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凌凡终于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潜藏在血液里的强大力量像决堤的洪水,汹涌澎湃的从体内爆发而出,本来虚弱的身体突然间充满了无穷的力量,这些力量非常狂暴,无比黑暗、无比疯狂,像毒虫一般,蚕噬着他的大脑、他的身体。

嘴巴一张,两颗略显狰狞的僵尸牙像挣脱了某种束缚一般,狰狞在外,本来漆黑的眸子再没有任何颜色,通透无比,显得异常诡异。

“啊!”凌凡的这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来后,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挟持他的三长老,三长老没想到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凌凡竟然还潜藏着这么庞大的力量,所以猝不及防下,三长老当即便被凌凡强大的力量一震,直接震飞了十几米,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吼•••”凌凡透明的双眸无比骇人的直勾勾的盯着青荒,如果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凌凡透明的瞳孔偶尔竟然还会闪过妖娆的蓝光,只不过蓝色光芒只是一闪而逝,没有敏锐的观察力根本就很难发现。凌凡露出两颗尖牙,再次发出一声低吼,脸庞显得有些扭曲狰狞。

此时凌凡的神情一点也不像正常人的神情,因为在他脸上看不到清明二字,有的只是扭曲、狰狞、彷徨、痛苦,在他身体的周围还闪着一层诡异的黑暗,更是为其凭添一股妖异诡异的色彩。

的确,此时的凌凡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从他现在的僵尸形态就可以看出,状态极其不稳定,而且与以往变成僵尸相比,情况也大有不同,至少以往他还能保持清醒。

在场的宾客无不神情骇然的盯着突然发生异变的凌凡,他们长大了嘴巴,满脸惊愕,不敢置信,表情说有多夸张就有多夸张,那惊愕的嘴型,恐怕塞个鸭蛋进去都不成问题。

因为在他们的字典里、在他们了解的历史里,从来没有哪怕一个修道士变成过僵尸,在他们的认知里,修道士是绝对不可能变成僵尸的,僵尸是绝对不可能是修道士!

什么是绝对?就是没有一丁点可能,这是一条所有修道士和僵尸公认的定理,因为这是无数年、经过无数次例子的验证得出的结论,所有的先驱烈士都无不向所有的修道士证实,僵尸咬修道士,修道士必亡,绝对不可能成为僵尸!

而凌凡的出现却突然打破了这条定理,打破了他们的认知,一时间又怎能让他们接受的了?

蓝啸风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得看着凌凡,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特殊,竟然打破了修道、僵尸两界的定理,修道士竟然也能变成僵尸!这要是搁以前,蓝啸风绝对不会相信,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他不得不相信!

梦瑶看着突然惊变的凌凡,也停止了嘤咛哭泣,眼神中是不解、疑惑、担忧等等各种纷繁复杂的情绪,但是唯有一点她知道,凌凡是因为她才变成这样的!

在场之人,最过惊讶的莫过于青荒和青阳二人了。

青阳除了惊讶,剩下的就只有怨毒、嫉妒之色,他一直是大楚帝国所有修道士眼中的天之骄子,可是凌凡的出现,却打破了他的神话、他的骄傲,用事实将昔日无比骄傲的他踩在了脚下。而现在,凌凡更是打破了无数年来的禁忌,他对凌凡的嫉妒怨毒已经深深的蚕噬了他的大脑,已经迷失在黑暗里。

而青荒更多的则是惊讶,他的惊讶跟大多数人一样,凌凡变成僵尸着实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不过同时青荒更在凌凡的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这个发现着实让他不敢相信,能让一名灵帝感觉到危险的气息,除非那个人已经能够对灵帝造成威胁。

“难道这小子已经对我造成了威胁?”青荒不敢置信的想到,他不愿相信,凌凡这个蝼蚁般的存在竟然能威胁到他。他很想从凌凡的眼睛找出答案,但是他失望了,凌凡透明的双眸看不出任何关于僵尸等级的信息。

“吼!”已经快要失去理智的凌凡可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他再次张嘴像野兽一般吼叫了起来,露出两颗狰狞的尖牙,扭曲的脸庞有着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他透明的双眸直直的盯着青荒,神智已然不清的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盯着前方那个英俊的中年人,这似乎是一种本能的驱使,而且他的心里总会响起一道声音:“打倒他,打倒他•••”这道声音一直在他的内心深处徘徊,像一道幽灵的魔咒,不断的催眠着他•••

