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在给既是战友又是兄弟的纽约州州长克林顿的信里写道:“在气候、季节适宜的时候,我将会十分愿意收到您送我的枞树和各种您认为奇妙的植物,现在我正在改善住宅周围的环境。”同时他还麻烦克林顿去关心一下骑士吕内泽从法国寄出的葡萄树苗,看树苗是否已经抵达了纽约港,他十分喜欢坐在自家的无花果树和葡萄架下,享受着乡村田园生活的乐趣。这段时间里华盛顿总是在忙着整理园林。1月10日,来自于英国的山楂已经结满了浆果;1月20日,对周围的小松树林进行了整理……从他的日记里面,这些记载都可以看到。2月,开始在花园四周栽插常春藤;3月,种植了铁杉树;4月,在花园大门北面蔷薇花的四周播种了冬青树籽儿,在草坪上撒成了半圆形……在进行农事劳动的时候,华盛顿还琢磨出了一种栽植冬青的办法,即尽量多地把冬青树覆盖到整理过的地面上,这不但能够帮助别的花草御寒,并且还会为四季常青的冬青带来勃勃的生机。

华盛顿幻想着能过上一种基本不受外界干扰的安静生活,并且希望能够在安静的生活当中享受到乐趣。但是这一夙愿却很难实现。因为他经常要亲自去答复许多毫无意义的信,满桌子的邮件对他的清静和悠闲造成了干扰,读信回信成为了他难以解脱的负担。对此,华盛顿感到甚为苦恼。好像生活要有意对素以耐心著称的华盛顿进行考验似的,弗朗西斯·霍普金斯又在华盛顿的生活空间里加上了一码。他代表帕恩写信,要求为华盛顿画像。华盛顿不得不“完全听从于他的指挥,就像一尊泥塑木雕一般坐在那里”。

没过多久,法国雕塑家霍顿应杰斐逊先生与富兰克林博士之邀,千里迢迢来到了弗农山庄,开始为华盛顿塑像。通过对华盛顿所进行的细微观察,他在两周的时间内便完成了华盛顿的原型创作,然后他便带着原型回到了巴黎。用这个原型,霍顿完成了一尊十分逼真的华盛顿雕像作品。现在,这尊雕像依然在弗吉尼亚里士满州的议会大楼里面陈列着。

除去外面的那些打扰之外,华盛顿的生活基本上还是田园式的。他每天都在从事劳动,时常会骑马在波托马克河畔进行巡查,这些都被十分明确地记载到了他每天的日记当中。多戈小河、穆勒泽湿地、奈克种植园还有这些地方种植的桉树、榆树、酸苹果树及山植树经常都会在他的日记里面出现,向人们展示出了一副美丽的田园美景图,弗农山庄也便成为了一首令他精神得到安慰的田园诗。直到现在,弗农山庄依然还为我们保存着当年华盛顿亲手绘制的庭院规划图。尽管此时山庄早已是面目全非,草地荒芜,但是那些由他亲手种植的树木却依然郁郁葱葱,从中我们还能够感受得到华盛顿当年劳动的踪影。另外,当时华盛顿还有其他的4个农场,共计3260亩。每个农场中都设有膳房、粮仓以及用来给监管人员和黑人住的房子。他亲自绘制了庄园示意图,对那些农场全部都进行了规划并且分开编了号,他对于每一块土地的情形都了如指掌。此外,华盛顿还有一片几百英亩的优质林场和多匹良马。仅4个农场就有驮马54匹,骡子317头,另外还有许多菜牛和成群的猪羊。

对于自己因为公务缠身而远离农事这一状况,华盛顿感觉到非常着急。他向著名的农业专家阿瑟·扬写信进行请教,并对阿瑟·扬的协助表示了感谢。阿瑟·扬不只寄给他各类种子,还协助他对农场进行规划,改进了耕种的方法,并且还给了他很多有关于农业经济等方面的建议,这使得华盛顿在重操旧业后有了新的经验。工作之余,华盛顿还阅读了许多有关园艺、家畜方面的书籍,誊抄了很多相关的论文。华盛顿十分精心地管理着自己的家产,监工或是下人的不良行为都休想逃过他的眼睛。他制定的计划严密而又准确,一旦决定了就要严格执行。

