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蓝的天际,白云飘飘,一道漆黑的身影,像白日里骤然划过的闪电,迅若雷电的在白云层中划过,只留下一道道模糊的残影。

让人惊叹的是,此人不管是在步法还是力道上都拿捏的很好,高密度的速度,竟然没与空气产生任何摩擦,甚至连天际的白云都没有受到影响,那人就仿佛空气一般,所过之处不留痕,让人震撼。

这道黑影正是不久前才从聚灵门抢走九魂续命丹的凌凡,现在他速度全开,方向正是丹阁。

沈玲儿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微弱,虽然有九魂续命丹续命,但是凌凡也不敢保证,能够将沈玲儿的命一直续下去。再者,靠九魂续命丹续命,本就治标不治本,续命,本就是帮油尽灯枯的人保住最后一口气,吊住最后的生机。

但是如果不将生机恢复,强制留住的最后一口气,也终有咽下的时候,如果到了那时,就真的神仙难救了。

所以,纵使凌凡知道九魂续命丹用在沈玲儿身上,可以效力叠加,但是他还是不敢冒这个险,他不可能一直拖着,也不可能一直让沈玲儿靠九魂续命丹维持生命。

他想要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沈玲儿,而不是一个病态累累、没有任何生气的沈玲儿,所以他必须想办法,恢复沈玲儿的生机,只有这样,才能根治!

但是,凌凡已经试过很多次,不管他用何种办法救治沈玲儿,都依然没有效果,也就是过,仅凭他的能力,还不足以让沈玲儿恢复过来。

所以,在这种时刻,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丹阁,因为在他熟识的势力宗门中,只有丹阁最为强大,再加上丹阁是丹药之宗,内藏各种各样的灵丹妙药,说不准就能在丹阁找到医治沈玲儿的丹药。

而且丹阁底蕴深厚,就算丹阁没有那种丹药,但是丹阁所谓的阁老院还有各种隐藏的高人,在丹阁大劫时出现的周天一他可是印象深刻,阁老院都是丹阁的历届掌门、长老的休养之地,里面肯定有高人。

综合以上种种,在这种时候,凌凡也只能想到丹阁了。如果丹阁也不能医治沈玲儿,他不敢想,他不敢想这种可能,因为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从青萍镇大战后,已经过去半月有余,这半个月来,凌凡一直马不停蹄的直奔丹阁,这半个月,除了沿途洗劫各大门派的九魂续命丹,就是不停的赶路,哪怕一分钟,他也没有休息过!

他的神经一直是高度紧绷着的,他不敢休息,只有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丹阁,他才能安心。

至于他为什么不选择用空间挪移之术,直接穿过空间通道,到达丹阁,这也是有原因的。

他从丹阁离开的时候,的确在丹阁建立过空间坐标,在抹杀黒百列后,凌凡也想到过直接穿过空间到达丹阁,但是他发现,玲儿的身体似乎很*暗黑的空间之力。

他记得,他刚打开空间通道时,沈玲儿的神情便变得越加痛苦起来,身体闪烁的黒芒也越来越严重,要知道,那时候沈玲儿连空间通道都没有触碰到。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知道一点,玲儿绝对不能进入空间通道,他不能赌,他也不敢赌!所以,经过那事之后,他再也不敢打开空间通道,只能抱着沈玲儿,用最快的速度赶向丹阁。

••••••

“玲儿,快把这颗九魂续命丹服下。”大约半柱香后,凌凡怀抱着沈玲儿,在一片绿荫之地停了下来,他每隔半柱香都会停下,让沈玲儿服用九魂续命丹。

“咳咳•••”沈玲儿紧闭的双眼,略显痛苦之色,凌凡能够看见,玲儿的眼睛痛苦的眨动了几下,才艰难的睁开了憔悴的双眸。

“呵呵,又到半柱香了吗?”沈玲儿艰难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那张并不帅气,却异常坚毅、同时非常焦急的脸庞,她不由安心的微微一笑,只不过在那抹微笑的背后,是那么的无奈。

“嗯,玲儿,快把丹药服下吧。”凌凡一手扶着沈玲儿的香肩,另一张手则微微一伸,手掌上当即毫光一闪,一颗九黒九白的丹药赫然出现在了凌凡的手中。

“没有杀人吧?”沈玲儿虚弱的目光盯着凌凡手上的九魂续命丹,但是并没有急着服用,她知道凌凡的九魂续命丹是从哪儿来的,每次看到凌凡手中的丹药,她都会忍不住问出同一句话。

她不想凌凡因为他,而走向堕落的深渊;更不想凌凡因为她,让他受到良心的谴责。

她本不想吃抢来的丹药的,但是她不想让凌凡失望,不想让凌凡为她担心,更不想凌凡因为她的离开而暴走,所以,就算拖着残喘之身,她也选择了活下;就算丹药是抢来的,她也选择服下。

但是不管如何,她不能让他去杀无辜的人,这也是她最后的底线,一步走错,满盘皆错,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黑暗的大门,也会随之敞开,所以,每一次她都会问凌凡这句话。

“没有,放心吧。我答应过你,不会乱杀人的,虽然有些门派很固执,但是我也只是让他们在**多躺几天。我答应过你的事,我做到了,所以你答应我的事,也千万别放弃。”凌凡细语道。

“只要有一线生机,我就不会主动放弃,这是我答应你的•••”沈玲儿没有再说话,她又缓缓的阖上了双眸,张开了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唇角。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凌凡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他拿起九魂续命丹,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抬起手朝着沈玲儿的嘴唇靠去,轻轻地喂服而下。

“凌凡,答应我•••”服下九魂续命丹后,沈玲儿又再次略显艰难的睁开了双眸,她似乎想了很久,又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什么?”凌凡一愣,他不明白沈玲儿为何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答应我,如果我真的无法救治的话•••”

“不,不会的,我一定会把你医治好的!”还没等沈玲儿说完,凌凡便激动的打断了沈玲儿的话。

“听我说完,这是我对你的第一个请求,也是最后一个请求。”沈玲儿轻轻的说道,她不想让凌凡伤心,但是她不得不说。

“如果到了最绝望的关头,如果我真的不能活下来,答应我,别咬我•••”

凌凡面色一滞,他没想到玲儿的请求竟然是这个,这半个月来,他在心中挣扎过、纠结过、痛苦过,他一直在想,如果真的走到了最后一步,他咬不咬玲儿。

僵尸,有着不老不死的生命,有着强大的力量,但是却同样有着凡人不能理解的痛苦。

“我不想变成僵尸,我不想人不人鬼不鬼,我不想成为靠吸人类鲜血生存的怪物,我不想看到我的朋友一个个老去、一个个的死去,而我却无能为力的依然活在同一个时刻。有句话,死人没有未来,僵尸又何尝不是没有未来?我不想行尸走肉,我不想让我的心变得麻木不仁,我更不想不老不死•••”

“所以,答应我,不要咬我•••”

凌凡怔在了原地,他不知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他会怎么做,这是他一直不敢想象的事情,他会怎么办?他真的不知道。

但在这一刻,看着沈玲儿希冀的眼神,他最终还是艰难的点下了头。

(走过路过的朋友们,觉得可以的话,还请收藏一下吧。您的一个收藏,就是对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