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鸿升客栈的房间之后,方云快速的落下了禁制,然后盘膝坐了下来。

鸿升客栈不愧为朝天城最大的客栈,每栋独立的小楼都有着强大的道纹法阵保护,没有主人的允许,就连玄武境后期强者都很难强行打开。当然,每天五十元晶的价格也贵的离谱,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起的。

方云确定了环境的安全之后,并没有立刻压制灵府中的变化,而是先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头二阶凶兽,开始吞吐灵息炼化起来。

先前在启灵塔中,他的肉身被火煞之气灼伤的十分严重,表面的一层血肉几乎都被烤焦了,若是换做其他武者,如此严重的伤势没有十天半个月绝对很难恢复,但这些伤势对于方云却完全不是问题。

随着一股股庞大的精气吞纳入体,他身上那黢黑的皮肤开始簌簌脱落,渐渐被细嫩的肌肤所取代。

当大半头凶兽被炼化之后,他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了一般,肌肤散发着晶莹的宝光,头发、眉毛也都重新长了出来。

不过,令方云稍有些郁闷的是,他的头发已经不再是黑色,而是银白色与火红色相间,长发披散在肩上,使得他这张俊秀的脸庞多了一丝邪异。

“想不到进入灵武境,竟然还会生出这般变化,这下倒好,走在大街上任谁都能看出本少是冰火双属性废物体质。”

方云自嘲的苦笑了下,随即开始精神内视,关注起灵府之中的变化。

这短短的一会儿工夫,他灵府中的元力已经有七成转化成了冰火元力,虽然他已经尽力的避免两股元力接触,但仍然难以完全隔绝,只要两种元力稍一接触,便会立刻爆炸开来,形成一股股风暴冲击在灵府中,令他的身躯摇晃不止。

“这可怎么办?冰火两种元力根本不可能共存!难道真的要散去元力才能保住性命吗?”

方云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他心中明白,这才仅仅是个开始,现在还能勉强控制住局面,但当灵府中的元力完全转化为冰火属性之后,他将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废人,甚至想要散功保命都很难!

一时间,他的内心充满了挣扎。

坦白来说,他自忖即便自己散去了修为,也不会成为一个没用的废人。

他有强大的蚩虎血脉,有大神通蚩虎咆和灵息,还有《九极崩天术》和强横无比的肉身,甚至还有那神秘无比的玄字本源碑,就算他真的散去修为,也可依靠这种种手段跻身强者之列。

但是,若让他就此放弃练气,而去专心炼体,他心中实在是一百个不甘心!

“轰隆隆……轰隆隆!”

随着冰火两种属性的元力渐渐增多,整个灵府中也开始越发的狂暴起来,就仿佛滚沸的油锅中倒入了凉水一般,两种截然相反的元力相互排斥,情势越来越危急。

“不能再等了!先散去元力保住小命再说,以后再慢慢寻找解决的方法!”

方云脸色一横,便要散去修为。

就在这时,一个阴邪沧桑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嘿嘿,小子,你这是打算散功保命吗?”

“嗯?”方云脸色一变,连忙看向四周,震惊的喝问道,“你是谁?”

“嘿嘿,很久以前,人们都喜欢称呼我圣竹尊者。”那个声音阴笑道。

方云心中一震,顿时明白了过来:“你是那株

圣竹?哼!你不是被困锁在玄字空间中吗?怎么还能传出声音!”

他以精神力探入玄字空间,只见那株圣竹正微微摇曳,一幅颇为自得的架势。

“哈哈哈!区区一个失去了主人的假界空间怎么可能困得住本尊者?只要本尊者愿意,随时都可以出来!”圣竹不屑的传音道。

方云目光闪动,稍一沉吟,他突然冷笑道:“嘿嘿,老家伙,你骗鬼吧?有本事你走出来给本少瞧瞧!”

圣竹沉默了下去。

片刻之后,他才再次阴沉的道:“好吧,小子,本尊者承认,要想离开这个空间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很有可能令我数千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不过,你若真以为吃定了本尊者,那可就想错了你的心!”

“哼!既然出不来,你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吧,那么多废话干嘛!”

方云不嗤的冷哼一声,他心中却是大大的松了口气,这只圣竹老妖果然大不简单,若是让他继续待在自己的灵府中,恐怕还不知能折腾出什么花样呢!

“且慢!方云,本尊者想跟你做个交易!”圣竹急忙道。

“交易?不好意思,本少忙的很,没功夫与你虚与委蛇,你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方云冷笑道。

这只圣竹老妖不知活了几千几万年,谁知道他包藏着什么祸心?还是少与他接触为妙,等到彻底掌控了玄字空间才好好的招呼他!

“小子,难道你不想度过眼下的危机吗?你就真的甘心将苦苦得来的修为毁于一旦吗?嘿嘿嘿!冰火体质在天荒大陆的确是超级废体,但在我们神域大陆,却是最强体质之一,被称为先天战体!只要修炼得法,冰火体质的修炼速度比常人要快得多,成长潜力也大得多!”圣竹诱惑的道。

方云闻言,不禁心头一动,但却又皱眉道:“老家伙,神域大陆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听说过世界上有这片大陆!”

