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这样的,我巫族虽然一向排外,但是只要不进入北疆境内,我族便也不会插手外族人类的事情,总的来说,虽然外界也一直排斥我族,但也算相安无事。”巫战见凌凡心中疑惑,便出声解释道。

“不过,在临近北疆有两大隐世宗门,却不在此列。这两大宗门其中一个,巫神大人已有过接触,巫神大人杀死的那个古恵便是古灵门的门主。”似是知道凌凡疑惑什么,巫战紧接着解释道:“当然,如果古灵门只是古恵当家的话,肯定不足以让我族如此重视,原因是,在古灵门还有一个老祖宗,这个老祖宗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灵仙,所以就算是我族,也不敢轻视。”

“除了古灵门外,还有一大隐世宗门,这个宗门的整体实力比古灵门还要雄厚,名叫冥阎宗。冥阎宗的老祖宗也是一名灵仙,而且实力犹在古灵门的老祖宗之上!”

凌凡仔细听着巫战的叙述,对事情也有了大概的了解。

古灵门和冥阎宗虽然都有灵仙强者坐镇,但是在北荒却并不出名,自然就是因为这两大宗门低调的原因了。不过低调可不代表没有野心,以前巫族族长还在的时候,这两个宗门还不敢对巫族做什么,不过自从族长闭关后,两大宗门的本性便暴露了。

自从巫族族长闭关后,冥阎宗和古灵门便经常集结弟子进入北疆探秘,虽然口头上是探秘,其实就是想探索巫族隐秘,冥阎宗和古灵门的老祖宗,可一直都是对巫族巫术有所觊觎的。正因为有了共同目标,古灵门和冥阎宗便联合了起来。

巫族向来排外,在北疆见到人类的身影后,自然不会放过,而且在得知这些进来的修道士还别有目的后,下手就更是不留情了。

渐渐地,巫族和冥阎宗、古灵门的摩擦也愈演愈烈,两方的矛盾也激化的越来越深,当然,或许是因为双方都有所顾忌,巫族和古灵门、冥阎宗都从没有发生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火拼,至少十二大巫和两大宗门的领头人基本上都没交战过。

不过,事情却在不久前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巫族做梦也没想到,在一个月前,冥阎宗和古灵门的两大老祖宗竟然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三个隐世灵仙帮忙,趁巫族不备之际,带领众多高手,突然杀入巫族。

巫族十二大巫的巫元则遭到了其中三大灵仙突然袭击,由于准备不足,巫元也没料到,竟然会有灵仙来偷袭他,所以在三大灵仙的合围下,巫元被打成了重伤。不过,巫元这个大巫也不是白叫的,其骇人的实力,就算在被突袭的情况下,拼着自己重伤,当时硬是抹杀了两大灵仙,而另一个灵仙也受了一定程度的伤害。

除了巫元遭到突袭外,十二大巫中的二巫、三巫、四巫也都遭到了袭击,不过由于二巫在巫力上,本身就有堪比灵仙的修为,所以二巫只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重创,现在基本上已经痊愈。但是三巫、四巫却没那么幸运了,四巫当场陨落,三巫遭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当然偷袭一方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一名灵仙当场陨落。

在那场突袭中,虽然偷袭方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过巫族的损失却犹有过之,十二大巫中有五个大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有两名大巫陨落,三名大巫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只有五巫巫梦和六巫巫战受伤最轻,

自那之后巫族元气大伤,当然,古灵门和冥阎宗也同样损失不轻,五大灵仙中仅剩的两名灵仙也同样受了伤。从那场大战到现在已经一月有余,在这一个月当中,冥阎宗和古灵门也没在对巫族发起大规模的攻击,像偷袭大巫这种事情,这一个月基本上没发生过。凌凡能遇到,也完全算他凑巧了。

同时,这似乎也是在预示着什么,正如巫元之前所说,偷袭巫战恐怕将会是冥阎宗和古灵门发起又一场大战的序幕。

总之,现在形势对巫族非常不利,十二大巫的主心骨巫元在那场大战可以说是受到了致命伤害,虽然过去一月有余,但伤势却依然没恢复多少,但是对方的两大灵仙,却恐怕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要不然也没能力发起大的攻击。

“原来如此•••”听完巫战简单的叙述后,凌凡释然的点点头,而后他的目光则是望向了巫元,他想不明白,如果巫元真的身受重伤,为什么仅仅一个眼神就还有那么大的威力,差点让他魂飞魄散。

“你是不是想问,既然我已经身受重伤,为什么之前就那么一个眼神,还有那么大的威力?”似乎知道凌凡心里在想什么,巫元饶有兴致的反问道。

“嗯。”凌凡也不掩饰,他心中的确很是想不通。

“巫神大人,这你就不知道了,既然我族在外界人类的印象中一向以神秘诡异著称,那自然也是有原因的。”巫元还没回答,巫战便接过话茬,笑道。

“怎么个神秘诡异法?”

