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魅带着凌凡走到了第一层的大厅,此时大厅挤满了人群,不过大多数都是聚在最左边的那一排柜台。至于其他三排柜台,人数相对来说就少了很多了,拍卖会已经结束,更多的人都是去领取竞拍所得的物品。

月魅带着凌凡直接挤进了人群,还别说,大多数人看到月魅这个性感十足的尤物后,都主动的让开了一条道,虽然很多人都想上去揩油,但是却没有一人敢率先领头。

“贵宾室三十号。”月魅拿过凌凡的红卡,直接插到了柜台最前面,把红卡摆在一个柜台上,柜台后面的妖艳女子拿起来看了看,然后便放了回去。

“你等一等。”那个妖艳女子说完后,便往大厅的后面走去。

众人见到月魅插队,虽然也有人气愤难当,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说什么,这其中的缘由也只有他们心里明白。

“贵宾室三十号,竞拍所得,一颗升灵丹。”这时走动大厅后面去的妖艳女子扭动着水蛇腰,手里拿着锦盒来到了柜台前,把锦盒放在了柜台上。

凌凡瞄了眼这个锦盒,发现锦盒上写着几个工整的小字:红卡三十号。凌凡心中会意,这几个小字应该就是兑换拍卖品的凭据。

“一共一百万金币。”柜台后的妖艳女子说道。

“这位公子也同时拿东西在拍卖场进行了拍卖,这位公子现在要去见族长进行交易,现在身上金币不够,你先用火种莲子的拍卖所得顶上吧,至于差下的金币,等这位公子和族长交易完成了再给。”月魅说道。凌凡在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跟她说明了身上的情况,所以她才知道凌凡身上并没多少金币。

“嗯,公子,这是升灵丹,你拿去吧。”妖艳女子将锦盒递给了凌凡。

凌凡自是没拒绝,接过了锦盒。这个过程他一直看在眼里,他在下来的时候,就跟月魅说清楚了,他并不熟悉这些操作,所以才让月魅代劳,他则是在一边看着。

“走,我带你到族长的会客厅去。”月魅带着凌凡往大厅的后面走去,只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群,他们没想到跟在月魅后面的年轻小子竟然是这次升灵丹的最后得主,而且还是拿火种莲子出来拍卖的人,凌凡在他们心中的地位不由直线提高了几个档次。

在月魅的带领下,凌凡进入了一个比较宽敞的会客厅,只不过此时会客厅内空无一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公子请先在这里等候,我这就去通知族长。”月魅道。

“嗯。”凌凡倒没生气,毕竟跟他交易的人也是一族之长,他等一下也不损失什么。

••••••

会客厅外的大厅,一个大汉对身前脸色病态白的男子说道:“少主,那个小子跟着月魅走进了会客厅。”

“哦?”男子眼珠转了转,疑惑道:“难道这小子跟阿尔金族长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没有,好像是进去交易。”后面的大汉道。

“嗯,那就无妨,先在外面等着,等那小子出来再说。”

••••••

“呵呵,年轻人在外面久等了。”这时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走而进来,后面还跟着月魅。

“阿尔金族长好。”坐在右手座的凌凡连忙站起身朝中年人问好道。他在这个中年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强横威严的气息,所以他不敢怠慢,中年人一出现,便起身作揖。

“嗯,很好,哈哈•••”黑袍中年人大笑道。

“年轻人请坐。”黑袍中年人坐在首座,招呼了一下凌凡,“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尔金家族的族长,南风起。”

凌凡摆了摆手,表示问好,“南族长是否对火种莲子很感兴趣?”凌凡不想拐弯抹角绕舌头,直接单刀直入说道。

“哈哈,小兄弟果然爽快,那我也不跟你磨叽了,不知小兄弟身上还有多少火种莲子?”南风起爽朗一笑,似乎凌凡的性格很对他的胃口。

“四颗。”凌凡并不打算把所有的火种莲子都拿出来,先留下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四颗?”南风起手拄着下巴,沉吟起来,“你这次的火种莲子在拍卖场拍卖了八十万金币吧?”

“嗯。”凌凡也不否认,直接承认道,既然是族长,对拍卖会上拍卖的价格自然是一清二楚。

“我给你九十万金币怎么样?”南风起沉吟一会儿,开了价格,“或许你剩下的四颗火种莲子拿去拍卖,会拍出更高的价格,但是拍卖这种事本身就说不准,也许价格更少也说不定。我在你第一次拍卖价格的基础上再提高十万金币,小兄弟可以考虑一下。”

“呵呵,不用考虑了,南族长给的价格已经很合理,我不是狮子,所以知道什么叫合理,不会大开口。”凌凡并没考虑,直接开口笑道。

“哈哈•••好,小兄弟够爽快。”南风起大笑道,他没想到凌凡竟然考都没考虑就同意了,火种莲子毕竟一直处于有价无市的境地,别看火种莲子这次只拍卖了八十万金币,物以稀为贵,如果四颗火种莲子都拿去拍卖,价格还真说不准。南风起发现眼前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合自己的胃口了。

“那就这么敲定了,月魅,去取三百六十万金币给这位公子。”南风起对身边的月魅说道。

“小兄弟先等一下,三百六十万金币毕竟不是小数目。”看见月媚走出了会客厅,南风起对凌凡说道。

“嗯,没事,我也不在乎这么点时间。”