由于参战争前他把个人的猎犬送给了别人,猎狗棚也被拆除了,所以在他刚回到弗农山庄的时候,养犬狩猎的想法一时无法实现。后来,拉菲特和其他的几个将领从法国给他带回来了几条猎犬。这些猎犬显然不如他想像的那样敏捷强健,即便是在多次狩猎活动之后也没有得到更多的提高,这或许是因为几年来的田园生活已经令华盛顿变得越来越懈怠了,也有可能是他的体力不如从前了。我们可以在他的日记中观察到这一些。他在写给乔治·威廉·费尔法克斯信里说道:“尽管我毫无嫉妒之意,但是您对您现在的生活方式和居住条件的描绘,实在是太令人神往了,我要尽快变得像您那样,得以享受那安静与闲适的乡野生活,并以此来打发我的余生。

尽管华盛顿已经在田园隐居了下来,但他还是经常不断地在关心着国家大事,而且一如既往地在继续发挥着自己那强有力的影响。在这段时间里,华盛顿从一位军事家成功地变成了一位政治家。他在信里给国会提了很多建议,有些已经被国会采纳了。通过反复的商议,国会最终决定在费城举行制宪大会,由各州选派代表参加。弗吉尼亚州一致推选华盛顿为代表团团长,华盛顿曾经一度拒绝接受这一职务,因为他怕有人会说自己说话不算数,声明退出以后又在民众事务当中出头露面。不只这样,假如接受了这一职务,那就意味着自己必须要丢弃掉弗农山庄那悠闲的生活,这是华盛顿不愿意看到的。

当时,华盛顿还想要辞掉军人联谊会主席这一职务。但是这些全都是徒劳的,他的威望和见识已经不容自己进行推辞,人民的期望早已重重地压在了他的肩膀上。就当华盛顿犹豫不决的时候,出现了两件事情,这两件事促使华盛顿做出了最后的抉择。这两件事情分别是马萨诸塞州的叛乱和制宪大会里一些君主制的拥护者的活动。他不想看到美国乱成这个样子,感到自己有义务使国家走向正轨。在此情形下,华盛顿应允了出任代表团团长。为了能够很好地完成使命,华盛顿阅读了许多相关的政治书籍。在制宪大会开幕之前,华盛顿得知政府已经挫败了马萨诸塞州的军事叛乱,为首的人已经逃到了加拿大。

1787年5月9日,华盛顿从弗农山庄出发前往费城,于13日抵达了切斯特。在那里他见到了米夫林和诺斯特两位上将,并且还会见了此处的军政要员。直到5月5日,代表们才不断地抵达费城。没隔多久,各州的代表便选出了制宪大会主席团,华盛顿被选为主席。会议开始后,一些代表关于成立新政府的建议很快便被提交给了大会审议。会议还为每个代表都准备了一份建议汇编,并且还要求代表们要对此汇编严守机密。没想到的是,次日中午就有代表将汇编丢掉了。幸亏丢失的文件被米夫林上将找到了,然后又送交给了华盛顿,不然的话一定会造成极大的麻烦。当日的会议结束后,华盛顿便起身再次谈到了这件事情。他严厉地批评了那些不重视会议安全的代表,并且还说假如这件事情被泄漏出去的话,一定会引起民众的猜测,那样会议将会无法顺利进行。

本次会议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意义,由于议题众多,会议整整开了4个月。会议将全国那些思想睿智、品德高尚的有识之士都集中了起来,他们每天都要花费很多时间来对各项议案进行研究。华盛顿作为大会的主席,不便参加代表团的讨论,但是他过去的那些观点早就深入到了每一位代表的心中。经过全体与会者的共同努力,第一部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草案被制定了出来,并且这部宪法一直被沿用到了至今,其间只进行过少量的修正。代表们都庄重地在第一部宪法上面签了字,签字的时候,富兰克林博士感到十分激动,以至于拿笔的手都在不断的抖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