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虚眼中的阴毒之色一闪而逝,虽然亡炎蜥蜴族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但是他却并不担心,心思急转间,又另有了一番算计。

听到绿坤坚决的声音,青虚的脸色慢慢由酱紫色恢复了过来,抬眼紧盯着绿坤,沉声道:“好、好,很好!既然你态度这么坚决,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已经破坏了亡炎蜥蜴族和我们定下的缔约。”

顿了顿,青虚的目光向四周扫视了一眼,望着围在四周的众多宾客,声音也提高了几分:“诸位,今天你们也看到了,本来今天是我青天阁大喜的日子,但是这小子中途捣乱,扰乱了这场婚礼。”青虚说着,指了指凌凡,接着道:“这本来是我青天阁的私事,但是没想到这小子还是杀死骨寂的凶手,所以才导致骨罗不顾一切的想要将其置之于死地!”

众人闻言,露出释然的表情,他们本以为骨罗是为了巴结青天阁才迫不及待的攻击凌凡,但是没想到,原来是为了他儿子的事。

“只是没想到,这小子习有高级道术,而且速度奇快,最后竟是杀死了骨罗!骨罗与我是多年的旧交,如今生死,我自是悲痛难耐,本欲取其性命,但是这小子却请来了亡炎蜥蜴人做帮手!”青虚悲痛的说道。

“在站的都是大楚帝国上流人士,当初我们与亡炎蜥蜴人制定缔约的时候,你们很多人也都在场。我们人类和亡炎蜥蜴族明确规定,人类不能踏入亡炎谷,否则后果自负!而亡炎蜥蜴人则是不能插手人类的大小事务,只要插手,就是他们先违背契约,这种行为绝对是对我们修道者的藐视!”

“今天,在众多高手面前,亡炎蜥蜴族竟也敢无视缔约,这是对我们**裸的藐视!如果我们还不还击,任期肆意践踏,以后大楚帝国恐怕都得改朝换代,我们都会变成亡国奴,一辈子也在同辈面前抬不起头!”青虚凝望着众人慷慨激昂地说道:“你们说,你们愿意做亡国奴吗?你们愿意被外族人赶出自己的土地吗?”青虚已经想好,既然凌凡敢叫亡炎蜥蜴人帮忙,那他就敢让所有的修道士帮忙,而且他们这一方还会站在道义的高度上,因为是亡炎蜥蜴族先违背缔约的。结下缔约的双方,只要有一方先不遵守,那么那一方就会背上道德的包袱!

凌凡皱着眉头的看着青虚的表演,他现在才发现原来青虚这个人还挺会演戏的,如果在普通人类中做戏子,成为一方戏团的台柱,绝对不是问题!不过凌凡也不在意,就算亡炎蜥蜴族不来,他反正也会遭这些人的围殴。亡炎蜥蜴人反而还为他分担了压力,只不过现在这些披着人皮的狼成为了正义的一方,站在了道德高度上,而他直接被划分到了异类中,谁叫是他召唤出亡炎蜥蜴人的?谁叫是亡炎蜥蜴人先违反契约的?

“不愿意!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年来,亡炎蜥蜴人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类,而我们则是处处忍让,没想到它们如今竟然还违背契约,杀到青天阁来了!如果还让它们得逞,我辈修道士岂不危矣?我们愿意跟随青虚大长老诛杀这些不知感恩的异类!”青虚的一番话果然起了效果,众多宾客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吼道,他们早就想铲除亡炎蜥蜴人了,大楚帝国的亡炎谷就像一颗刺一般,扎在大楚帝国每一个修道士的心里。只是亡炎蜥蜴族底蕴深厚,大楚帝国没有哪一方势力赶得上,就算所有修道士团结起来,也不见得会成功,因为人都是有私心的,不管在什么事上,他们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利益!

绿坤在看到今天的情形后,就已经想到这种结果了,不过没办法,凌凡关系着亡炎蜥蜴族的生死存亡,相比之下,他们宁愿与大楚帝国的人类为敌,也不愿放任凌凡被这些人杀死。可以想象,如果凌凡一死,他们亡炎蜥蜴族肯定也会迅速衰落,到时无疑会遭到这些道貌岸然的修道士围攻,其结果还不如现在就与大楚帝国的修道士闹翻,至少在亡炎蜥蜴族全盛的情况下,人类还很难消灭亡炎蜥蜴族。

“楚老头,都到这种时刻了,你难道还想继续混迹在人群中不成?”青虚听到众人的回答后,满意地点点头,而后眼睛忽然扫向一处人群,无来由的说道:“你要是在不出手,你的大楚帝国恐怕就要拱手与人了。”听得众人莫名其妙,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哈哈,果然是瞒不住你这个老成精的家伙。”就在众人莫名其妙的时候,一道苍老的的声音忽然在众人耳边响彻而起,接着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一道白发苍苍的身影闪身出现在了青虚身边。

“青老头,果然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啊!”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脸上皱纹横生,沟壑纵横的老者,这个老者一出现便是对青虚哈哈大笑道,似乎并不畏惧这个青天阁的第二把交椅大长老青虚。

见到这个突然出现的老者,一些眼尖的人似乎猛然想到了什么,顿时目露惊容,绿坤见到老者后,脸色也有些变得难看起来。他记得当初在青天阁签订契约的时候,这个老者出现过,老者正是大楚帝国皇室的老祖楚白,四星灵皇的老怪物!

