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声清理的娇喝在此刻是那么的突兀,又是那么的诡异,但是却没有谁敢忽视这道娇喝。这声娇喝仿佛具有无穷的威势,虽然并不是多么嘹亮、也没有那磅礴的气势,却是实实在在的镇住了全场之人,包括林玄空这个九星灵仙!

至于凌凡也同样被这道娇喝震住了,因为这道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熟悉的是这道声音一直在记忆中尘封,从未忘却。陌生的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还有那久远的回忆,那是心中一直所保留的美好回忆,可是却从不愿主动去想起。

因为那段美丽的时光再也找不回来,所以凌凡宁愿不再去追忆!

那正是在天云宗修道的美好时光,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朋友情谊、曾经的共患难•••那是一段对于凌凡来说最真挚的岁月,可是人总是会成长的,经历的越多,心中所残留的那份纯真也就越少,如今再也不可能寻回那段青葱岁月,所以凌凡宁愿不再去想。

可是这道突然响起的娇喝,却勾起了凌凡尘封已久的记忆,他双眼眦裂,瞪得老大,目光满是震惊,神情是那么的难以置信。他有些木然的转过头,双眸循着声音,望向了远处那声音的源点。

但见那女子,身着绿萝衫,淡绿色的衣衫似生机盎然的绿茵,一眼望去便不由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一袭瀑布般的黑色长发随意束着,似那般飘逸若仙,微风浮动间,三千青丝随风而舞,让人不自觉的沉醉其间。如出水芙蓉般的清丽脱俗,樱桃小嘴不点而赤,是那样的绝美,仿若天上仙子,人间哪得几回闻。

那绝美女子的面容是那么的熟悉,凌凡的目光刚接触到绝美女子,便觉灵魂一震,刹那间彻底震惊、彻底呆滞了。

他难以相信在天府竟然还会遇到昔年之人,只因这女子赫然是曾经天云宗的云萱!

“云萱!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凌凡惊讶得连话都说不流畅了。

“凌凡!没想到真的是你!”相比之下,云萱似乎比凌凡还要高兴,见真的是凌凡后,云萱当即惊喜的大叫起来,全然没有了之前的飘然。

至于一旁的林玄空和林羽狂听到凌凡和云萱简单的对话后,却是完全懵了,包括那十几个修道士都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同样目光惊讶的看着二人,他们实在想不通,天机府的掌上明珠,怎么可能会跟外来者有交集的。

林羽狂同样想不明白,他本以为凌凡就要跟林玄空战斗起来了,可是事情的结果却实在出乎他的的意料!

至于林玄空,在经过短暂的愣神后,心中倒是升起一丝明悟,他知道的事情可不是那十几个修道士能比的。

“萱小姐,你怎么来了?现在这里正有外来者入侵,萱小姐可不宜来此地,要是出了问题,老朽也担待不起啊。”林玄空可不管云萱和凌凡之间有什么关系,连忙皱着眉头说道。

“是啊是啊,萱儿,我正率领禁军捉拿这小子呢,不过这小子本事不大,却诡计多端,狡猾得很,萱儿你还是快离开这里吧,等四长老捉拿了这个小子,方可安全啊。要是你出了事情,府主降怒,我们可都担待不起啊。”林羽狂也连忙点头称是。

“什么外来者入侵者,我告诉你们,凌凡是我朋友,有我在这里,谁也不准动他!”云萱自顾自的走到了凌凡身边,指着凌凡对林玄空和林羽狂警告道。

“萱小姐,天府有天府的规矩,天府向来不欢迎外来者,我身为天机府的四长老,必须得为天府所有住民的安危着想,怎能对一个外来者放任不管?”林玄空眉头轻皱,为难的说道。

“萱儿,四长老说的是,我身为禁军三统领,必须为天府的安危着想,天府的规矩不可破啊!”林羽狂也连忙劝道,他在凌凡手里吃了大亏,可不愿就这样放过凌凡,“萱儿,既然他是你朋友,你放心,我们擒拿他后,绝对不会伤害他,只是限制他的自由罢了。”林羽狂退而求其次,劝道。

