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将你在此抹杀吧。”凌凡面无表情的冷冷一哼,见黒百列攻击过来,手下也不含糊,身影骤然一闪,与直冲而来的黒百列,缠打在了一起。

“砰砰•••砰砰•••”只见虚无的空间,两道黑影像闪电般划过,只留下一道道模糊的残影,让人看得眼花缭乱,分不谁是真,谁是假,分不清哪个是残影,哪个是真身,甚至连哪个是黒百列,哪个是凌凡,都难以分清。

两人的速度,几乎已经快到了一种极致,如果此时周围有普通人或者是实力不强的修道士,根本连影子都看不到,就只能感觉周围的风速加快了许多,也就是说,凌凡和黒百列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达到了风的境界!

就算是灵帝此等强者,也只能勉强的看见模糊的残影,就像两团黑点在虚空中不停的闪烁,而且两团黑点所过之处,就连周围的空间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会出现些许的扭曲之感,视线都会不自觉出现扭曲的视感,根本让人难以分辨谁是凌凡,谁又是黒百列。

“轰!”突然,两个黑点猛然相撞在了一起,虚无的空间,霎时荡起了一层浓郁的烟尘,空气中的微小尘埃,都在凌凡和黒百列的一撞之间,急速的聚在一起,浓浓的雾尘从两人撞击的中心四处扩散,与此同时,周围的空间也如平静的湖面一般,荡起了一层波澜。

凌凡和黒百列,随着激荡的波澜,同时向后倒退了十几丈之远,才缓缓的停下。

“不错不错,很不错•••”黒百列像没事人一样,脚尖一踩,幽雅的停在了虚空之上,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的脚尖下面,竟然微微荡起了一层气旋,像美丽的花朵,极其优美动人。黒百列目光微移,望着远处的凌凡,眼神多了几许兴趣,几许赞叹,“人类,能够与我硬拼十几回合而不落败,你已经够资格让我认真的对待了。”

“你这么说,我是该高兴还是该愤怒呢?”凌凡奇怪一笑,他也稳稳的停在了虚空,经过短暂的交手,他对黒百列的实力也大致有了粗略的了解,得出的结论,当真只能以恐怖二字来形容!白觉和白净两个九环白翼圣使和黒百列一比,简直就像没长大的孩子,脆弱不堪。

“这个问题就不是我能回答的了,你心中早已有答案。”黒百列微微一笑,而后双手忽然猛地对着凌凡一挥。

顿时,一个电光闪烁,近乎丈许长短的雷电巨戟自虚空骤然浮现而出,闪烁着雷电的巨戟,猛地刺向了远处的凌凡。

凌凡心头一惊,这招不正是九环白翼圣使的天罚吗,不过黒百列施展出来的天罚似乎比九环白翼圣使施展出来的更为强大,而且施展出来的速度也更为迅速,更为随意,连口语都未念,便能够迅速施展而出,这样更加让人防不胜防。

“寒冰天雷!”凌凡轻声一喝,周围几丈范围内的空间,瞬时雷鸣大作,水桶粗大的漆黑闪电,似游龙一般,在虚空游荡,而后瞬间与黒百列的天罚对撞在了一起。

“我倒要看看,是雷属性至尊的雷属性之灵寒冰天雷强大,还是上苍的雷霆更胜一筹。”

“轰!”就在凌凡话落的瞬间,寒冰天雷也终于与天罚对轰在了一起,顿时间,雷鸣大作,雷声滚滚,似暴雨来临的前夕,空间都灰暗了许多。

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象征着天之刑罚的雷电巨戟,和象征雷属性至尊的雷属性之灵寒冰天雷在似夜幕降临的空间下,各自怒嚎拼斗着,谁也不服谁,谁都是各自一方的王者,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地方更不可能容得下两个王者,所以天罚不和寒冰天雷分出个高低绝不会罢休,寒冰天雷亦是如此。

