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不自量力!”凌凡心头一怒,他本来是先打算救下师父赵功的,可是没想到还有人这么不长眼,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种时候来,凌凡自然是非常生气。

来人是一个白袍长老,他脚踩虚空,朝凌凡直射而来,紧捏着拳头,朝凌凡对轰而来。

凌凡认识这个人,正是夏流的父亲夏剑,夏剑出来的晚一点,也难怪他一见到凌凡便会有如此反应,毕竟他的爱子是凌凡杀的。

“轰!“凌凡不闪不躲,同样捏起拳头,硬接了夏剑的这一拳。

顿时两道拳劲达到万马奔腾之力的力量同时对轰在一起,强大的劲气将空间都震得激荡起而,一圈一圈的涟漪从风暴中心往四周扩散,远远看去,视线中空气似乎都隐隐扭曲起来。

强大的劲气将两个当事人都同时震退,不过凌凡只稍稍退了一两步,而夏剑却是硬踩着空气,足足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空气都被他急速而退的脚步踩起了一层层的薄雾。

“怎么可能?”夏剑一脸惊容,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名四星灵皇,刚才的一拳他少数也施展出了七八分力量,可结果却是出乎他的意料,受伤的差点是他。要知道四星灵王至少也有三十万马奔腾之力,七八分力量那也有二十几万马奔腾之力,夏剑能感觉到,凌凡不过是一名三星灵王,也就是二十万马左右奔腾之力,而开始没想到他这一拳打下去,最后吃亏的竟然是他。

“有什么不可能?惊讶的还在后面!”凌凡冷哼一声,而后一拳猛地再次朝夏剑轰去。

“轰•••”这一拳至少蕴含了凌凡的六七分力量,轰隆隆,强大的压力呈排山倒海之势朝夏剑袭去,在这股强大的压力之下,他竟然都忘记了反抗,其实他想反抗也没了时间,因为凌凡出手的动作极快,根本就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而后在夏剑骇然的神色中,凌凡的这一拳悉数打进夏剑的身体。

“噗•••”夏剑顿觉喉咙一甜,一口鲜红的血液从嘴中狂涌而出,脸色瞬间苍白了几分,身体在虚空中连连后退了几十步依旧没稳住身体,而后从高空往地面垂落而去。

凌凡的真实实力可远不止表面这么简单,别看他只是三星灵王,但是他的力量就算比之一般的六七星灵王也不差,所以他一道蕴含六七分力量的拳头才能将夏剑打得如此模样。

相比于凌凡的淡定,其他人的表情则要精彩了许多。夏剑的实力他们可是清楚地,虽然在天灵门的长老中不能说数一数二,但也不可小觑,除了掌门在全盛时期能一招解决夏剑的能耐外,除此之外,在天灵门好真找不出仅凭一招就能打败夏剑的人物。

“好厉害•••”与那些老弟子的愕然相比,新弟子们则是多了一股崇拜之情,特别是看见凌凡一招打败夏剑后,那股崇拜之情更是愈演愈烈,全然忘记了那个被打败的人是他们的传功长老。

“师父,你没事吧。”凌凡不再管掉落在地上的夏剑,而是快速的来到了赵功面前,担忧的问道,“师父,马上就好了,等徒儿把这些锁链扯断。”

凌凡说着,手底下也不停顿,抓起一根铁链,双手猛地用力一扯,顿时这些纯钢打造,足有几厘米厚的铁链砰地一声,被凌凡扯成了两截。

“砰砰•••又是几声铁链断成两截的声音,当最后一根铁链被凌凡扯断后,赵功也终于从悬浮的半空缓缓的降到了地面。

这个过程并没多长,也就十来个呼吸之间,所以陆刑一干人等竟然都是干瞪着眼没出手阻挠,显然还没从凌凡带给他们的震惊中清醒过来。

“好样的,凡儿,好样的!不愧是我的徒弟,今天总算是出口恶气了!”赵功落到地面后,老泪纵横的看着凌凡。

“师父放心,更精彩的还在后面,新仇旧账,一个也不会落下!”

“哼,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今天有什么本事。”陆刑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扭头看了看站立于四方的长老,“各位长老,你们都看见了,凌凡这贼子和赵功狼狈为奸,公然背叛天灵门,视我天灵门的规矩如无物,藐视诸位,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严惩这小子,我天灵门而后还如何在大周帝国立足!”陆刑说的铿锵有力,极富感染力。

还真别说,陆刑的话果然取到了作用,话一落,天灵门的几位长老便呈夹击之势的将凌凡和赵功二人围在了中间。

“掌门,此时是披露陆刑这奸佞小人的真面目的最好时机,如果不尽早下决心,天灵门迟早会毁在陆刑的手里!”赵功忽然看向掌门,急声道。

“掌门,不要听赵功妖言惑众,受蛊惑的下场你应该清楚。”陆刑一语双关的说道。

天灵门的长老都目光一致的看了过来。

而掌门此时却早已陷进了天人交战,陆刑叛变的事在天灵门还没有几个人知道,而其中最了解其中缘由的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数赵功最清楚,所以这也是陆刑急于向赵功下手的原因之一。

论实力,他堂堂天灵门掌门,自然是在陆刑之上,可是他却中了陆刑的阴谋,修为被封了一大半,实力一落千丈,现在就只有二星灵王的实力,与陆刑相比自然是相去甚远。陆刑到现在还没杀掌门自立的原因,无外乎就是虽然他已经拉拢了天灵门的一些人,但是掌门在天灵门德高望重,他突然成为掌门肯定不能服人,所以他才暗中威胁掌门,让他当傀儡,循序渐进,慢慢的掌握整个天灵门,如果掌门不同意,他就会毁灭天灵门,所以掌门为了保全天灵门,才不得已的答应了陆刑的要求,成为了傀儡掌门。

而现在出现了凌凡这个变数,无疑是好时机,从凌凡的表现来看,其真实实力远高于表面的实力,但是掌门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失败了,那倒时毁的就是整个天灵门!所以他还在左右危为难,还在挣扎中。

最后,掌门忽然脸色一凝,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只见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浊气,在众长老的注视下,一字一句的沉声道:“陆刑,才是真正的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