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层相比第一层,不管是面积还是热闹程度上都要差了许多,第二层的抵御瘴气的装备比第一层的装备要贵上许多,所以一般的人都很少有人上来。由于此地靠近玄荒之地,所以很多地方都会受到瘴气的影响,因此玄荒城各种抵御瘴气的装备也是多如牛毛,一般的人都只能买一些便宜简单的装备。

一身黑袍的凌凡紧跟着小厮来到了第二层。“公子,这些都是黑皮衣和雨雾罩,我们的店铺第二层就是专卖这两样东西的。”小厮的双眼有些畏惧的看着凌凡,指了指周围摆在架子上的各种漆黑的皮衣和淡绿色的口罩,声音略带一丝颤抖的说道。

无疑,在众多的装备中,黑皮衣和雨雾罩是最好也是最贵的。

凌凡黑暗下的目光淡淡的向四周扫视了一眼,“这些黑皮衣和雨雾罩的价格怎么价钱都不相同,难不成还有什么讲究不成?”凌凡低沉的声音淡淡的问道。

“回禀公子,众所周知,黑皮衣是用三阶魔兽黑毒蜥蜴的毛皮制成的,雨雾罩则是用青空树的树皮在极泉之水里泡制三天三夜制作而成。虽然制作材料一眼,但是黑毒蜥蜴也有很多种,而且还有年代的差别等,青空树也同样有年代的差别,青空树的皮还有部位的讲究。简而言之,由年代越久、毒性越强的黑毒蜥蜴和年代越久、树皮越接近根部的青空树的树皮制成的黑毒蜥蜴和雨雾罩就更贵,同样的,效果也越好。”小厮老实的回答道。

凌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倒是不曾想到,黑皮衣和雨雾罩还有这种讲究。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黑皮衣和雨雾罩拿来。”凌凡淡淡的说道,他现在身上反正还有三百多万的金币,这种事根本不用他动手,咱有钱,直接买最好的!有钱就得财大气粗一下,反正凌凡是怎么想的,不然钱一直窝在金卡里,也不会下出崽来。

“哦•••”小厮一愣,没想到凌凡这么直接,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是,公子,我去找柜台人员。”小厮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虽然这个人脾气怪了点,眼神冷了点,但总算是一个大主顾,要是真的把店里最好的黑皮衣和雨雾罩买去,相信店主也会心情大好下也会大大的赏赐他一番的。

小厮心头暗暗窃喜,连忙屁颠屁颠的往负责卖黑皮衣和雨雾罩的柜台跑去。

凌凡也跟着走了上去。

“这位公子要店里最好的黑皮衣和雨雾罩,快点取来给公子。”小厮走到柜台前,对站在柜台后面的细眉小眼的男人挤眉弄眼的说道,眼神也同时示意他快点去拿。

细眉小眼的男子先是一愣,看了眼黑袍笼罩的凌凡,接着呆滞的点点头,连忙跑到后面,鼓捣一番,拿出了一件黑皮衣和一个雨雾罩摆在了柜台上。

“公子,这就是本店最好的黑皮衣和雨雾罩,都是用年代非常久远的黑毒蜥蜴和青空树制作而成,性能效果绝对是在众多黑皮衣和雨雾罩中名列前几。只不过,价钱也是不低。”细眉小眼的男子简短的介绍道。

“嗯,说吧,多少钱。”凌凡的声音依旧低沉,语气平淡,似乎丝毫不把钱放在眼里一般。

见凌凡如此果决,细眉小眼的男子也不再拐弯抹角,直接回答道:“黑皮衣三十万金币,雨雾罩五十万金币。”

“靠,只是抢人呢,这么贵!”黑袍下的凌凡表情一滞,也幸好他的脸被黑袍遮住了,才没让人欣赏到他此时的表情。当然,他的话也是在心里腹诽而已,毕竟现在他还是有钱人,不能掉价,不能掉价•••凌凡心里自我安慰道。

“公子也知道三阶魔兽的魔核价格在市面上已是不低,而且由于黑毒蜥蜴不同于一般的三阶魔兽,它的皮子比其本身的魔核还要贵,而且制造黑皮衣还要经过一番复杂的过程,再者这个黑皮衣是最好的,所以价钱才如此高昂。至于雨雾罩,青空树树皮的珍贵先不说,单说那极泉之水,来说世间三大灵水之一,不仅量少,关键是青空树的树皮在极泉之水里浸泡了后,极泉之水就会报废,所以雨雾罩比黑皮衣还要贵上很多。”细眉小眼的男人并没看见凌凡的表情变化,这种解释也只是职业性的解释罢了。

听到细眉小眼的男人解释的这么清楚,凌凡心里这才好受一点。他轻轻点头,声音平淡,仿佛丝毫没把这点钱看在眼里一把,“毋须解释,黑皮衣和雨雾罩•••”

