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四四方方的古老井口,一道全身笼罩着黑袍的身影骤然从井下飞出,凌凡早在醒来后,就把衣服穿上了,他曾经有过没有衣服穿的教训,所以现在的他,纳戒里一般都会准备衣衫的,要不然突发异变,没有衣裳穿,那可就糗大了。

“呼•••这次的目标总算是圆满完成了,虽然经历了一番曲折,但是收获也是巨大的,付出与收获果然是成正比的。”站在食眼井的旁边,凌凡的展眼望向四周,轻轻一叹。

“记得来时这来还是人满为患,可是转眼间已经人去楼空,此时此地此刻已然只有我一人了。”凌凡缓步行走在山巅,想起来时的情形不由叹道:“也不知道若雪怎么样了。”

凌凡微微抬头,遥望着远方,目光深邃而空洞,思绪不由飘飞到了那一袭白衣、魂牵梦萦的人儿身上,不管怎样,他跟她已经突破最后一道底线,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逃避责任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情!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她人在哪里都还不知道,眼下该做的是先到丹阁,好歹承了别人的恩情,既然成功了,也应该去说一下。”凌凡自语道,丹阁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寂灭亡炎和寒冰天雷的消息也是丹阁二阁主周远天告诉他的,现在既然成功炼化两种属性之灵,于情于理也应该让他们知道结果。

再者,他离开丹阁已经有一段时间,说不定又有什么对他有用的消息了,所以经过短暂的思忖,凌凡已然确定了下一站的目标。

只见他身体猛然一跃,身形骤然而起,飞升至了半空,确定方向后,在无半点犹豫,神行术瞬间施展而出,脚踩虚空,只留下了一道道幻影。

凌凡现在已经是货真价实的九星灵皇,速度和以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他来的时候要骑乘疾风兽才能够尽快的到达玄荒城,可是现在他的速度已经不比一般的灵帝差,所以在速度上已然不逊于疾风兽。

而且他的力量本来源于天地,所以持久力也很强,在天空飞行十天,完全不是问题。

要问凌凡为何不跨越空间直接穿透到丹阁,那是因为玄荒之地和丹阁并没有建立空间坐标,虽然灵皇对空间之力已经有了一定的掌握,但是也没达到可以随心所欲穿越空间的程度,没有空间坐标,所以就算是凌凡也得老老实实的飞回去。

“没有了寂灭焚炎和寒冰天雷的捣乱,玄荒之地外围的瘴气果然已经在慢慢的消散了。”凌凡望着下面隐隐散去变淡的瘴气,凌凡感叹道,现在山灵已经可以无后顾之忧的把精力放在玄荒之地上,在山灵强大的灵气下,要驱除瘴气自然不是问题,要不然凌凡也不敢毫无顾忌的在玄荒之地的上空飞行。

“没有了瘴气的庇佑,那些活在瘴气下的变异魔兽,恐怕也活不长久了。”凌凡透过瘴气看着下面那些痛苦嘶叫的变异魔兽,自语道,不过这样也好,没有变异魔兽的威胁,凌凡也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凌凡的速度很快,一边欣赏的同时,凌凡已经飞出了玄荒之地的范围,这一次他并没有先到玄荒城歇脚,因为玄荒城的事情该解决的都已经解决,也没什么让他牵挂的人在意的事,所以凌凡自然不打算再去那个地方。

他直接飞过了玄荒城,回忆起来时的路,依着回忆,沿着方向,凌凡的速度快若闪电的在空中划过,目标——丹阁!

就这样,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流过,凌凡已经虚空飞行六七天了,虽然他没有什么魔兽护体,但是他灵皇的气息还是让很多感觉到的魔兽都匍匐在地,再加上凌凡的刻意渲染,更是震住了一些本来蠢蠢欲动的魔兽,所以这几天倒也相安无事,并没有魔兽敢来招惹他。

在这几天飞行的日子里,凌凡闲来无事,将幻象绝杀大致的看了一遍,熟悉了一下修炼之法,凌凡深深的折服在了幻象绝杀里,暗叹果然不愧是大陆已经快要绝迹的神级高阶道术,果然威力绝伦,神秘莫测,如果修炼圆满,所发挥的威力当真不可想象。

不过幻象绝杀虽然强大无比,但是修炼起来确有一定的困难,所以凌凡并没有急着修炼,相比之下,另一门神级道术大天吞噬术在修炼上可就要简单许多了。

所以凌凡在大致熟悉幻象绝杀的修炼之法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大天吞噬术上,这门神级道术是伏魔最后留给他的财富,虽然只是低级,但是一旦和“神”这个字眼扯上关系就不会简单,凌凡飞行的这几天已经全身心的沉浸到了大天吞噬术的修炼上。

凌凡不知道为何,大天吞噬术修炼起来竟然比一些仙级道术还要容易,虽然只有几天,但加上凌凡前一阵子已经有过接触,所以凌凡已经隐隐触碰到了小成的屏障,凌凡相信,过不了几天,就可以将大天吞噬术修炼到小成了。

就这样,凌凡又飞行了几天,今天,凌凡终于慢慢的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了,渐渐地一座熟悉的繁华大城缓缓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经过这几天的努力修炼,凌凡之前的猜测果然没有错,在抵达丹城的最后一天,他终于将大天吞噬术修炼到小城之境了。

从现在开始,凌凡又多了一门强有力的杀招,虽然只是小成,但神级道术的威力又岂会一般?小成的大天吞噬术绝对比中成的万象乾坤劲更厉害。

“嗤•••嗤•••”一阵破空之声从丹城的远方传来,一到全身笼罩着黑袍的身影由远及近,视线开始渐渐变得清晰,此人自然是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丹城的凌凡。

“呼•••总算是到达丹城了,这十来天不停歇的飞行,还真是累得够呛,也不知道周胖子怎么样了。”凌凡长长呼出一口气,就算是铁打的人,不休息连飞十天,也不会好受到哪儿去。

“咦•••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氛围似乎有点不对?”凌凡望着远处的丹城,眉头微微颦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