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依旧把司令部设在了纽温莎。就在不久前他收到了情报,说敌军正大肆在哈得逊河对岸进行屯兵,因此,他立即令康涅狄格支队迅速向那个地区前进。华盛顿在卡洛顿河这道天然屏障处设立了哨所,用以帮助远在北面的军队勘察敌情。英军的大部分征粮队都是由德兰西上校率领的亲英分子组成的,他们的大本营在莫里察尼亚,他们常常去对周围的村镇进行骚扰,因此,他们也便落下了亲英派徒匪的骂名。现在这伙匪徒妄图袭击美军在卡洛顿河上的这个哨所,这个哨所的指挥官是由格林上校充当的。格林是一名十分出色的指挥官,他曾得到过华盛顿的高度赞扬。在这次攻击中英军采取了和进攻“杨格的房子”一样的方式,他们同样是利用夜色的掩护去的,当时总共有300多名英军加入了这次行动。黎明时分,他们通过卡洛顿河后,对美军住的农舍进行了突袭。起先他们把格林上校与弗拉格少校住的地方包围了起来,在听到了枪声之后,弗拉格少校立即便拿起了手枪,但还没等到他迈出房屋,他的脑袋就被敌人的子弹射穿了。格林上校虽然进行了拼死的抵抗,但最终也因为寡不敌众而被杀害了。此外,美军的40多名士兵都被英军杀害了,还有几个人被俘。

匪徒们残忍地把这块很富饶的土地弄成了屠宰场,在以前的战争中美国的爱国志士和他们的同胞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残忍的杀戮。但在华盛顿派出的援军还没有到来前,这帮匪徒就离开了。格林上校在牺牲时年仅44岁,他不但是独立战争中的忠诚战士,还是一位集风度与力量于一身的男子汉。格林上将在他的一生中,参加了很多次对英军的斗争,并且取得了令人骄傲的战绩。在每一次战斗取得胜利后,格林上校总是善待对手,可是现在,亲英分子就像对待动物一样把他残忍地杀害了。总司令在随后得知了格林上校被惨杀的状况后表示非常的悲痛,在第二天,格林上校的遗体被送到了司令部进行厚葬。

悲痛之后,华盛顿又想起了另外的一个问题,巴斯特伯爵被法国的一艘护卫舰带着将要抵达波士顿。他刚年满60,并且拥有着非常丰富的战斗经验,这次他是奉法王的命令前来对帝国的海军进行指挥的。同时巴斯特也带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格拉斯正带领着20艘配有陆军军舰的队伍向美国赶来,据估计将会在8月份抵达。

5月22日,罗尚博遵法王的命令前去和华盛顿见面,华盛顿在会谈中制定了一个非常明确的共同作战计划。此次行动是在法国舰队被封锁在海上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只能依靠陆军。其实他们可以对纽约进行有效的进攻,因为在纽约的守军中的半数都已经被派往了南方,所以他们完全有把握从剩余的敌人中将这一要地与附属地盘夺回来。即便无法将纽约攻打下来,这次战役仍会迫使敌军从南方调回部分兵力。因此,两人便一致决定,法军舰队即刻便从新港撤回,在哈德逊河岸与美军会师,会师后,双方迅速向纽约进发。除此之外,他们还打算请格拉斯的舰队前来进行协助攻击。罗尚博派出一艘军舰去与格拉斯见面,同时,华盛顿也写信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新泽西州与新英格兰州的州长,命令他们迅速把军队补齐,并按预定份额准备好粮草。虽然华盛顿想尽办法去征集军队,但是他们在皮克斯基尔结集的战斗力还是没有达到5000人。即使各州也已经按照约定给军队送来了粮草,但却仍然不够。在整个独立战争中,各州政府常常向军队空许诺言,此种情况严重地束缚了华盛顿的行动。