“我要了!”凌凡话还未说完,突然一道极为不和谐的声音突兀的从背后响起,紧接着一个衣抉飘飘,相貌英俊的男子从后面挺身而来。男子的嘴角挂着一抹邪异的笑容,远远看去,更是为其凭添一股妖异的气质。

“你是什么人?这两样东西我已经要买了,还轮不到你。”黑暗下的凌凡眉头一皱,声音低沉,多了几分不耐。

“我是谁跟你没关系。”英俊的男子对于凌凡的话丝毫不在意,不屑的一笑,“你只需知道,这两样东西被我看上就行了,这里现在已经没有你的事。如果你不甘心,我可以大发慈悲的不介意告诉你我的名字,谷梵天!记住了,要找我讨要这两样东西,我随时等候。”末了,英俊男子谷梵天不屑的笑意更加明显,其眼神和语气丝毫没把凌凡放在眼里。

凌凡强忍着怒意,黑暗下的双瞳寒光闪烁,这个人的语气、傲慢以及那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模样,让凌凡极其不爽。

他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一眼谷梵天,对方的实力立刻直观的呈现在他心里。“原来是灵皇,难怪这么嚣张,可是你却找错了嚣张的对象。”凌凡心里冷笑,不过当他的目光往谷梵天的后面扫去时,脸色却是猛地一变,“灵帝?”

凌凡看到了站在谷梵天的后面的一个老者,这个老者的气息让他产生一种危险的感觉。灵帝之下是不可能有威胁到凌凡之人的,除非是灵帝!所以凌凡才会如此推测。

谷梵天后面的老者似乎也感觉到了凌凡扫视的目光,只见他眼神冰冷,直视凌凡,似乎想给凌凡造成无形的威压。

不过凌凡却似乎没什么感觉一般,灵帝虽然强大,但是仅凭眼神就想震慑住凌凡,无疑是痴人说梦。

“我想你误会了,这两样东西我从来都没打算给你,更没兴趣去找你。”凌凡低沉的声音冷了几分,看都不看谷梵天一眼,直接无视他的存在,身体一转,眼睛看向了细眉小眼的男子。对方虽然有灵帝,但仅凭这一点,还不足以让凌凡退却。比这个灵帝更强的他都不怕,更何况这个气息只比青荒强大一点的老者。

他凌凡可不是软柿子,想捏就能捏的!

“把你的金卡拿出来,这两样东西已经是我的了。”凌凡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容置疑。

“哼!”见凌凡竟敢无视他,谷梵天冷哼一声,“慢着,小子,这两样东西你刚才说总共八十万金币,我给你双倍价钱一百六十万金币,卖不卖?!”他谷梵天看中的东西,可还从没有从手中溜走的。

“这个•••”细眉小眼的男子脸色苍白,他哪见过这种阵仗,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小厮,两方人物看样子都是不好惹的人物,他一个小厮哪一方都不敢得罪。额头冒起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双腿不住的颤抖,声音像是漏风一般,半天愣是没蹦出其他的字眼。

“这两样东西是我先看上去的,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我要买的东西哪轮得到你插手!”凌凡声音冰冷,虽然没有转身看谷梵天,但是谷梵天却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凉入脚底的寒意。而细眉小眼的男子更是如坠冰窖,牙关都不住的颤抖起来。

“给•••给你•••”细眉小眼的男子声音颤抖。

“你说什么!”谷梵天目光阴冷,双方剑拔弩张,就在两人即将爆发时,一个中年人急忙焦急的跑过来,打圆场。

“两位大人息怒,俗话说得好,出门在外是朋友,两位都是气量宽广的大人物,何必为了这种小事大动干戈。”这个中年人正是店铺的店主,也是刚才领凌凡进来的小厮,见势头不对,匆忙跑去通告他的。

“你是这里的店主?”谷梵天不吃中年人的这一套,直接问道。

“是、是•••”中年人额头冒汗的连忙点头,他这个店主夹在两人中间,也不轻松。

“我是谷梵天,这两样东西我看上了,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谷梵天直接开门见山的对中年人说道。

“谷•••谷梵天!”中年人眼神大惊的盯着谷梵天,声音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震惊,不住的颤抖。“谷音宗的少主?”中年人不敢置信的轻声呢喃,他没想到这次这么倒霉,竟然撞上这种危险人物。

“完了,那个黑袍人看情况也是不好惹的茬,算了,死就死吧,再不好惹也没有谷梵天恐怖。”中年人的念头在心中一闪而逝。然后抬起头,对谷梵天诌笑道:“原来是梵天少主,失礼了,来呀,把梵天少主看中的黑皮衣和雨雾罩给少主。”中年人扭头对细眉小眼的男子轻喝道。

“慢着!”凌凡忽然出声一喝,中年人心中虽然惊讶,但还是扭头看向了凌凡,他不管凌凡说什么,心中已经做好打算,他说什么也是不敢得罪谷梵天的。

凌凡并没有说话,只是从纳戒里拿出了一道金光闪闪的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