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份时,卡尔顿作为英军指挥官,率领30只舰船扬帆南下,随他一起南下的还有一些小划艇和二十几艘炮舰。炮艇上的炮手都是职业炮兵,还有700多名水手,在海军上校普林格尔的指挥下紧随卡尔顿的船只行进。而卡尔顿洋洋得意地坐镇旗舰,对这次远征,他显得踌躇满志。他命令舰队来回游弋在香普兰湖上,到处搜寻美军舰船。而阿诺德极不愿意让自己的舰队正面接触英军,于是把船只掩藏了起来。

11日凌晨,英舰顺着坎伯兰海行进到瓦尔库尔岛之时,英军发现了美军舰队。阿诺德为了避免被敌人包围,立刻命令舰队一字排开。英军发动进攻后,由于逆风,大型战舰根本不能驶入海峡,而阿诺德正好利用这个自然优势,对英军小舰船采取了集中突破的措施发动进攻。12点时,两支舰队开始了激烈的碰撞。等到英军炮舰接近后,阿诺德立刻命令舰队向后撤退。1点的时候,整个英国炮艇进入海峡,暴露在了美队的攻击范围之内。美军发现被敌军几面夹击后,反而显得镇定而又英勇,他们竭尽全力想要撕开一道口子,从敌人的包围圈突围出去。

战争持续到了晚上,因为环境因素,可以供舰船进行回旋的余地简直微乎其微,所以,双方军队的损伤都非常严重。印第安人意图从岸上包抄美军,但这并没有给美军带来太大的损失,只是他们鬼哭狼嚎的喊叫声,在夜晚当中久久回荡,萦绕在上空,显得阴森恐怖,给战斗增添了一抹恐怖的色彩。直到夜幕降临,双方军队仍旧无法分出胜负。卡尔顿和普林格尔商议后,命令英舰牢牢围住了美军舰船,让美军无法伺机逃跑。在这样严峻的情势下,卡尔顿仍然相信,他率领的大型舰船之所以无法参战,完全是因为风向的影响,只要风向能够改变,那么,他肯定可以掌握战争的主动权,让美军彻底溃败。

这次战斗,美军损伤得十分严重,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双方兵力悬殊,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美军舰船的落后。阿诺德综合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后,最终决定趁着蒙蒙夜色撤退。当时强劲的北风在呼呼地刮着,湖面上被吹起了阵阵涟漪,阿诺德下令在每艘船的船尾悬挂起一盏小灯,而后借助微弱的灯光从英军舰船的包围圈中悄无声息地撤离。当晚阿诺德和他的军队得以顺利逃脱,而后他把全部船只都停泊在了斯凯勒岛进行修理。后来由于风向改变,美军的行军速度下降得厉害。

第二天,当清晨悄然来临的时候,英国舰队迅速追赶已经逃掉的阿诺德,而阿诺德发现后,命令先让伤势不重的舰船行进,而让受伤严重的船只拖住英军舰船。于是,英美军队展开了一场竞赛,主要是对彼此之间的速度和耐力进行较量。英舰赶上阿诺德之时,他已经到了皇冠角。英舰立刻向阿诺德率领的美舰发起了猛烈攻击,全部遭到毁灭的是那几艘落在后面的船只,有三分之一的船员也在这次攻击中壮烈牺牲。虽然阿诺德的军队因为和英军人数上的差别而显得寡不敌众,但他坚决不能允许自己军队的船只和船员落在敌军手中,于是他决定坐小艇逃走,并把剩余的船只化为灰烬。阿诺德眼睁睁地看着“大陆会议”号陷入了火海之中,这才弃船登岸。

阿诺德率领受伤的部下,仓皇地穿越了森林,历尽千难万险才逃脱了印第安人的不懈追击,当晚终于赶到了皇冠角。这里停泊着其他的美国舰船。阿诺德考虑到英军很快就要追击而来,于是下令烧毁一切无法带走的东西,而后率领军队向第共德罗嘎奔去。11月12日,华盛顿率领军队渡过哈得逊河,到达斯托尼角,在下面的渡口那里,看到了停泊在远处的“菲尼克斯”号、“强悍”号和“雄狗”号舰船。美军除了留下一部分军队把守附近据点之外,其余军队都悄无声息地穿过斯特林驻守的山口。华盛顿因为担心华盛顿堡的安危,率领军队抄小道率先进军李堡。第二天清晨,他抵达了那里,结果令他意想不到而且失望的是,守在那里的格林将军丝毫没有撤退的意愿。格林完全凭借自己的意识行动,而马戈上校也固执得认为自己能够镇守住要塞。而华盛顿和这两个人的思想意识完全不同,他关心最多的是驻军的安全。在他看来,所有士兵都是自己的亲朋好友,他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送命。而当时,驻扎在多布斯渡口豪将军的军队也正在往这里赶。