天罚和寒冰天雷本来都没有自我的意识,它们完全是凭借着本能在战斗,谁也不想自己的威严受到挑衅,直至战到一方的消亡,才会停歇。

不过最后天罚和寒冰天雷谁也没有战胜谁,拼了个两败俱伤,各自俱亡,同时在虚空消失。

似夜幕降临的空间,也渐渐的重新恢复清明,阳光又透过云层,一缕缕的洒向了大地。

雷属性之灵是雷电之力的大成者,而天罚则是由天命执行者圣使秉承着天之意志创造出来的招数,两方在品质上都不相伯仲,所以最好的结果,也就只是拼个两败俱伤。

“砰!”寒冰天雷和天罚刚一消失,黒百列便双翼一振,空气的流速瞬间荡起一层波澜,下一刻黒百列便闪身到了凌凡的身后,双脚发力,同时劈向凌凡的脖颈。

凌凡心有所感,身体条件反应般的往下一缩,堪堪避过黒百列的双腿夹击。不过黒百列的动作同样非常迅速,脚上攻击落空后,身体猛地一个反转,双手刹那砍向凌凡的双肩。这一次,凌凡不管怎么躲避,都不可能避得过去,躲得过双肩,自己的背部肯定也会被劈中,所以毫无意外的,凌凡的双肩硬生生的承受了黒百列的一击。

凌凡一时把持不住,身体受到黒百列的力道影响,骤然向下坠落。

黒百列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双翼一振,紧接而至,朝着凌凡攻击而去。

“糟糕,这次要是在被击中,不死也要脱层皮。”凌凡心头暗叫不妙,这次毕竟有瞬间的缓冲时间,所以黒百列攻击的力量相比上次,肯定也会增强很多,如果这次在被击中,对凌凡来说,后果可将相当不妙。

这些想法在凌凡的大脑一闪而逝,瞬间的缓冲也同样给他带来了机会,要避过黒百列的这次攻击,只能施展出响转再加上逆舞的效果叠加,才有可能避得过。

就当黒百列即将攻击到凌凡时,凌凡的身体忽然像风一般,淡化于空气中,无影无形,清风拂过,下一刻凌凡已经出现在了几十丈之外。

“风属性之灵吗?!”黒百列双瞳骤然一缩,瞬间便识别出了凌凡的手段,但是就在这个空档,凌凡就已经远远的闪到了一边。

“这个人类,果然如传言所说,一身都是属性之灵。”黒百列心头暗暗惊讶,不过手上的动作也并未有丝毫减弱,只见他远远地伸手对着凌凡虚空一抓,一道碗口粗大的闪电便突兀的出现在了凌凡的头顶,刹那劈向。

凌凡心头大骇,没想到黒百列的动作竟然这么迅速,不过他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儿,双掌猛然朝上一挥,漆黑色的闪电瞬时从两掌迸发而出,与劈下来的深蓝色闪电交缠在了一起。

趁着这个短暂的空档,黒百列也再次出现在了凌凡的前方。

凌凡透明的双眸骤然一缩,就当他以为黒百列又要用同样的方式攻击时,却没想到黒百列竟然停止了动作,他就那样什么也没做的站立在那里,惟一动的,只有他那张嘴。

只见他将嘴张成了一个圆形,就在凌凡想不明白黒百列为何这样做、疑惑不解之际,黒百列的嘴巴周边忽然闪起了璀璨的漆黑色光芒,紧接着,一道璀璨的漆黑色光柱,瞬间从黒百列的嘴中冲击出来,直冲向凌凡的头颅。

凌凡的瞳孔骇然一缩,焦距都仿佛在瞬间凝固,他不敢想象,黒百列的嘴中竟然能射出这种恐怖的攻击。

而且这种攻击他还似乎在哪里见过•••

虽然惊骇,但是凌凡并没就此呆滞,本能的求生欲望,本能的条件反应,让他的上半身骤然往左边倾斜,与此同时,漆黑的光柱也从相距凌凡脖颈几厘米的空处划过•••

一缕缕乌黑的发丝因为劲气的割裂,从凌凡的头顶飘落而下,微风拂过,像鹅毛一般缓缓飘荡,飘满了此处的空间。

一滴冷汗从凌凡的额头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好险•••”

差一点,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丧生在了黒百列的攻击下,如果他的动作哪怕只是慢上千分之一个刹那,他的头现在恐怕也只剩下半边了。

不过下一刻,他凝固的焦距突然放大了无数倍,神情惊骇的盯着黒百列:“你•••你刚才的攻击是天闪?”凌凡的语气带着颤音,显得那么小心翼翼,那么不确定的问道。

“是,你没看错,我刚才的攻击的确是圣使特有的攻击,能够将己身的力量全部汇于一点,并且实现力量最大化的攻击——天闪。”黒百列淡淡的说道。

“怎么可能,天闪•••天闪不是••••”凌凡的声音依旧颤抖,语气是那么的难以置信。

“你是不是想问,天闪不是只有经过天环的加持,才能攻击?”黒百列似乎早就料到凌凡要问什么,不等凌凡问完,便打断了凌凡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