此时罗尚博率领的法军已经到达了康涅狄格州,并且正在赶往纽约的路上。同时,华盛顿也打算采用猛烈的军事进攻。纽约的一部分守军已经被派到新泽西去征集粮草了,所以华盛顿决定趁这个机会采取行动。这次行动,华盛顿准备要达到两个目标:一是对设在纽约岛北面的英军防御工事进行袭击;二则是将流亡在莫利桑尼亚的德兰西分队进行俘虏或者摧毁。根据华盛顿的命令,林肯率军在水路攻打了英军的哨所,而洛奇则率领自己的兵团与康涅狄格军队一起干掉了德兰西分队。两支军队在7月3日同时出发,华盛顿准备将敌人打个措手不及。

若林肯不能顺利地拿下哨所,华盛顿则打算亲自率军在杜伊维尔河的上游登陆,随后行军到金门大桥周围隐藏起来,直到德兰西流亡者与洛奇分队进行开战时,他才把军队拿出来。华盛顿在派出两支军队的同时,还写了一封信给克林顿州长,告诉他有关美军的行动。在信里面,他说若自己的运气足够的好的话,这次战斗应该可以取得胜利。华盛顿则认为,除非有数量很多的美援军从天而降,否则敌人是不会认输的。为此,华盛顿还要求在他的行动成功后,克林顿州长要赶快率民兵前来进行支援,不要有片刻的耽误。克林顿州长觉得这个命令非常适合自己的胃口,因为他现在正在因为没有仗打而感到着急。

华盛顿的计划正在很有秩序的实施着。林肯将军将在7月1日率军从在皮克斯基尔周围的营地出发,乘着夜色的掩护,偷偷进入了塔潘海,在天亮时,他们成功地登陆了并隐藏了起来。同时,洛奇也正好从康涅狄格州赶了过来。一天后,华盛顿也率主力军开始了行动,他们到卡洛顿大桥附近时休息了一会儿,随后便不停地走了一个晚上,直到在离金门大桥很近的瓦伦丁山才停了下来。林肯在7月2日凌晨离开了隐藏的小树林,到了李要塞,因为他可以很方便地从那里对上面的华盛顿堡进行侦察。但令他惊奇的是,有一支英军军队和一艘军舰在华盛顿堡附近。

事后他才知道,是英军派去新泽西的军队已经回来了,他们现在正处于严格的警戒状态下,所以偷袭敌军要塞这个计划便要宣告失败了。而现在,林肯考虑的则是怎样帮洛奇实现他的战略意图。在7月3日拂晓林肯率军登陆到了杜伊维尔河上游,并且占领了以前放弃的已经独立了的要塞。由于此时,他们被敌人的一支搜索队发现了,所以双方也进行了小规模的交火。在听到枪声时,洛奇刚刚率领军队到达伊斯特切斯特,他的军队在长途奔袭下显得疲惫不堪,除此之外,他还想到了林肯行踪的暴露,于是便立刻将袭击德兰西支队的这个计划放弃了。英军也在意识到了危险之后,快速地撤回到了哈莱姆河东岸。

由于两个目标全都没有实现,华盛顿感到非常失望,在无奈之下,他只好让士兵去对敌人现在的防御状况进行了侦查。当天下午,华盛顿率军回到了瓦伦丁山,并且在第二天赶回了多布斯渡口。7月6日,华盛顿与罗尚博所率军队进行了会合,随后他们便合驻在了多布斯。这个多布斯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地方,有着生机盎然的小山,从山上抬眼望去,下面是一片广阔的景色。山谷中绿树成荫,溪水也是清澈见底。在格林伯格山上的法军营地也展现出了华丽的景观,有很多年轻军官前来采集野花去装点他们的帐篷。这些年轻军官非常喜爱华盛顿,他也就成了这些有着野花的帐篷里的常客。虽说华盛顿看起来十分严肃,但他与年轻人在一起时,却并不会让年轻人感到拘束。也就是与这些年轻人一起,华盛顿制定出了有关于特伦敦与西点这两个战役的作战计划。由于法美联军的关系十分和谐,所以两军的指挥官也经常在一起欢聚,而大谷仓也就成了他们喜爱的宴会厅。即使言语不通,但优雅的年轻法官还是赢得了很多乡村少女的好感。这样的日子在残酷的战争氛围中并不多,军官们这样忙里偷闲的行为也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了很多动人的回忆。

