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彼此。”王殿内的声音虽然有点风轻云淡的样子,但似乎却隐隐带有愠色。“不愧是那一族的,这么快就找到了此子,看来你们还真的是花了大功夫!“

“过奖过奖。”头发盘起的圣族之人,谦虚一笑,“其实也没花多大功夫,只是略施手脚罢了。对我族来说这么重要的人,又怎敢轻视?”

“哼,得意什么,要不是那人施了手脚,我族又怎会发现不了此子?要不是如此,你们又怎么可能比我们早发现?”王殿的声音冷哼道。

“运气也是博弈时一项重要的因素,不管如何,我们今天已经来到此处,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目的了吧?”领头的圣族人微微一笑。在王殿面前还能保持如此平和的心态,不得不说此人的心境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揣摩的了。

“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你说这些难道还想威胁我不成?”

“谁敢威胁您这尊大神?只是提醒你接下来该做什么罢了。”

凌凡疑惑的听着两人的对话,圣族领头人和王殿里面之人的对话实在让他有点摸不清头脑,从对话可以看出僵门和圣族互相都比较熟悉,不过是那种火药味重的熟悉,但是又似乎不像什么生死大敌,不然不可能见面还能如此淡定的对话。

而且总感觉不管是圣族还是僵门说的话都有点模棱两可,字里行间总感觉有点说不出的味道。

“提醒?呵,这两个字还用的真好!”王殿内传出一声冷笑,“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的目的?你难道认为我会就此退却?”

“怎么?你难道还不死心想跟我交手不成?”圣族领头人的声音也渐渐冷了下来。

“我难道还怕你不成!”

遥远的万丈虚空上,三个圣族之人凌空而立,而对面正是那庞大无比的空间堡垒王殿。

三个圣族人与王殿的巨大相比是那么的渺小,从遥远下方凌凡的视角来看,圣族三人就像沙漠中的沧海一粟,无比的渺小;而相比之下,王殿则像壁立千仞的山峰,是那么的雄壮威严,光从体积上来说,两者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用天壤之别来形容,都显得有点无力。

不过此时,圣族三人和王殿气氛却有点紧张,在王殿的巨大灵压下,圣族三人竟然丝毫不落下风,一股不弱于王殿的气势自三人身上迸发而出。三人的眼睛紧紧的凝视着王殿,而此时的王殿似乎也像是长了一双眼睛,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圣族三人身上。

遥远的万丈虚空无风自动,一圈圈的涟漪像风一般,从四周扩散,那无形的灵压将空间都仿佛凝固了。气氛显得有些诡异,虚空上明明激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但却给人一种空间凝固的压抑感觉。压抑的连呼吸似乎都停止了。

远在万丈下的凌凡众人,都在此刻感觉到了空气的压抑,一股恐惧的感觉在心里不受控制的滋生蔓延。

背脊发凉,身体都被压抑的空气挤出了一层汗水,但是却没有丝毫燥热之感,反而感觉凉飕飕的。

“你难道认为我们在明知道你来抹杀他的情况下,还只派我和这两个二代来?”就在双方气氛紧张,一触即发之际,领头的圣族人忽然冷笑了一声。

“你意思说还有跟你同一阶别的?”王殿内传出的声音,明显一变。

“还用我明说?我族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难道还妄想仅凭一座王殿就能与我们对抗?”

这一次,王殿内的声音沉寂了,久久未说话。

圣族三人则面无表情,平静的等待着,在这种情况下,他知道对方会选择什么。

“好,很好,算你们狠,可是别以为就这样完了,只要你们的目的还未达成,此子我们就一定会斩杀!躲得过这一次,下一次就看你们还能不能保得住!”终于,沉寂过后,王殿内传出了一道略显愤怒的声音。

紧接着,周围的空间开始发生了轻微的扭曲,庞大无比的王殿随着扭曲的空间左右摇摆,缓缓变淡,在虚空渐渐消失。与此同时,王殿忽然射出一道璀璨的光华照耀在了傲风身上,与王殿一同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内。

最后扭曲的空间又重新恢复原样。

圣族三人则只是平静的站在一旁,并未再说话,也没有出手阻止。

看着王殿终于消失在了空气中,遥远的下方,所有人几乎都同时松了一口气。没办法,王殿的带给他们的震撼实在太大了,那神一般的威压,压抑的他们喘不过气,心脏都差点凝固。就连强悍如周天一这种灵仙强者,都完全匍匐在了王殿的威压下,可想而知王殿的恐怖,此时终于见到王殿消失,又怎么不会大大的松口气?

