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魔!”心底响起的这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让置身绝地的凌凡像忽然抓到救命稻草一般,那颗死寂的心瞬间激动起来,狂喜之色溢于言表。

“嘿嘿,小子,这才几天,就被人打得这么窝囊了?”伏魔还是老德行,看见凌凡被打得惨不忍睹,非但不安慰几句,还调笑的说道。

“伏魔,你终于醒了,你说得对,我现在实力太弱了,对手太强,没被一招打死就算好的了,所以还得需要你的帮助。”凌凡知道伏魔的脾气,要是换做平常,肯定会与他争论一番,只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也懒得和伏魔争论,直接顺着伏魔的话说。

“嘿嘿,看在你小子这么诚心的份上,这一次就不惜损耗元气的帮你了!”伏魔大义凛然的说道,不过那语气听在凌凡耳里,就变味了。他可是知道的,伏魔对付五代真僵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区区一个灵王了。当然这些也只是凌凡在心里想想,他可不敢说出来。

黑袍中年人缓缓地迈着脚步,轻轻地、一步一步地走向瘫软在血泊中的凌凡,他神色淡漠的看着凌凡,仿佛高高在上的神一般,凌凡在他冰冷的眼神里已经被判定为死人!

他看着凌凡那痛苦无奈的表情,很是享受,他享受的不是别人的痛苦,而是那种掌握生死,主宰别人命运的感觉!那种主宰别人生死的感觉,比权力更令人着迷,权力的巅峰是皇,掌握命运是神!

有时候,身居高位,权势滔天的人享受的或许并不是权力带给他们的快感,而是那谈笑挥笔间,就能主宰万千人命运的感觉。你要他生他即生,你要他死他即死!这是多么令人着迷的感觉,是多么疯狂的感觉,唯有这种感觉才最让人沉醉、享受。做神的感觉远远比作皇的感觉好。

不过权力和掌握生死是对等,是必然联系的,区别在于,凡人的世界有各种条条框框束缚,并不能做到随心所欲;而修道者的世界,就完全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没有条条框框,有的只是拳头,只要你有实力,你就有权利,你就能主宰千万人的生死。

黑袍中年人,他只是灵王,他的权力没达到巅峰,他要受制于人,他要听人调遣,他不能主宰千万人的生死。但是此时他却能主宰凌凡的生死,这是多么容易着魔上瘾的感觉,掌握千万人生死是神,掌握一个人生死也是神!除了大小的区别,感觉依然一样。

黑袍中年人的享受比之以前杀凌凡的人不得不说高上不止几个档次,以前的人享受的是对手临死前的挣扎、绝望、无助,而黑袍中年人享受的是掌握生死,这两种享受不管是在意境上还是心态上,层次差异都是巨大的,这也可以说是实力带来的从某种意义上的升华。

不过就在黑袍中年人越来越接近凌凡时,凌凡痛苦挣扎的表情却是露出了一抹喜色,让得黑袍中年人心里一阵疑惑,暗道眼前的小子难道已经看破生死,欣然接受了。

不过他也没多想,反正眼前的小子马上就要死了,他不相信重伤垂死的凌凡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年轻人,这一世算是给你长个教训,来世记得做事千万别冲动,英雄救美不是谁都能做得,有些人不是你这种人能得罪的,修道士的世界也有命的贵贱之分。”黑袍中年人冷漠的看着凌凡,声音平淡的不带丝毫感情,仿佛他陈述的就是事实。

黑袍中年人停下了脚步,高高在上的,眼神中充满悲怜的神色,他抬起了手掌,就在他打算一掌拍下去时,躺在地上的凌凡却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黑袍中年人一惊,不自禁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一股危险的感觉在心中蔓延,他不知道为什么,凌凡的这抹笑容,竟然让他有种心悸的感觉,他不敢相信,他眼前的这个蝼蚁,能让他产生危险。

“你错了,修道者的世界讲的只有实力,只有拳头!只要能修炼,只要敢拼搏,终有一天,庞然大物也会匍匐在我的脚下。”血流如注、身体惨白不堪的凌凡声音冰冷,在黑袍中年人愕然的眼神中,徐徐的从地面站了起来,嗜血的舔了舔嘴边的血迹,眼神中有着一抹嗜杀之意。此时凌凡身体的掌控者还是凌凡,只是力量已经不再是他本来的力量。

“怎么会?怎么可能•••”黑袍中年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腿竟然不自觉的往后倒退了几步。

“哈哈•••怎么,不敢相信了?”凌凡拖着血淋淋的身体,虽然在笑,但是那扭曲的脸庞再加上鲜血的渲染,狰狞的可怖,“惊愕?恐惧?还是害怕?蝼蚁又怎样,待到鲜血烂漫时,以我魔拳破苍天!”

“掌握别人生死的感觉很让你享受吗?”凌凡的鲜血还在流,但是他的笑声却未止,嗜血的眼睛闪着猩光,看着骇然的黑袍中年人,拖着身体,往前迈了一步,“生死无常我有常,生死有命我无命,任何人也不能决定我的生死!我让我生我即生,我让我死我即死,我才是我的命运掌控者!”

凌凡拖着鲜血四流的身体再次往前迈了一步,那种睥睨生命的气势,那种舍我其谁心中唯我的威势,逼得黑袍中年人心悸的再次后退了几步。

“不可能•••不、不会•••”黑袍中年人不相信,他不愿也不敢,只是他没发现,他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丝颤抖,“肯定是施展了什么秘法,这是回光返照,对,这是回光返照,这是那小子强装出来的,这只是假象,是假的、假的•••”

黑袍中年人不敢接受眼前发生的事,这种巨大的落差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得了的,刚才的他还是掌握生死的神,现在的他就成了被别人主宰的蝼蚁,任谁短时间内也就受不了这种事实。

“我要杀了你!臭小子,去死吧,我要你死!”黑袍中年人终于承受不了了,他受不了这种氛围,他不能接受眼前发生的事,他要被逼疯了,所以他他爆发了,他疯狂了。

“轰!”黑袍中年人使尽全力,疯狂的挥出拳头,一股磅礴的压力铺天盖地的袭来,一浪一浪的、一山接一山的撞着凌凡的身体。

可是凌凡却丝毫不在意,任凭那铺天盖地而来的气势压力轰击自己的身体,他没做任何防御的姿态,完全就是敞开身体的接受着。

“打完了?这就没了?”凌凡拍了拍满是血垢的衣服,不在意的看着黑袍中年人,摇摇头不满的说道:“这就是你所谓的万马奔腾之力?不够不够,给我挠痒都还不够。既然如此,那可就该我出手了。”

“今天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力量!”

“轰!”凌凡抡起拳头,朝黑袍中年人猛然轰去,而后一股强大的灵压自拳头喷薄而出,从四面八方呈排山倒海之势,悉数挤压进了黑袍中年人的身体。

黑袍中年人低头看着自己从内而外裂开的身体,满脸惊骇,眼神中全是恐惧骇然之色,这一刻他感觉到,死亡对他是如此的接近。

“砰!”黑袍中年人的身体最终因承受不了那股强大的灵压,全身爆裂,血液喷洒,他到死也不敢相信蝼蚁竟然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