康华利想在英军援兵到来之后把拉菲特赶出里士满。侯爵十分清楚自己处在劣势的境地,因此,他在一听到康华利军队渡过詹姆斯河后就开始进行撤退。侯爵只希望与康华利进行小型的交战,而并不想和他进行决战。拉菲特希望率军前去同韦恩会师,但是康华利还是在后面一直追击,一直追到位于上游的汉诺佛县。在追击途中,沿途的仓库被康华利顺便捣毁了。但康华利明显是把侯爵的能力低估了,拉菲特不但行动敏捷,并且还可以抓住进行反击的机会。在不久后康华利就发现他已经无法追上侯爵了,同时也无法阻止侯爵与韦恩军队的会师,于是他便把目光转到了别的地方。格林将军当初在撤退的时候把所有的马匹都藏了起来,并多次强调这样做的重要性,但是弗吉尼亚人却并没有重视他的话,只是直到现在他们才开始意识到由于自己一时的疏忽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弗吉尼亚是一个良种马的产地,并且每一个贵族的家里都有很多好马,这就将为康华利的骑兵提供很好的条件,也就是在行进的途中,他的骑兵队都换上了一流的马匹,据说,特别是塔莱顿的骑兵,他们全部都换上了那里的赛马。拉菲特在听到这个情报后感到十分痛心,因为英军有了这样行动敏捷的骑兵队伍,就可谓是如虎添翼。

为了安全,弗吉尼亚州议会把政府的所在地搬到了夏洛茨维尔。康华利为了逼迫议会就范,命令塔莱顿率骑兵连夜赶到了夏洛茨维尔。塔莱顿在前往夏洛茨维尔的路上,摧毁了敌军的一个运输队,并且还缴获了大批的武器与衣物。此外,他还出其不意地在沃尔克博士家中逮捕了几个知名人士。但由于他在这次前进中的动作太大,有人在他们之前就把消息告诉给了州议会。塔莱顿在渡过了里万纳河后,又把当地的一支民间武装摧毁了,随后他就迅速地进入了夏洛茨维尔,妄图将全体议员都抓住,可是到最后还是只抓住了7位,而其他人则趁机全部逃走了。见此情形,他又派人前往了蒙提西洛,希望可以出其不意地把州长杰斐逊抓住,但却依旧没有成功。在塔莱顿放火烧毁夏洛茨维尔的所有政府仓库后,他率军继续挺进了里万纳河,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能够帮助西姆科军队将美军的要塞拿下。当时,500名弗吉尼亚的正规军正被施托伊本男爵率领着与数量不多的民兵共同驻扎在那里。在听说了塔莱顿即将进攻要塞后,男爵立刻命令士兵做好了战斗准备。

韦恩带领着900多宾州士兵过来对拉菲特进行了支援,在两军会师后,拉菲特不再躲避,转而向敌人展开了大胆且又猛烈的进攻。拉菲特想赶在康华利之前占据阿尔伯马里县政府这个存放了大量军需物资的地方,所以他率军队连夜顺着公路进行了紧急行军,因为他不能让这些军需物资落入英军手中。拉菲特在县政府门前布下了重兵,以此来对前进的敌人进行阻止。在不久后施托伊本男爵也率军与拉菲特进行了会合。康华利在很快知道了这个消息后,觉得如果自己前往阿尔伯马里的县政府大院,肯定会吃亏,所以康华利率军转向了弗吉尼亚南部作战,首先是里士满,接着又到了威廉斯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