不过与此相反的,那些没被王殿带走的僵尸,此刻的脸色则彻底的变得惨白。没有王殿这个靠山,本来该是狼入羊群的他们,此时无疑变成了羊入狼群,周围都是一群虎视眈眈的狼。

“走吧。”这时,万丈虚空上,一脸平静的圣族领头人缓缓开口,声音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后面的两个圣族人面无表情,从出现到现在,都一直是这副表情,就像是没有感情的傀儡。

那位圣族领头者见此也不生气,只是眼神微瞥,眼角的余光恰好扫到了远处的凌凡,远处的凌凡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微微抬头,正好与扫来的余光碰撞到了一起。

在凌凡愣神的瞬间,圣族三人已然消失在了虚空。

“那最后的一眼到底是什么意思?”凌凡抬起头,遥望着那片三人曾经驻足的地方,深邃的目光闪烁着淡淡的疑惑,“似乎有一丝怜悯,又似乎有•••一丝讽刺•••”

“圣族不愧是传说中的存在,连僵门的四大王殿都能够震慑,当真恐怖得紧,看来传说似乎也并不是无中生有。”耳畔突然响起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凌凡。

“是啊,只是不知道为何这种超然的家族为何会来救丹阁。”丹震不解的说道。

“我看不是为丹阁而来,而是来救凌凡的吧。”赵玄子说话的同时,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凌凡,似乎在说“你小子隐藏的还可以啊,竟然还跟圣族有关系。”

凌凡不置可否的一笑,既没承认也没反驳,他的思绪还停留在圣族临走前的那最后一眼。其中蕴含的意味不得不让他深思。

“啊!”赵玄子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凌凡,正欲继续追问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

“阁主,这些僵尸想要逃跑!”一个弟子慌张喊道。

“哼,这些可恶的僵尸,这次让我丹阁损伤惨重,不好好的回报,就真对不起那些死去的弟子了!”赵玄子脸色一变,当即冷哼道,同时双手抱拳对着丹震,道:“大阁主,请将这些留下的杂碎交给我们来对付。”赵玄子声音愤恨无比,当然肯定不是针对丹震的,只是今天那些僵尸的所作所为,让他真的动怒了。

“嗯。”丹震轻轻点头,并没阻止。

得到丹震的准予,赵玄子当即带领着其他几名长老和一些弟子朝那些正欲逃走的僵尸冲去,拦住了僵尸的去路。

“现在虽然大敌已退,但丹阁还残留着一些杂碎,内城剩下的僵尸就交给我和大长老。至于外城,就由你负责吧。”丹震的眼睛盯着周远天。

“嗯,没问题,对于这些僵尸,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周远天摩拳擦掌,声音几乎是从牙缝内蹦出来的。

丹阁今天可谓是损伤惨重,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那些僵尸,现在残留下的僵尸,没有了靠山和主心骨,已经完全成为一盘散沙,这时候正是报仇发泄的最佳时机,所以就算是周远天,也显得有些激动起来。

“周老,我也跟你一起去吧。”凌凡眼神黯淡,声音有些低沉,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如果不做点什么,他怕会被憋疯。

“唉•••”周远天本想安慰凌凡,让他不要愧疚,可是话到嘴中,最后却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好,去吧,跟我去痛痛快快的大杀一场!”周远天知道,依凌凡的脾气,今天发生的事肯定都会揽在他身上,在这个时候,劝什么都没有大杀一场发泄来的实在,来的痛快。

丹城外城,此时依旧一片狼藉,昔日繁华的街道一片萧条,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地面,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很多尸体都瞪着眼,死不瞑目!

“啊!杀,杀,杀!!!”一个全身染满血迹的身影,挥舞着五爪,发疯似的在街道上狂冲。

“杀!杀,我要杀,杀啊!••••”本来漆黑的袍子已经染得鲜红,脸庞、长长的黑发沾满血渍,狂乱的挥着爪子,双眼腥红,歇斯底里的吼着。

此时在他眼里,只有杀,杀,杀!

他要发泄,今天压抑在心中的情绪终于如火山般爆发出来,在杀戮中痛快淋漓,在他身后倒下了一个个僵尸。

说他清醒他也清醒,因为此时他没杀过一个人;说他疯狂,他也疯狂,因为此时他已经完全成为杀戮机器,屠戮僵尸的机器!

不管是为了什么,他都要杀,在杀戮中爆发,在杀戮中疯狂,在杀戮中升华,他要把压抑在心中的一切都爆发出来!

杀!杀!杀!

不在杀戮中死亡,就在杀戮中疯狂!

他杀的发疯,他杀的着魔,最后他倒在了血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