所以便一直向往外面的世界,想到大陆去看看,换个生活环境。

天府府主经不住林萱儿的苦苦哀求,便同意了林萱儿到大陆去生活一段时间,经过天府府主的一翻手段,林萱儿便以天云宗宗主女儿的身份进入了天云宗,然后在经过一段时间,便和凌凡相识,才发生了后面和凌凡在天云宗的一系列事情。

“大陆那么大,你父亲怎么会把你送到天云宗的?”凌凡疑惑的问道。对于曾经的凌凡来说,天云宗的确是一座庞然大物,不过以凌凡现在的眼光来看,这座庞然大物早已变成了小虾米。而天机府作为大陆曾经的第一圣地,就算在如今,也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实力,凌凡想不通天府府主怎么就会把他的宝贝女儿送进天云宗这等小门派。

“你笨啊,我到大陆本就是来领略大陆风光的,又何必计较那么多?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天云宗其实是天机府在大陆的势力,只是一直不为人所知罢了。”林萱儿语出惊人。

“什么?天云宗竟然是天机府的势力?!”凌凡当即震惊起来,不敢置信的叫道。他没想到天云宗跟天机府竟然还有关系,不是说天机府避世天府,再也不管大陆之事了吗?他实在想不到,这两个八竿子也打不到一撇的宗门,竟然就这样被联系在了一起。

“嘻嘻,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林萱儿看到凌凡震惊的表情,得意一笑,不过身为当事人的她,却有些不以为然,凌凡的反应有点出乎她的意料,“虽然天机府隐世天府,不再管大陆之事,虽然天府几乎和大陆完全隔绝,但是天机府作为曾经大陆的第一圣地,岂是那么简单的?现今大陆,同样还有天机府的势力,这些势力穿插于大陆各地,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就像是天机府在大陆的眼睛。只是这些秘密,一直不为人所知罢了。”林萱儿接着解释道。

经林萱儿一解释,凌凡释然的同时,也更加震惊了,他从未想到过,大陆竟然还有天机府的眼睛,这条消息要是传播出去,绝对会迅速窜为大陆最劲爆的消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知道后,反应比凌凡还要不堪。

原来天机府从来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离开过大陆!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回到天府的?”震惊了好一阵,凌凡终于渐渐平复了心情,接着问道。

林萱儿听到凌凡提起这件事,绝美的脸颊竟不自禁的涌上一抹红晕:“当初你到死潭炼化火种,一个月都没回来,我便意识到了不对劲,便找了大长老他们,才知道你因为我的原因,被逐出了宗门,我心里过意不去,一气之下便回到了天府,想找我父亲说理,可是没想到一回到天府,便被父亲禁足,不再准允我出去,所以无奈下,就一直待在了天府,直到现在。”林萱儿回忆道,“我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今天竟然进入了天府,我真的好高兴。”林萱儿说到后面,神情激动。

“咳咳•••”凌凡不好意的挠挠头,干咳了几声,毕竟他此次进入天府目的不纯,甚至还有可能威胁到天府,见林萱儿这么高兴,心中不免升起愧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心里不由暗暗决定,林萱儿既然是天机府府主的女儿,在救伏魔的前提下,他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与天机府为敌,以免林萱儿夹在中间难做。

“对了萱儿,当初你在天云宗,不论是天赋还是实力,虽然也很出众,但并不是最拔尖的,比起当时的我都还要差一些,怎么才短短几年时间,你的修为比我都还高了?真是怪哉!”凌凡奇怪的同时,也不由升起几丝赞叹之意。

短短几年,便从当初的灵士成为如今足以叱咤一方的灵仙,虽然他凌凡也做到了,但那是经过无数次生与死的考验,才得以达到如今的高度,而林萱儿一直呆在天府,他不相信林萱儿是因为跟他同样的原因,才达到这种高度的。

“当初我被送到天云宗,是因为我的天赋被封印了起来,要不然要是原封不动的到天云宗,以我的修炼速度,还不被人当怪物来看待?而且太过招摇,也容易被人盯上不是?”林萱儿笑着解释道。

闻言,凌凡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果然没有料错,林萱儿果然是凭天赋达到如今的程度的,纵使心中早已有准备,凌凡再听到答案后,还是忍不住异常震惊。这等天赋,绝对是他这么多年来所见的所有所谓的天才中,最为逆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