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小子,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从大周帝国不远万里的来到大楚帝国,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跑一趟!小子,还是趁早滚回你的大周帝国吧,这里不适合你!”见到凌凡的窘样,青阳终于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出来,青阳跟凌凡积怨已深,青阳知道,现在可是打击凌凡的最佳时机,所以他狠狠的嘲讽起凌凡来。

周围众人看的瞠目结舌,他们可还没从来看到青阳这么失态的时候,竟然会为了这种事嘲笑奚落凌凡。他们不知道这得要多深的仇恨才能让青阳如此失态,要知道灵果有缘人测试失败是很正常的事,没有谁会为了这种事而嘲笑别人,除非是有深仇大恨的人。

国字脸的中年人,风音宗宗主蓝啸风皱眉的看着青阳,青阳的表现让他很不满意,好歹也是未来的女婿,大楚帝国年轻一代的第一人,竟然会做出如此失态的事情,自然让他这个未来的岳父很不好受。本来他一向都是很疼爱他的掌上明珠蓝梦瑶,一向都很尊重女儿的决定,怎奈青天阁太过强势,为了风音宗不毁于他手,纵使他不情愿,也只能妥协。他不想看见梦瑶伤心,但是他每当看见梦瑶潸然泪下,黯然神伤的时候,他这个父亲心里就会很痛苦,但是他却无可奈何,也不知道怎样安慰梦瑶。所以他把心里的愤恨都转移到了青阳身上,他打心眼里没承认过青阳这个女婿,自然青阳在在他眼里只要稍有一点过激行为,他看在眼里就会很反感。

不过当事人凌凡却一点也没听进青阳的话,当他看到十息过后灵木还没有反应后,他的脑袋瞬间就懵了,他目光呆滞,仿佛周围的世界都与他远离了一般,周围的人、周围的事都远离了他,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一人。

他感觉他跌进了一个无底深渊,四面漆黑一片,他孤独的站在深渊里,那么彷徨、那么无助。他没想到他竟然失败了,这是他一直都不敢想的一件事。

他还在期待着奇迹,他想他已经经历过太多奇迹了,他相信老天这次肯定是在跟他开玩笑,肯定想让他最后关头通过测试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让结果狠狠的扇回青阳一耳光!毕竟奇迹一般都是在最后关头降临到他身上,就连他心脏碎了都能复活,所以他有理由相信,这次奇迹还是属于他的。

只是他失望了,这一次上天没有再眷顾他,十一息、十二息过去了,依旧平淡,没有发生任何异变。

他在测试之前,甚至他在知道灵果的消息后,他就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失败,因为他不敢这样想,因为他怕这样想了就没信心,一旦没有了让他坚持下去的理由,他还如何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有时候人宁愿自己欺骗自己,宁愿活在自己编织的谎言下,也不愿意去想那些不敢想的事,也不愿去想那些足以摧毁自己坚持理由的事。至少谎言可以让自己活得更快乐,而坚持的理由一旦被摧毁,就没有了信念,没有了信念就没有了坚持。所以凌凡一直不敢想自己失败,因为他一旦想了,他不知道他还能否坚持走到今天。

现在,他一直不敢接受的事终究还是摆在了他的眼前,他一直以为他是天命所归之人,他是有大气运之人,因为一路走来大机缘无时无刻不在他身边发生。从遇到伏魔开始,他遇到的大大小小奇遇已经让他应接不暇,所以无形中他一直相信,灵果肯定就是为了迎接他的,可是没想到,他最终竟然还是失败了。

“没事,这次不行还有下次,机缘这种事谁也说不清,三年之后我还有机会。”凌凡在深渊中自我安慰道,虽然连他也不相信三年之后的他能通过灵果的有缘人测试,虽然连他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等三年。时间对凌凡来说就是金钱,他本来想借着吞服灵果的契机一举突破灵师成为灵王,然后便直奔天灵门找陆刑报仇。可是没想到事与愿违,结果与他的想象大相径庭,他必须得重新想办法了。

凌凡落魄的黯然退场,他现在还没从失败的阴影中缓过神来。

“小子,现在知道你是什么葱了吧,你还是乖乖的滚回你的大周帝国去,我们大楚不适合你,不要以为有几分本事就不得了,灵果这辈子都跟你无缘!”见凌凡落魄的退到了一边,青阳又怎会放过打击凌凡这么好的机会,继续讽刺道。

凌凡没有理会冷嘲热讽的青阳,一是他现在没心情,二是他实在找不到理由反驳青阳,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失败者。

青虚也同样冷眼的盯着凌凡,凌凡没通过有缘人测试他自然非常高兴,看着凌凡那落魄的神情他心里就一阵舒爽,对于这小子他可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嗜其血、抽其肤,毕竟要不是因为凌凡,火种就被他们抢到了,他们本来缜密的计划,就因为半路杀出个凌凡,才让他满盘皆输,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看见凌凡的灵果有缘人测试失败,他心里自然是解恨。

而且他也知道青阳与凌凡的恩怨,所以青阳对凌凡的嘲讽,他也没阻止,

至于风音宗宗主蓝啸风倒是没过多的表露出什么情绪,毕竟灵果有缘人测试失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他只是奇怪青阳为何与这个陌生的小子有这么大的仇怨。

不过阴骨门的门主白骨灰衣老者因为和青天阁的特殊关系,见到青阳如此嘲讽从来没见过的小子,他也来了兴趣,饶有兴致的盯着凌凡。要是他知道凌凡就是杀他宝贝儿子的凶手后,恐怕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当事人凌凡对于这些人各种各样的表情、疑惑、不解、鄙夷等等都丝毫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他三年后真的就与灵果有缘了吗?他真的还要再等三年吗?

“嘿嘿,小子,何必忧愁这些事?不是还有我吗?”就在凌凡最无助的时刻,伏魔的声音在凌凡心里响了起来。

“你?难道你能让我得到灵果?”凌凡不相信的问道。

“嘿嘿,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只要你肯求我,我就帮你。”伏魔傲然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凌凡可不相信伏魔有办法,虽然他承认伏魔很厉害,但是伏魔现在毕竟只是一缕残魂,最多也只有灵皇的实力,他可不相信就凭灵皇就能强行摘下灵果。

“嘿嘿,就凭我跟灵木是老相识。”

“老相好?”凌凡愕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