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刘表的惨败,袁术和袁绍联合刘表攻破子午谷的计划并没有实现。

或者换句话说,那只是袁绍和袁术一厢情愿的计划而已,刘表一直都处于一种半信半疑的状态。

当马斌整个张鲁麾下人马,又从两界山大寨,米仓山大寨以及益州和汉中调来人马之后,他麾下之兵逼进七万。

七万大军浩浩荡荡地逼进巫县,荆州震动,刘表更是惶恐不安。

如今的袁术如今正在扬州和曹操的人马苦苦挣扎,而袁绍虽然已经彻底灭了公孙瓒,但是丝毫不敢有半点疏忽。加紧秣兵厉马,准备接下来的大战。

刘表本欲向袁绍、袁术等人求救,但是这个时候,他们自身难保。而且在谋划共同攻打子午谷的过程中,刘表根本就没信任他们俩,所以即使他们俩没有自身难保,估计他们也不一定会帮助刘表。

大兵压境,躲是躲不躲的,刘表只得硬着头皮迎战。

本来自从刘表出任荆州牧以后,荆州之地十分殷实,带甲之众也有十几万,但是汉中的惨败让他元气大伤,更为要命的是他麾下两员大将,一个投靠了马斌,另一个则是被杀。

西有马斌的七万大军,东有曹操人马的不断迫近,刘表真是被整得焦头乱额。

但是由于之前的传言以及蔡夫人不断在刘表面前说刘关张的不是,以至于在此为难之际,刘表并没有打算重用他们。

面对马斌的七万大军,刘表一方面让麾下大将文聘和张允到巫县和马斌大军对峙,另一方面,又从荆州各处紧急调集人马

不过令刘表感到诧异的是马斌的大军到达巫县以后并没有急着进攻。

马斌大营。

七万大军几乎没有费多大劲就直接将巫县拿下。巫县县令被杀。

本来开端良好,但是众谋士却是对怎么打荆州出现了分歧。

马斌托着脑袋坐在上手,下方站着的则是云鹰、张辽、黄忠、邓贤、泠苞等的一干大将。

不过郭嘉、孟达、法正等人亦是站在下方。

这一路车马劳顿,郭嘉疾病缠身,这也是马斌并没有急着攻打荆州的原因而已。

看着郭嘉脸色惨白,马斌道:“军师。你且好好休息!荆州已经是本王囊中之物,你不必那么担心!”

郭嘉语重心长地道:“主公,那刘表诚然不是主公的对手,但是眼下主公连克益州、巴东等地,天下各路诸侯势必震恐,那董卓虽然被吕布所杀,但是他的势力依然不容小觑,所以按照在下的意见,越是到这个时候就应该越要步步为营!一旦出现什么差池。恐怕将功亏于溃啊!”

孟达道:“军师,你多虑了!目前刘表麾下根本拿不出来一个像样的大将出来和主公对峙!只要主公一路猛攻,拿下江陵,那荆州之地自然会落入主公之手!”

郭嘉摇了摇头道:“经过前番大战,士兵们已经疲惫不堪!现在不宜急速冒进!而且目前那刘关张三兄弟虽然和刘表有了分歧,受到刘表的猜疑,但是他们并没有被刘表赶出荆州,一旦把那刘表给逼急了。他重用刘关张三兄弟,到时候也是个祸患啊!”

马斌点了点头。

云鹰道:“刘备、关羽和张飞就这么厉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肯定要会一会他们三个!”

马斌哈哈大笑道:“他们三兄弟中,关羽和张飞都是难得的猛将!纵观荆州全境,能够打得过他们俩的,估计没有!目前刘备避难于荆州,而刘表的身体又每况愈下,所以这是个非常敏感的时期

!军师的意思相当于是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地将荆州之地给吞并掉,而孟先生的意思则是快刀斩乱麻,尽快地拿下荆州,二位的说法都有道理!其实这一路之上,本王也在想这个问题!这个确实马虎不得。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如果刘表总用了刘关张,或者刘备取代了刘表成为荆州之主,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个不小的麻烦。”

马斌顿了顿之后继续道:“虽然本王并不惧怕刘关张三兄弟,但是刘备打着的是维护大汉的旗号,这一点很容易收揽人心,现在我们的势头正盛,但是天下人几乎都知道我们是在造反!目前在维护汉室方面,没有一路诸侯真正可以高举大旗,凝结人心,但是刘备不同!只要给了他一块根据地,他势必会快速崛起!”

法正笑着道:“天下人似乎都知道袁术有称帝的野心,他做得实在是太明目张胆了,但是主公做得相对隐晦些!不过现在益州、雍州、凉州和汉中几乎都在主公的掌控之内,在各路诸侯之中,实力也是最为强大的,一旦拿下了荆州,在下以为主公可以自立名号了!”

马斌哈哈大笑道:“这个不急!也急不得!目前我们虽然借助曹操击退了各路诸侯的围攻,但是你们也看到了,曹操哪里是省油的灯,他现在也有三州之地,原本是和袁绍的实力悬殊很大,现在已经要超过袁绍,直逼本王了!而且曹操此人很不简单,他麾下猛将谋士如云,我们迟早要和他有一仗要打!”

孟达略思之后:“目前曹操正在扬州一带猛攻袁术,如果在这个时候袁绍渡过河水,从他背后给他一刀的话,那岂不是?”

马斌望了望郭嘉,郭嘉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众将面面相觑。

郭嘉道:“孟兄说得十分有道理,不过目前曹操并没有把所有的兵力集中在扬州一带,在许昌,他驻扎了不少的人马,由此看来,他还是留了一手的!不过如果袁绍真的出兵攻打曹操的后方的话,对主公来说则是个大好的消息,袁术能不能被曹操一口气灭掉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如果袁绍和曹操先打了起来,主公拿下荆州就更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法正道:“目前江东之地也是快肥肉!先到先得,所以在下以为可以兵分三路,有一路直接打向江东……”

面对法正这样大胆的提法,众人又是震惊,他年纪虽然不大,但是说的头头是道,马斌不得不仔细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