“哼!井底之蛙!你们的天荒世界只是一名地灭境圣人开辟出来的小千世界,而本尊者所出生的神域世界乃是由神尊强者开创出来的大千世界,也就是传说中的神界!与我们的神域大陆相比,这片天荒大陆简直就是一处乡下的小地方,不值一提!”圣竹不屑的道。

方云暗自撇了撇嘴,不过他也懒得去反驳,眼下情势紧急,他倒也对圣竹所说的交易有了一丝兴趣。

“好吧,闲话少说,先说说你所谓的交易吧!你能给我什么,又需要我做些什么?”

“嘿嘿!小子,我可以传授给你一套适合冰火体质修炼的功法,不但能帮你度过眼下的危机,还能让你有机会突破天境,成就这方世界的至尊强者!而你,则负责为本尊者寻找一具合适的炉鼎,助本尊者重生!怎么样?”圣竹阴测测的道。

“就这么简单?”方云微微皱眉道。

“不错!就这么简单!”

“我不答应!”方云冷笑道,“你这只老妖孽绝非善类,若是真让你重生归来,还不知能给天荒大陆带来多大的祸患,我方云虽然不想做什么烂好人,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却也做不出来!”

“你!”圣竹不由的一怒。

其实,方云道倒也并不在乎什么伤天害理,他之所以不想答应,是因为圣竹知道了他太多的秘密,尤其是玄字本源碑这件玄秘莫测的至宝,他不相信这老妖孽会不动心。

若真的为圣竹

寻到一具合适的炉鼎,恐怕不出百年这妖孽就会重生归来,到那时,方云可不认为自己能对付得了他!

这一会儿的功夫,灵府中的情势更加危急了一些,散功保命已经迫在眉睫,但方云却丝毫没有向圣竹低头的意思。

圣竹见方云的态度十分坚决,便轻哼一声道:“小子,算你狠!好吧,本尊者现在可以教给你一种简单的方法,先暂时压制住你灵府中的麻烦,至于寻找炉鼎的事,可以容你再考虑一下!”

“哦?你会有这么好心?”

方云眉头微微一挑。

“哼!当然,本尊者也不会白白便宜你,现在你先帮我做一件事。”圣竹道。

“什么事?”

“先把我的本体移一下位置,离那块该死的玄字本源碑远一些!”圣竹愤愤的道。

方云微微一愕,有些莫名其妙。

玄字空间只有十丈方圆,玄字本源碑正处于空间的正中,而圣竹离着石碑只有三丈,若是按照他的意思,是想移动道空间的边缘了。

“这是为何?这块石碑有那么可怕吗?”方云奇怪的道。

“哼!岂止是可怕!这可是真正的玄字本源碑,它乃是混沌之初、天道新立之时,从太虚之门中流落出来的先天至宝,其中蕴含着三千本源大道之一的玄之大道,若是能从中领悟万分之一,也可开山立派,成就一方巨擘!”

“哦?那你还怕什么?”方云暗暗震撼,却不禁更加奇怪了。

“嘿嘿!本尊者刚才说的只是好的方面,要知道,能从中有所领悟的那都是有着天大机缘之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旦靠近它将意味着无法想象的灾难,谁都不知道将会发生何等变化……喂!小畜生,你干嘛?快停下来!”圣竹正说着,突然发出惊恐的大叫声。

“对于你的话,我并不是太相信,所以想要先确认一下。”

方云心意一动,玄字空间中的圣竹立即移向了石碑。

就在圣竹离着石碑还有丈许之时,突然,石碑上闪烁层一层淡淡的金芒,金芒一闪即逝,眨眼间又恢复如初。

然而,圣竹却消失不见了,原先它所在的位置上却多了一株寸许高的狗尾巴草。

“啊混账小畜生!本尊者要杀了你!杀了你!”

圣竹那气急败坏的怒吼声自小草中发出,在空间中回荡不已。

“呃,这就是玄字本源碑?果然是无法想象的灾难啊!”

方云摸了摸下巴,不禁目瞪口呆。

“轰隆隆隆!”

灵府中一阵剧烈的轰鸣,将他从发呆中拉回了现实。

方云脸色一变,赶紧道:“老家伙,快把那方法教给我,再迟了就来不及了!”

“哼!小畜生,你让本尊者变成了这幅模样,还想要我的功法?简直痴心妄想!你就乖乖的等死吧!”圣竹怒吼道。

“老家伙,你可别不识好歹。只要这石碑还在我手中,我大可以让你再变回来,但若你不肯帮我度过难关,哼哼,别怪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任你自生自灭!”方云威胁道。

玄字空间中,那株狗尾巴草微微打了个哆嗦。若此时他还是圣竹的状态,肯定巴不得远离这个空间。

但如今,他即便离开了空间,也只能是一株普普通通的狗尾巴草,恐怕随便来头黄牛都能将他嚼烂了吞下腹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