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的演讲得到了参众两院的普遍欢迎,议员们完全同意总统的观点。会议中的财政问题引起了议员们的激烈争论,根据总统的要求,财政部长向大会进行了汇报,议员们对这个报告不置可否,只是共同指责了军队的问题。议员们把军事领域的花费和军队的作为相比较后,得出常了备军是国家负担的结论。华盛顿只是授权财政部筹措贷款,却并没有到财政部听取关于贷款使用的细致汇报。弗吉尼亚州代表率先对财政部进行了反对,他们希望对此事进行细致的调查。汉密尔顿也因此向国会递交了所有的资料,但直到国会闭幕,很多人都依然抓着财政部的问题不放。华盛顿自己从来都不会参与党派之争,这便使他掌握了一些主动权。1793年2月22日是华盛顿的生日,国会决定休会半天,以方便议员们向总统表达表达友情。这项建议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对,他们感觉这是在树立个人形象,照此下去会有损自由。华盛顿十分在意民众对他的评价,所以也不同意大家为他过生日。早在第一次就职总统的时候,杰斐逊就对他进行过指责,说他在有意效仿西欧宫廷的礼仪。

总统第二次就职仪式就快举行了,华盛顿因此召开了有关部门的会议,征求大家对就职仪式的意见。各部部长就总统就职一事进行了讨论,最终确定3月4日,在参议院会议厅举行总统就职仪式,同时还简化了很多程序。

这时候的法国白色恐怖仍在进行着,大家在无休止的打杀中度过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大屠杀先从二百多名牧师身上下了手,接着便是犯罪嫌疑人。因为这些牧师回绝宣读政府颁布的誓词,所以便遭到了杀害。这种事情的出现让杰斐逊感到十分悲痛,同时,杰斐逊还十分担心此事会让法国的雅各宾派失去名誉。在他看来,雅各宾派是共和宪政的支持者,但随后他又发现,假如按照当前的局势继续下去,雅各宾派可能会对君主进行复辟。从实事上看,雅各宾派在没有进行任何审讯程序的情形下,斩杀了很多所谓“罪孽深重”的人。杰斐逊因为这些人的被杀而深感悲痛,进行革命需要依靠人民的力量,但千万不能过于盲目。为了自由,很多人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场革命必将决定大家的命运。但是杰斐逊自己不愿意再看到流血死亡的事件出现。

对于这个问题,华盛顿的观点和杰斐逊的不是很一致。他冷静地对法国革命的发展动态进行着观察。10月23日,莫里斯给华盛顿写了一封信,向他叙述了法王路易十六被斩首的经过,意在引起华盛顿的怜悯和同情。莫里斯非常希望法国人民能够得到幸福,但是在当前的恐怖环境里,恐怕每个人都无法安睡。因此,他希望能够有一个英明的政府,把所有奸佞之徒都统统清除干净。

法国的大革命震荡了整个世界,数月后,有消息传来说法国准备和大不列颠进行战争,这让部分美国人高兴不已。美国人正在筹划着该为他们的盟友们提供什么样的协助,很多人的情绪都很激动,主张美国立刻参战。令人欣慰的是,这种冲动只不过是一时的现象,华盛顿有效地将这种危险倾向遏制住了。华盛顿在弗农山庄的时候听说了这一消息,因此,他马上便写信给杰斐逊,让他采取严厉的措施来禁止美国民众参与到这件事情中去。同时,华盛顿还让国会对外宣布美国在这件事情里严守中立。1794年4月19日,才刚赶回到费城的华盛顿立即主持召开了内阁会议,探讨在当前情形下美国应该怎么办的问题。会上决定,严禁美国公民在公海上从事对任何一方的敌对行动;警告美国公民,不得向战争双方违法贩运任何军事物资;不得采取有损与战争国友好相处的行为。直到现在,还没有人对华盛顿的这一决定进行反对。假如参战的话,由于国力不足,美国必将会受到损失。

虽然这样,这一决定和一些民众的心情还是不合的,出于对华盛顿的钦佩,他们普遍保持了克制的态度。华盛顿也意识到了自己与政府、民众的意愿不合,但是他却依然严守着中立的政策。因此,他决定不管个人的威望损失有多大,都坚持维护中立的政策。法兰西共和国不久便任命埃德蒙·夏尔·热内为驻美公使,全力争取到了美国政府的支持。热内为人热情奔放,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君主制被推翻后,他加入了人民党,变成了一位十分狂热的革命者,是雅各宾俱乐部内的主要活跃分子。莫里斯写信对杰斐逊说,热内此次前往美国的重要任务便是在美国招募300名志愿担任军职的将领。法国人认为,有了他们的支持,本国对大不列颠的战争便可以获得成功。热内的行动很快便验证了这一情报是准确的,热内于1794年4月8日在南卡罗莱纳的查尔斯顿上了岸,很快就乘船去了百英里外的港市。热内的用意已经十分明显。热内没有考虑大使应当遵循的礼仪程序,便不顾自己的身份直接去鼓动美国民众进行参战。来到了港市后,他鼓动美国海军从该港出发,去对大不列颠和西印度群岛之间的贸易来往进行破坏。

