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儿!”大六后面一个高颚骨,扁嘴唇,面容凶横的老者看着鲜血横飞的陆高痛呼道,而后凌空一跃,下一刻身影就出现在了陆高身后。

一手托着鲜血横流仿佛血人儿似得陆高,一边急声道:“高儿,你没事吧,放心,爹不会让你出事儿的。”

陆高嘴里不停地往外吐血,右手虚弱的指着凌凡,声音断断续续的道:“爹•••为我•••报仇,我要他•••陪葬!”说完眼睛一鼓,头往外一歪,竟然没气儿了。死了眼睛还瞪得老大,死不瞑目!

老者彻底怒了,“凌凡,我要杀了你!”强大的气势从体内喷薄而出,压力如潮水般倾来。凌凡整个身体竟然被这股强大的威压禁锢住了,不能挪动丝毫。

“陆刑!你要干什么!”另一个老者终于横身挡在了凌凡的面前,丝毫不逊于陆刑的气势从体内倾泻而出,这个老者正是凌凡的师父赵功。

凌凡顿时松了口气,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赵功挡在面前终于把陆刑强大的威压挡住了。抹了抹额头豆大的汗珠,那股威压太强大了,在这股气势下自己竟然都生不起反抗的念头,现在想来都还是心有余悸。

“干什么?他杀了我的儿子,你说我要干什么!”陆刑此时强忍着怒意,眼神骇人的看着赵功。

“事情没弄清楚前,可别妄下定论!”赵功此时再也不像那个风烛残年充满沧桑之感的老者,那略微佝偻的背此时也直挺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威势凛凛、气势磅礴的天灵门长老!

“弄清楚,事实就摆在眼前,难道还不够清楚吗?!”陆刑怒声道。

“你搞清楚,你儿子可是六星灵者,凌凡只是五星灵者,怎么可能杀死你儿子?”赵功反问道。

“好,现在我不跟你狡辩,咱们到掌门那儿去,听掌门定夺!”

好,听掌门定夺,走,凌凡,看掌门怎么说。”

赵功带着凌凡,陆刑则是抱着陆高的尸体,朝掌门大堂走去。

见凌凡走了过来,大六跑过来问道:“凌凡,你没事吧。”

凌凡善意一笑:“放心,我没事儿。”凌凡知道今天的事儿肯定很难善了了,对于今天这么倒霉竟然撞到枪口上,凌凡也是始料未及,不过看到大六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并没怨恨他,他知道大六其实也是为他好。

看着抱着陆刑怀抱着的尸体陆高,和衣衫褴褛的凌凡,大六也不自觉地懵了。

他本来看着陆高和凌凡打起来,在他想象中凌凡肯定打不过陆高,而且很有可能到时连命都保不住。所以他才想到去找凌凡的师父赵功,叫他来解围。

找到赵功后,听完了事情的始末,赵功怒气冲冲的带着大六找到了陆高的父亲,门派的刑罚长老陆刑,然后叫他一并去,看看陆高是怎么侮辱他的弟子的,好让他好好管教。

可是来到练武场后,陆刑刚好看到了凌凡一掌打飞陆高的一幕,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事。

这场决战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大六没想到,在场的众弟子没想到,赵功没想到,陆刑、夏流都没想到,最后死的人竟然是陆高!

练武场的弟子也同样有些懵,没想到一向嚣张跋扈的陆高就这么死了?这结局也太戏剧性了,本来想虐人的人反而被虐死了。

夏流看着远去的几人,脑海中突然心生一歹毒的计策,对身边的人耳语了几句,然后也追了上去。

————————————————————————————————————

天灵门的议事堂,此时天灵门的掌门正坐在首座,门派的一干长老也分为两排罗列而坐。下面则是此次事件的主角凌凡和已经死了的陆高,两边站着的则是赵功和陆刑。

“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说清楚。”掌门是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虎背熊腰,坐在首座,凛然有一翻威势。

“掌门,你可得为小儿做主,我儿子是被这个废物杀死的。”陆刑指着凌凡恨声道,“他一个外门弟子竟敢杀长老弟子,按照门规应该以刑棍杖责一百,然后处以极刑!”

“掌门,凌凡只是一个五星灵者,怎么可能杀得了一个六星灵者,忘掌门明察!”赵功辩解道。

这边陆刑朝着上首座的一个白袍长老隐秘的使了一个眼色,该长老立刻会意,站起来道:“掌门,事实摆在眼前,怎么还会有错,如若掌门不相信,可以请小儿出来讲诉,他是整个事件的目击证人。”

凌凡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这个白袍长老,他认识这个长老,是天灵门的传功长老,同时也是夏流的父亲夏剑!

“恩,”掌门点了点头,“叫夏流来。”

不一会儿夏流走了上来,立刻跪倒在掌门面前,眼角竟然竟然隐隐的还有几滴眼泪,声音有些哽咽道:“掌门,你一定要为我的好兄弟陆高做主啊,他死的好冤枉。”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我和陆高到练武场本来准备比试一下的,后来到练武场遇见了凌凡,凌凡和陆高一向不和,两人见面就发生了一些口角,后来两人就约定在练武场上决斗。凌凡一个五星灵者肯定不是六星灵者陆高的对手,后来陆高见凌凡可怜,就放过了他,也没怎么侮辱他。可是凌凡这个贼子竟然心生恨意,在陆高疏忽大意之时,偷袭了陆高使他重创,而后就要潇洒的转身离开。陆高受了偷袭,心头自是火大,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凌凡,就在凌凡转身而走的时候,陆高就一掌打了过去,可是当时陆高已经深受重伤,怎么还会是凌凡的对手。凌凡感觉到陆高从后攻来,就反身一掌,把陆高的生机彻底断绝了。这一幕是陆长老和赵长老亲眼所见,掌门,你一定要为陆高主持公道啊。”

“你撒谎!”凌凡怒不可遏,夏流竟然把黑说成白,把事件的性质完全说变了样。

“凌凡,你不要再狡辩了,你一个五星灵者如果不靠偷袭,又怎么打得过六星灵者陆高!”夏流丝毫不惧,反而还义正言辞,说的头头是道。

ps:今日三更,兄弟们给力一点,按要仙侠新书榜,给力!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