“巫族中,除了最强者族长,十二大巫便是巫族最强大的存在。不过我们十二人,能力却各不相同。比如老五巫梦,他的能力是主玄异,于梦中杀人于无形!而至于我,在十二大巫中以战力著名,我在诡辩的巫术上并不擅长,可以说,我是十二大巫中最接近你们人类修道士的大巫。”巫战解释道。

“而至于老大,他的能力则是摄魂,就是他的那双眼睛,你别看他那双眼睛浑浊没有精神,但却绝对是老大周身最恐怖的地方。他的眼睛可以直接洞穿灵魂,可以说,灵仙之下,只要被他的双眼一扫,只要老大愿意,绝对可以让那人瞬间魂飞魄散!”

“一个月前老大遭到三大灵仙突袭时,老大就是凭他那恐怖的双眼,拼着重伤,直接洞穿了两大灵仙的灵魂,连着灵仙修炼出来的元神,都被瞬间湮灭。”

“难怪•••”凌凡释然颔首,他总算知道巫元的那双眼睛为何这么恐怖了,“不过纵使如此,我不相信在他重伤的情况下,他的双眼还会如此恐怖。”如果凌凡只是一名普通的六星灵帝,他还相信就算巫元在重伤的情况下也可以凭借双眼洞穿自己的灵魂,可关键是,他凌凡可不是普通的六星灵帝!

“老大的摄魂能力已经修炼到神鬼莫测的境界,当然,在重伤的情况下,肯定不可能发挥的出来。”大老粗的巫战,此时却是露出了一抹睿智的笑容,他的双眼盯着凌凡,目光中竟露出了丝丝睿智,“巫神大人难道没有发现,这个房间是一处阵法吗?”

“阵法?”凌凡心中一个咯噔,他在进入竹屋的那一瞬间,便猜测过房间四周摆放的八根红蜡是一种阵法,不过在他印象里,这最多只能算是简单的阵法,难道这个阵法并不是如自己看到的那么简单?

“巫神大人请看这房间摆放的八根红蜡,还有红蜡下的八枚铜钱,巫神大人应该已经发现这八个方向暗合乾、坤、坎、离、兑、艮、震、巽八卦了吧?”看到凌凡点头后,巫战再次露出一抹略显得意的笑容,就仿佛这个阵法是他而为一般。

“巫神大人,八枚铜钱和八根红蜡如此摆设可不仅仅是巧合,老大在奇门遁甲上的造诣同样非常深,而且老大是专攻魂魄方面的奇门遁甲。”

“此阵名曰烛阴大阵,别看烛阴大阵的构造简单,但是威力绝对不容小觑。可以说在这个房间内,老大就是此处的王者,拥有着生杀大权。别看老大现在已经身受重伤,在烛阴大阵内,就算是灵仙进来,老大也能够瞬间湮灭其灵魂。”巫战说道。

听完巫战的解释后,凌凡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小阵,却没想到这个所谓的烛阴大阵能力竟会如此恐怖。说白了,烛阴大阵就是可以无限增幅巫元的力量,同时还可以主宰人的灵魂。

到此时,凌凡算是真正了解巫术的玄异和恐怖了,绝对当的上神秘二字!

“不过由于我已经身受重伤,烛阴大阵的范围只能控制在百米之内,只要我不出烛阴大阵,就算是冥阎宗和古灵门的两大灵仙齐上阵也没用,如果敢进阵,反而还会把他们栽进来。不过很明显,那两个灵仙还不会傻得进入烛阴大阵,同样,如果真的到了巫族的生死存亡之际,我也不可能一直龟缩在烛阴大阵内。”巫元接过话茬叹息道。

听了这么久,凌凡总算是明白事情的始末,同时更是了解到了巫术的恐怖,也难怪就算是冥阎宗和古灵门的两大老祖宗已是灵仙之境,也会对巫术动心了。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既然冥阎宗和古灵门跟巫族的摩擦已久,而且一般来说也没大打出手,我想不通的是,冥阎宗和古灵门怎么可能会突然找到三个隐世灵仙出手帮忙的?”灵仙可不同于灵帝灵皇,不可能简简单单就能找到到三名灵仙帮忙,凌凡相信,事情已过去这么久,巫族也应该把原因打听清楚了。

“因为死亡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