“吼!”终于,面庞扭曲的他对着青荒忽然狰狞可怖的大吼一声,“打倒他,打倒他•••”他不明白为何要这样做,但是他会这样做,因为这已经是他的本能,就像是此时的他生存的理由。

他的右手紧紧的捏成了一个拳头,一根根青筋因为狂暴的力量纷纷炸起,缠绕在身体周围无数的黒芒似乎也受到了某股力量的号召,全都朝他的拳头汇聚而去。

与此同时,青荒见凌凡似乎马上就要动手,他心中虽然不愿相信凌凡能够威胁到他,但他还是不敢怠慢,双手十指连连闪动,手掐印诀,似乎在施展某种道术,不过却没看见任何反应。倒是他的右手起了一层淡淡的荧光,就仿佛灵子一般,他在施展道术让全身力量汇聚一点!

这也是他的看家道术之一,将全身力量压缩几十倍,而后汇聚一点,最后以点破面,取得莫大的效果。

“吼!”凌凡狰狞的发出一声低吼,而后提起右拳带着无与伦比的狂暴力量,疯狂的朝青荒冲去,四周的桌椅都因为他外泄的狂暴之力,而瞬间化为齑粉,旁边的宾客见到这股力量如此骇人,哪还敢近距离接触,全都远远的躲到了一边。

“呀!”这时,青荒的道术也已经准备完全,只见他怒喝一声,提起拳头也朝凌凡冲去。

此时周围的宾客都识趣的远远的站到了一边,至少与两人的距离都有百米以上,没有哪个胆子大的敢近距离的围观,从这两人的声势就可以看出,两人的对拳将会拥有何种毁灭的力量,除非他们活得不耐烦了,不然可不会傻得站到漩涡中间,招来飞身横祸。

“轰!”相对而冲的两人的双拳终于对在一起,闪着妖异黒芒的拳头和闪着淡淡荧光的拳头轰在了一起,这一刻整个世界都仿佛停止转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安静下来,场面出奇的静。不,这已经不能用静来形容,这一刻根本就是连时间都停止了下来,画面瞬间凝固。

每一个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场中的两人,他们屏住呼吸,他们的心脏仿佛都已经停止跳动,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就算世界爆炸,也与现在的他们毫无关系,在他们的瞳孔中只剩下两个人的倒影,这一刻显得那么的诡异。

不过下一秒并没有出现他们想象中的大爆炸,两人对轰在一起的拳头甚至连一点涟漪都没产生,依旧是那么的平静,那么的安静,没有一丁点的震荡。

这种结果显然有些出乎众人的意料,这么强悍的两个人精心准备下的一拳,不可能连一点涟漪都没产生,就算是普通的灵王对轰在一起产生的拳劲也能影响一定范围内的环境。可是两个强悍如斯的人物对轰的拳头不仅连涟漪都没有,而且连一点拳劲都产生,难道是雷声大雨点小,哑屁一个?这的确有点让他们想不通。

正在他们疑惑的时候,下一秒他们疑惑的表情惊愕了•••

场中,只见对轰在一起的两人此时终于发生了变化,确切的说应该是青荒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虽然没有一丝拳劲的泻chu,虽然此刻安静无比,但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青荒的身体此时正在慢慢地变淡。他的衣服也像蜘蛛丝一般,慢慢的裂开了一丝丝的缝隙,同样的,他的身体也由最开始绽裂而开的中心点向身体的四周龟裂,一丝丝细小的裂纹开始爬满全身。

青荒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他不敢置信的缓缓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脸庞上布满惊恐、害怕、恐惧、不甘的神情,各种表情忽明忽暗,而此时那些细小的裂纹已经爬上了他英俊的脸庞,配合起各种表情显的有些扭曲可怖。

他不相信,他不甘心,今天才是他成为灵帝的第一天,他辛苦闭关数十载就是为了突破灵帝,可是没想到成为灵帝的那一天却是自己的亡日,最后一切的努力都只是梦幻泡影,一切成空,他如何接受的了?

可是他不甘心又如何,世界上有那么多不甘心的人,可是最后的结果还不是依然一样•••

“啊•••”青荒痛苦大吼,这一声倾注了他太多的情绪,这一生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吼了出来,化为泡影,他的身体终于开始一点一点的化为飞灰,在不甘中飘散于虚空。

而凌凡此刻只感觉体内狂暴的力量又排山倒海的往回褪去,身体仿佛被榨干一般,无力的栽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