接下来两人闲聊了几句,虽然聊的不多,但是南风起对凌凡印象还是不错,喜欢他的爽快,要不然以他的脾性,可不会跟一个灵师聊这么久。

“族长,三百六十万金币已经准备好了。”正在两人聊得兴起之际,月魅走了进来。

“好•••”南风起单说了一个好字,示意月魅把金币拿给凌凡。

凌凡内心也是忍不住激动起来,三百六十万金币,这要是在以前,他想都不敢想,自己竟然也能拥有这么多金币。他的心里早已经肆无忌惮的毫无形象的大笑了起来,只是面上还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形象问题可不能马虎。

“这是特制金卡。”正当凌凡以为月魅会直接从纳戒里拿出一大堆金晃晃的金币时,却没想到,月魅只拿出了一张金卡出来。

“特制?”凌凡疑惑地从月魅手里接过金卡,金卡难道还有特制?

“你也知道,金币的数量一旦庞大,交易起来就不方便,就拿这三百六十万金币来说,如果全是金币,恐怕这间屋子都容纳不下。虽然也有帝国商行发行的价值一千到一万不等的金卡,但是这种金卡有区域限制,使用起来并不方便。我给你的金卡,是经过机械大师一系列复杂的手法和材质制作而成,然后再经过修道高手的炼制,才最终成型。这种特质金卡可以无限量的容乃金币,你看看特制金卡的背面是不是有一排数字,那一排数字就代表着特制金卡里面的金币数量。这种特制金的使用方法和纳戒差不多,只要心中一动,就能让心中所想的金币数量出现在外面。”月魅详细的解释道。

“特制金卡好是好,但我怎么感觉跟纳戒差不多?交易的时候还是要把金币拿出来,如果金币数量多了还不是一样?”

“呵呵,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没说,这种特制金卡在修道士里已经很普及,当然,这种普及也仅限于世面广,有实力的修道士中,那些深沟旮旯,只知一心修道的修道士可不知道这些。这种特制金卡最大的作用就是可以进行数据传输,只要在交易的时候用的是这种金卡,心念一动,就能在特制金卡之间进行金币传送,你可以根据特制金卡上的数字变化知晓金币的数量变化。”

“果然是好东西,我以前还真是孤陋寡闻了。”凌凡叹道。

“现在教你实际操作一下,你的火种莲子拍卖所得为八十万金币,我们拍卖场抽取其中百分之一的佣金,也就是说你能获得七十九万二千金币,所以你还需交纳二十万八千金币才足够一百万金币。”月魅从纳戒里拿出了一张特制金卡晃了晃说道:“我手里有一张特制金卡,你现在按照纳戒的使用方法传输二十万八千金币到我的特制金卡中。”

凌凡依言而行,心中一动,按照纳戒的使用方法,想着需要传送金币的数量,不过他并没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是当他再往特制金卡的背面看去时,赫然发现特制金卡背面的三百六十万金币此时已经变成了三百三十九万二千金币!

“现在懂了吧。”

“大千世界果然无奇不有,现在的东西真是越来越神奇了。”凌凡感叹道,他们想到世界上竟然还能有这种神奇的玩意。

“呵呵,这个世界大着呢,遍布各种职业,再加上有修道士这种特殊的存在,又有什么不可能?”月魅笑道。

“嗯,说的也是。”凌凡深有同感的点点头,然后朝南风起作揖拜别道:“南族长,今天交易很愉快,小子就在此别过了。”

“好,你小子很和我胃口,够爽快,如果以后在大楚帝国遇到什么麻烦可以找我,我南风起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还是有说话的分量。当然,如果有好东西,也别忘了拿到阿尔金拍卖场来。”南风起前面说的慷慨激昂,但说到后面话锋一转,又换上了一副笑脸,有点让凌凡误以为后面这句话才是重点。

“南族长放心,小子有好东西首先想到的一定会是阿尔金拍卖场。”

凌凡拜别了南风起和月魅,走出了阿尔金拍卖场,站在人声鼎沸的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深吸一口气,今天的收获着实不小,不仅得到了升灵丹,还让他知道了一些曾经不清楚的东西,并且结识了阿尔金族的族长。当然更让他高兴的是,他现在是货真价实的有钱人了,走在街道上,腰杆都不自觉的硬了几分。虽然修道士最重要的是实力,但是至少以他现在的修为,金钱对他同样很重要。

凌凡在拥挤的街道上,随便找了个方向,挺直腰杆的走了起来。

他的后面,一双来自黑暗里的眼睛,似幽魂一般,紧紧盯着•••

(今天默默很高兴,我心中一直在纠结我觉得我这个仙侠写的有点现代,就比如这个特制金卡,就是根据现代的东西想出来的。所以这一章我一直在纠结这个东西,不过后来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为什么仙侠一定要打上古朴的味道,不是古朴不好,只是以默默现在的实力还很难写出古朴的韵味来,我后来想到了一些后现代化的古代电视剧,写小说就一定要写自己擅长的,我发觉我找到自己的方向了,就是以现代的手法诠释仙侠、僵尸,当然,我知道这个肯定很困难,我也不想一口吞个大胖子,这些东西也是慢慢来的,希望大家能喜欢,也希望大家能看到我的进步,默默的追求就是写出大家喜欢的小说,有你们的支持,才会有我的成长,谢谢那些支持本书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