先前楚白一直隐在人群中,所以众人都没发现他,现在被青虚认出来,自然也没在装下去,气势大放,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本来我也不想叫你的,但是如今情势发展到这种地步,你这个大楚帝国真正的掌舵人再不出来,大楚帝国可就得改姓了。”青虚淡笑道。

楚白也报以一笑,他身为大楚帝国皇室的老祖,自然是一切都以大楚帝国为重,今天亡炎蜥蜴人敢明目张胆的违背缔约,他肯定不能就这样袖手旁观。只是青虚说的这番话他可是嗤之以鼻,青虚这个人他还不了解?叫他出来无非就是不想让他躲在一旁看好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青虚为的就是不想让他当渔翁,才把他拉下水。

不过他可是不会把这些话说出来,依旧笑得和煦生风,完全就是一副跟青虚老交情的模样。

在楚白出现后,青虚后边又有两个老者走了出来,这两个老者的气息明显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赫然也是灵皇强者!

现在,对方瞬间就多出了三位灵皇强者,对凌凡这边可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凌凡目光紧张的盯着对面,加上青虚,对方可是有四名灵皇强者!他又怎能不担心?

绿坤的脸色也有些难看,突然冒出的楚白,让得双方的形势急转直下,一名四星灵皇,没有人敢轻视,就算是他对付起来也是非常棘手,而且还有一个实力更高的青虚,他一个人可绝对应付不过来!

“坤老,你这次带了几个灵皇来?”凌凡扭头问道。

“虽然我来的时候,谨慎起见,也带了灵皇,但是却没想到你这次遇到的麻烦这么大,我身边只有两个灵皇,三对四,形势对我们可是非常不利啊!”

闻言,凌凡紧皱的眉头也稍稍舒展而开,有三个灵皇已经足矣,凭他的实力,对付一个灵皇不在话下。

“坤老毋须担心,可别忘了还有我,算上我,我们这边也有四个,四对四,谁输谁赢可还说不准。”凌凡说道。

“你•••”绿坤显然有些不相信,六星灵王就妄想对付灵皇,这无疑是痴人说梦,不过他突然想到了青虚之前说的话,他隐隐记得青虚貌似说凌凡杀死了骨罗。对,就是说骨罗是凌凡杀死的,他确定他没听错!他如果没记错,骨罗可也是灵皇强者,难道这小子真的能够对付灵皇?绿坤不敢置信的想到。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待会儿小心点,如果有什么危险,切记不能勉强,你小子的性命可关系着我亡炎蜥蜴族的生死,就算我死,你也不能死!”绿坤强势说道。

凌凡点点头,心下有些感动,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绿坤说的这番话,的确有很大的感染力,特别是最好那一句话。

“啸风,你难道就不打算出手?”青虚又扭头看向蓝啸风。

“青老,我现在实属有心无力啊,前些日子闭关修炼,不小心走火入魔,伤及根本,现在实力跟一般的灵王差不多,没有几个月,恐怕是难以恢复了。”蓝啸风说着,还故意咳嗽了几声,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青虚心头暗骂,刚才怎么没见你说受内伤了?不过他还是装起笑脸,假意悻悻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可得好生照顾自己,等解决了此子,我一定会让青天阁的长老合力为你疗伤,谁叫你是我青天阁未来的亲家呢?”青虚故意加重了亲家两个字。

蓝啸风也不傻,自然是听出了青阳话中的意思,当然,他依然是抱拳感激涕零的连连道谢。

“楚老头,绿坤那家伙就由你对付,凌凡那小子交给我!”青虚扭头看向楚白,沉声道。

楚老头点点头,没有什么意见。

“上!”见此,青虚忽然猛喝一声,而后身形当先骤然一闪,朝凌凡袭去。

接着楚白和其他两名长老也同时一闪,选好了各自的目标,几乎在同一刻,楚白也同时拦住了想去支援凌凡的绿坤。

绿坤暗自怒骂,他没想到青虚竟然如此不要脸,在众目睽睽下欺负一个后生晚辈,但是他也没办法,楚白和他的修为不相伯仲,一时间他根本就抽不开身。

绿坤带来的两名灵皇强者也和青天阁的灵皇强者缠斗起来。

双方大战一触即发,剩下的十几名亡炎蜥蜴族的灵王强者也和人类强者战斗起来。

一场大混战,在青天阁的主峰终于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