直到4月的下旬,热内才动身赶往了费城。报纸跟踪报道了他在美国的活动和民众对他表示欢迎的情况,并且还发表了热内的演讲。英法战争在美国的影响很大,美利坚合众国的自由民主精神被焕发了起来。从波士顿到查尔斯顿,所有报纸的每个字里都体现着自由的精神。杰斐逊对热内的评价也非常高,认为他的来到会极大地促进两国关系的发展。汉密尔顿对此抱有不同的意见,他感觉热内不像是一位大使,倒更像是法国政府的一名说客。汉密尔顿坦率地告诫大家,他感觉热内此次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把美国也拉入到英法战争中去。热内于5月16日抵达了费城,以前他在查尔斯顿的行为引起了大不列颠驻美大使的强烈不满,大不列颠大使哈蒙德向美国政府提出了强烈的抗议,但这却分毫不影响民众对热内的喜爱。市民们由衷地对热内的到来表示欢迎,他们自愿组成了庞大的欢迎队伍,聚集在格雷斯渡口等候热内。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热内这次并没有大张旗鼓地露面,而是乘着小艇悄悄地抵达了费城。

7月初,华盛顿庄园的管理人去世了,华盛也因此返回了弗农山庄。在弗农山庄逗留的期间,法国战船俘获了大不列颠商船“小萨拉”号,然后又将此船拖到了费城。他们不但处理了英国人,还对该船进行了改造,重新配置了120名船员。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美国政府的法令,国务院马上就此事对热内提出了抗议,热内却并没有理睬。该船改装后着手远航,宾州州长米夫林规劝热内暂且中止这一安排,所有事情等到华盛顿回来后再说,不然的话,他将用武力阻止该船离港。热内十分懊恼,他感觉美国人不够朋友。他对米夫林表示,华盛顿总统不经过国会的批准便无权下达命令。

不只这样,热内还声称要把此事交给美国全民进行公决,假如宾州胆敢以武力阻止该船出港的话,他将同时动用武力。米夫林感到十分气愤,便马上把这一事件告诉了内阁。事件到了非要杰斐逊出面进行解决的地步了,他重申了华盛顿做出的严守中立的指示,要求热内马上放弃该项行动。热内感到十分不满,于是便发表了一气的抗议声明。热内发完火后,杰斐逊便向他进行解释,他给热内讲了政府是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的职能机构,各个部门全部都有对应的权力来做决定,而不会受到其他部门的制约。这是美国的特殊政治制度,同时,杰斐逊还告诉热内,即便是召开国会,国会也不会因此对应由华盛顿总统作决定的事情进行干预。热内惊异地问国会还是不是最高权力机关,杰斐逊的回答是否定的。杰斐逊最后告诉勒热内,假如打算令此事快速解决的话,唯一的办法就是取决于总统的态度。

直到此时,热内才发现原来自己对于美国宪法一窍不通。杰斐逊此时再次建议“小萨拉”应该扣押在港,等候总统回来。热内告诉杰斐逊说,该船现在费城南部装货,他无法做出担保,但从他的态度上看,杰斐逊认为该船在一时间还不会出海。这样,杰斐逊便返回了政府大楼,同时他命令米夫林对那艘船进行严格的看管,一旦发现什么动静,要立即向他汇报。诺克斯信和汉密尔顿信不过热内,他们提议在罗德岛上派一个炮兵连,假如该船逃走的话,那就立即将其炸沉。但是杰斐逊却并没有同意此项提议。

7月11日,华盛顿返回了费城。杰斐逊马上向他报告了“小萨拉”事件的经过,华盛顿听说后感到十分生气,他当即表明不能让法国公使这样蔑视美国的法律。同时,华盛顿还声明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政治事件,假如处理不当的话,很有可能会在国际上造成十分不好的影响。不过还好有已经得到了法国公使的保证,如果没有总统的决定,此船就绝不会离开美国。次日,华盛顿主持召开了内阁会议,会议决定对停留在美国海港内的法国船进行扣押。国务院把决定通知给了热内,不曾想热内竟然公然对美国政府的决定表示对抗,私自起锚开航了。华盛顿看到总统的权威已经受到了挑战,并且很多群众还站在了敌军的那一边,感到十分恼火,他的精神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