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你变成僵尸后,为何会遭到僵尸的无穷追杀吗?为什么连那些老古董级的僵尸都要杀你而后快?你要知道你并没有招惹过僵尸,与他们并没有仇怨,与那些一二代僵尸更无任何渊源。虽然自从你变成僵尸后,我的残魂便消失了,但是我猜也能够猜到,你变成僵尸后肯定遭到了僵门无穷无尽的追杀。僵门为何会不遗余力、不计任何代价的抹杀你?你有想过吗?难道就仅仅是因为你是一个变异僵尸?”伏魔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想要告诉凌凡的话,反而反问道。

凌凡一愣,他没想到伏魔会问这些,而且没在他身边,还能够清楚的知道他变成僵尸后的遭遇,心中不由愈加佩服起伏魔来。

同时,也不由暗暗思索起伏魔的话来。

自从他变成僵尸后,他不明白为何他会遭到僵门无穷的追杀,他从来没有招惹过僵门,更没有随便屠戮僵门的僵尸,但是僵门却一直不惜任何代价的想要抹杀他。

他在被僵门追杀的时候,也曾仔细想过这个问题,但是不管他如何思考也没有想出一点头绪来,因为他的可供情报实在太少了,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更遑论想明白原因了。

而且至今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上次丹阁大劫,突然降临的王殿,王殿里面那人与他说的话,分明就像是认识他一般。而且从王殿里面那人说的话不难看出,他的父母似乎跟僵门有渊源。

后来他就想,莫非是因为自己父母的原因,所以才导致僵门才这么不计代价的想要抹杀他?如果真的是父仇,父债子还也就罢了。可是后来想想也不对,如果真的是因为父母的原因,僵门大可以在他没有变成僵尸之前就灭杀他,又何必等到他变成僵尸才来抹杀他?

所以对于僵门抹杀他的原因,他一直想不通,最后也只能作罢了。

如今伏魔提起这个问题,顿时再次让凌凡陷入沉思,不过他依然没有想明白,所以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但是一直没有想通。”

“因为你的出生其实就是一场阴谋,而你诞生的命运就是咬她,这就是你生存的最终价值,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暗中策划之人给你压下的命运,我始终相信,你就是你!而当你变成僵尸后,你的命运轨迹也就开始踏入最后的时刻,所以你会遭到僵门的无穷追杀,当你咬下沈铃儿的时候,同时也是你命运的终点,冥冥之中的手将不再庇佑你,你会遭到他们的抛弃,你的生命也将走到终点。”

伏魔淡淡的一番话,却无疑在凌凡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从开没想到,他的出生竟然只是一帮有心之人的阴谋,他从来没想到他的命运竟然一直被冥冥之中的手操控着,他本以为他已经摆脱了那只手,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他一直沿他的命运轨迹走着,他从来都没有打破过他的命运!

他更没有想到,他诞生的价值竟然就只是咬沈玲儿,这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的,他不明白,冥冥之中的那双手到底是谁!为何要这样安排他的命运!

“是谁在操纵着这一切?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难道从我诞生下来,我的命运就从来没有属于过我自己吗?难道我的命运一直都在别人的掌握中吗?!”凌凡激动的大吼道,谁也不想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操控,更何况伏魔的话,无疑在告诉他,从他诞生到现在,他无数次生与死的拼搏,都不是属于他的命运!

他的一切,一直都在被别人所掌控着,一时间,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凌凡,咬沈玲儿,是冥冥之中那双手是让你诞生的最终目的,不过同时也是你打破桎梏,真正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只要你还能活着,就代表你赢了。”伏魔接着说道,他早就已经料到,凌凡听到这番话后的反应。

“那玲儿呢?”凌凡激动一阵后,渐渐冷静下来,在这种时候,他必须冷静。

“沈家,其实也是一个悲运的家族,你知道她为何有强大能力却不是修道士吗?因为每一代沈家传人,都活不过一百岁,她们的力量增长以天计,可是不管她们的力量有多么强大,沈家传人都不可能摆脱寿命的桎梏,永远都活不过一百岁。沈家其实也只是冥冥中那双手的棋子,冥冥中那双手赋予沈家生存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她们变成僵尸!”伏魔接着语出惊人的说道。

“以灭僵尸为己任的沈家,生存于世间的最终命运,却只是变成僵尸,冥冥之中的那双手啊,你到底要怎么折磨我们?”本来冷静下来的凌凡,再次激动起来,原来从他诞生那一刻,就已经与沈家传人联系在一起。同时这对于沈家来说真的是莫大的讽刺,他不知道玲儿要是知道这些,会变成什么样?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命运不公吗?

“冥冥之中的手,为何要让沈家传人变成僵尸?难道就只是为了折磨沈家的人和我?能够推演天机,演算周天命运,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人能办到吧?花费这么大的功夫,埋下这么久的棋子,就是为了让玲儿变成僵尸?这其中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吧?而且我不明白,如果只是想让玲儿变成僵尸,为何要费这么大一番功夫,世上僵尸千千万万,为何偏偏选中我?”凌凡问道。

“世界上,能让沈玲儿变成僵尸的就只有两种僵尸,第一代红眼僵尸和你这个变异僵尸!红眼僵尸是不可能咬沈玲儿的,就算是冥冥中的手,也不可能操控红眼僵尸,所以便有了你的诞生。”伏魔解释道。

“这是一场惊天阴谋,是一场僵尸与冥冥中那双手的博弈,而你和沈家传人就是他们博弈的棋子。如果你咬了沈玲儿,此场惊天悠久的博弈就宣告着僵尸失败,而胜利者则是冥冥中的手,如果你没有咬沈玲儿,此场博弈的胜利者,就是僵尸!”

“所以,此刻已经到了这场博弈的最后时刻,咬与不咬,全凭你一心。”

“这场博弈,冥冥中的那双手赌的就是感情,你和沈玲儿的感情,早在你们未出生的时候,你们的命运便已经被推演改变,注定走在一起,你让她死还是让她活?全凭你的意志,这种时候,谁也不能控制你的意志。”伏魔继续说道。

“花这么大的功夫,就是让我咬玲儿,伏魔,现在你该告诉我,如果我咬下之后,玲儿将会变成什么样吧?”从之前的无比激动,到现在,凌凡已经深深的冷静下来,他也终于明白,当自己变成僵尸后,为何会遭到僵门的无穷追杀了,原来竟是为了不让自己咬玲儿,原来理由竟是这么的荒诞。这场惊天博弈,如此大费周章,一切关键点肯定在与玲儿变成的僵尸。

他要知道,如果自己咬下去,玲儿将会变成什么!

“呵呵,还是被你想到了。”伏魔无奈一笑。

“沈玲儿所变成的僵尸,将会是所有僵尸的克星,她将会成为真正的僵尸克星!免疫一切的僵尸能力,沈家就是专门为压制僵尸而被创造出来的。当你咬下之后,她也就真正的变成了冥冥中那双手的棋子,同时她这一生所有的记忆也都会消失,任何人任何事都会忘记•••”

“也包括我吗?”

“也包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