豪将军的行动,是华盛顿所无法理解的,他认为豪将军不会率领全部军队来进攻这个要塞。因为要攻打这个要塞,没有必要动用英军的大队人马,只需要军中很小的一部分人马就绰绰有余了。他估计豪将军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可能还有其他目的,他认为,豪将军极有可能想乘此机会进攻南方。华盛顿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敌人的动机不用他去猜测也会自己暴露无遗,于是,他准备在这个地方多待一段时间,静观其变。同时,他为了随时迎接敌军的挑战,把军队分开部署在几个要塞里。华盛顿在哈得逊河流域的战争中,惨遭失败,那主要是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但是如今,在这片广阔的平原上,他深信,当战争再次爆发,谁胜谁败将难以定论,或许情况还会发生很大的逆转。但他依据自己的经验推测豪将军行动的意图,却是一个错误。12日晚,英军30多艘平底船安然无恙地通过了美军的防守,顺利到达了哈莱姆河,在美军丝毫没有戒备的情况下于安全地带登陆。

15日,豪将军为要求美军投降而发布命令,并说明,假如美军不投降,造成的后果将由美军负责,英军没有丝毫责任。马戈上校对豪将军的做法不屑一顾,他认为豪将军是在故意引人注意,甚至在危言耸听。他甚至向华盛顿保证一定能够守住要塞。但是,马戈上校被豪将军包围了,格林将军听到这一消息后,立刻派兵前往增援。而华盛顿得知这一情况后,在傍晚时分抵达李堡对战斗进行指挥。在途中,他碰到了正要赶回要塞的帕特南将军和格林将军,他们两位向华盛顿保证,军队士气很高,并且保证,能够完成防守任务。16日凌晨,马戈开始部署防御计划。援军的到来,使得他的兵力增加到3000人。

率领800名士兵驻守外线的是兰伯特·卡德瓦拉德上校,帕西勋爵率领的1600名士兵和他直接碰面。负责监视敌人动向的是罗林斯上校,他带领着另一部分军队,驻守在堡垒北面的一座山上,地势陡峭,可以俯瞰整个战场。而豪将军的计划是,兵分四路对美军同时发起攻击,从北面进攻的军队由克尼普豪森指挥,而克尼普豪森将军队分成两路,进行纵队进攻:其中一路是由以雇佣兵为主的先锋军队,由拉尔旅中和他的军队组成;另一路分别由两个轻步兵营和卫兵营组成,由马修准将指挥;第三路斯特林上校率领的第四十二团,他们将沿着哈莱姆河顺势而下,到美军左翼防线,直指纽约进行佯攻;第四路的英国兵和雇佣兵,由帕西勋爵指挥,为冲破美军右翼的战线防护而一路向南攻进。

中午时分,密密麻麻的枪炮声从山林中间响起。战斗全面展开后,克尼普豪森依据原先制定的方案,将军队分为两路前进。他这样做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爬到陡峭的科克山上去,但没有多久,他就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如今,他早已陷入了灌木丛中,这里草木茂密,行军很困难。在堡垒背面,马修将军乘坐着平底船,凭借炮火的掩护,强渡哈莱姆河。而巴克斯特率领的军队,把地形条件充分地利用了起来,甚至想出了形形色色的方法,做着顽强的抵抗,可是,尽管他们殊死拼搏,英军还是成功地冲破了道道防线,顺利登陆。巴克斯特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中英勇牺牲。他死后,他所率领的军队陷入困境,死伤无数的军队终究因为寡不敌众,被迫撤回到堡垒里面。而马修将军率领的轻步兵和卫队,为了切断卡德瓦拉德的军队而前行。

其实在这之前,卡德瓦拉德早已抵制住帕西勋爵的攻击了。后来,英军不仅如愿以偿地占领了美军的工事和制高点,而且还有将近200名的士兵成为了俘虏,这不仅是因为英军具有先进的武器装备,还因为他们具有成功的战略战术。在这双重的包围下,迫使卡德瓦拉德撒出堡垒。对于帕西勋爵的穷追不舍,卡德瓦拉德进行了顽强的抵抗,最终把帕西勋爵打了回去。而堡垒北侧所进行的防守战打得也是十分顽强,可惜的是,到了最后关头,还是没有抵御住敌军的攻击,功亏一篑了,阵地也没有被守住。罗林斯曾在马里兰步兵军队的支持下,阻止黑森兵的进攻,结果取得了胜利。最后,英军借助拉尔上校的突然袭击,获得了战争的主动权,终于把罗林斯赶到了据点以外。与此同时,克尼普豪森也从茂密的灌木丛中艰难地走了出来,来到了要塞。随即,他们便派遣人员送信给美队,再次命令他们弃械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