“限制自由?那岂不是跟犯人一般无二?”云萱声音一冷,“我最后重申一次,凌凡是我的朋友,我保证他绝对不会威胁到天府,难道你们都不相信我的话?你们不相信他就是不相信我!”云萱对于凌凡的事情态度强硬,不做任何退步。

林玄空没想到云萱对凌凡这件事情这么上心,态度这么强硬,竟然连一点退步都不让,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他现在发现,他似乎错估了凌凡和云萱的关系,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不可能做到这种份上。

至于林羽狂,此时看向凌凡的目光中还隐隐的升起了一丝嫉妒之色,从云萱对凌凡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云萱跟凌凡的关系肯定不仅限于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云萱在天府地位超然,而且修炼天赋犹在林羽狂之上,是年轻一辈中的绝世天才,不论是其容貌还是其身份天赋都是绝品,是天府无数年轻一辈的梦中情人,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林羽狂。

不过他跟云萱的关系,也仅仅局限于普通朋友,至少林羽狂是这么认为的,至于云萱是不是这样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可是云萱对凌凡的态度和对他的态度,完全是判若两人,这怎能不让他嫉妒?

“凌凡,你没事吧?在你进入天府的那瞬间,我就感觉到了你的气息,只是变化却又很大,似曾相识,却又不完全像。没想到真的是你!”云萱不再理会林羽狂和林玄空两人,欣喜的目光转向了凌凡,她还是有点不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她朝思暮想的凌凡,所以揉着眼反复看了几遍,确认不是幻象后,激动的差点大叫起来。

“没事,你看我身子这么硬朗,怎么会有事?”凌凡笑道,从一开始看到云萱的震惊,再到现在,凌凡的心情也终于慢慢地平静下来。而且从眼前的情形不难看出,云萱在天府的地位似乎还不低,最直接的证据就是林玄空对云萱的态度,林玄空好歹也是天机府四长老,九星灵仙!能让林玄空态度尊敬,可想而知云萱在天府的地位。

凌凡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本来之前他就要已经要被林玄空逼得陷入绝境,可是却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遇见云萱。有了云萱的帮助,至少眼前的难关是度过了,所以凌凡的心情也不由放松下来,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哼,你身子硬朗吗?我怎么不知道?”云萱眼珠一转,娇笑道,“不过你实力强倒是实在的,没想到这才几年不见,你的修为竟然就达到了灵仙的境界,不愧是当初天云宗名声大噪的天才。”云萱毫不吝啬的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别光顾着说我,你不也一样,没想到当初貌不惊人的云萱小大姐竟然显山不露水,连我都被骗了,现在修为竟然比我都还厉害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凌凡调笑道,听云萱说道实力,凌凡这才注意到,云萱的修为竟然也已经突破灵仙,而且还是比他高一星的二星灵仙!饶是以凌凡如今的心境也不由升起一丝波澜,要知道当初在天云宗的时候,云萱的修为可都还没有他高,可是如今论表面实力,云萱竟然还比他高了一星,怎能不让凌凡感到惊讶?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凌凡能够达到如今的程度,都是因为无数次血与火的拼搏,无数次的生死挣扎和考验,才能达到这个程度的,可是云萱竟然比他的修为还要高。当真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人比人气死人,别看凌凡是以调笑的语气说的,其实心中早就震惊起来。

“什么?你再说一遍,什么叫貌不惊人,什么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意思说本小姐很难看吗?”云萱双手叉腰,绝美的脸颊气得绯红,板着脸娇斥道,可是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红彤彤的模样看上去煞是可爱。

看得凌凡大饱眼福,就连远处的林羽狂和林玄空也惊讶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们还从未见到过云萱露出如此小女儿之态的时候。同时,林羽狂心中对凌凡的嫉妒更是呈井喷之势爆发,如果说他之前对付凌凡还只是因为想报那一拳之仇的话,现在则已经不仅仅只是如此了。

“我的大小姐啊,你现在可是灵仙了,好歹也得注意一下形象吧。”凌凡抱拳求饶道,不过嘴角却露着玩味的笑容。历经种种磨难,和无数次的生死考验,凌凡的心境早已不复从前,可是他跟云萱在一起却是感到真正的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