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将军的信里,华盛顿获悉了英军将领亨利·克林顿爵士率领军队南下的真正目的。之前,亨利爵士多次行动均被李将军打败,此次南下引起了很多人的猜测和不解。当亨利爵士着手对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发起猛攻之时,李将军再次率军赶到。经过一年的努力,查尔斯顿的很多地方都建起了工事,约翰逊堡也是其中之一,此堡由盖兹登上校带领的队伍守备,它扼守住了出入海的通道。此外,在距离该堡不远的沙利文岛上,另建了一座坚固的工事。

李将军用兵如神是尽人皆知的,他的到来受到了查尔斯顿老百姓的热情欢迎,大家都想领略一下这一优秀将领的风采。李将军刚到查尔斯顿之时,发现这里完全没有防备设施,不过他很庆幸英队没有来攻占此处,而是前去攻占了沙利文岛的堡垒。有李将军在,英队错失了此次攻城的机会。

亨利爵士指挥的2000多名陆军和600多名海军,多次打算从布里奇河通过,但全部都被汤普森上校指挥的队伍打了回去,无功而返。南北卡罗莱纳的战士在战斗中表现出了良好的作战素质,这让李将军很吃惊。战争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双方各有损伤,但英队损失更为严重,他们的船被严重撞伤,残余的队伍狼狈逃走。

很快,亨利爵士再次指挥队伍进攻沙利文岛,结果又遭到了失败。望着残兵败将以及伤痕累累的炮舰,亨利爵士完全放弃了攻占要塞的念头。在临走前,亨利指示把带不走的东西全部烧掉,没有来得及损坏的东西则成了美队的战利品。攻占查尔斯顿失败后,英舰再次驶入了茫茫大海。此次战斗打得十分激烈,美队一共死伤35人。沙利文岛上的守备队伍由于表现英勇,得到了大陆会议的嘉奖。

此次战役结束后,李将军写信给华盛顿,希望他能够给自己配备1000名骑兵。假如有了这1000名骑兵,他保证可以确保南方各殖民地州的安全。信中还说,假如不是英队行动迟缓,他们肯定是会丢掉查尔斯顿的。

由李将军传递过来的胜利喜讯来得正是时候,它极大地鼓舞了纽约州军民的抗敌勇气。随即,华盛顿写了一封信给菲利普·约翰·斯凯勒,将这一喜讯告诉了他。7月30日,华盛顿向整个部队宣布了这一消息,他想借此提高整个部队的抗敌决心。在通报快要结束之时,华盛顿向当地守备队伍说:“假如不能使每个人都充满战斗勇气,就不会洗刷我们多少年来所受的羞辱。面对强大的敌军,我们必须要坚定这样的决心——要么征服、要么死亡。”华盛顿的这番演讲,吹响了美队发起进攻的号角。

7月底,英国的炮舰载着来自黑森和苏格兰高地的援军在斯塔藤岛登陆。不久在查尔斯顿打了败仗的亨利爵士立即向纽约靠拢,与他们同时来到的还有康华利勋爵带领的3000人马。同时,在米夫林的指挥下,阻塞帕特南航道的安排也在进行,他们把4艘船和一大批体积巨大的原木用铁链捆住,沉入了华盛顿堡前面的水域。

战斗开始打响,美队的6艘大型划艇对英队的“菲尼克斯’号、“玫瑰”号发起了进攻,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敌方战舰多处被打穿,但美方自身也遭到了重创。此次战斗,美队这支小舰队上的官兵表现出了大无畏的战斗精神,全舰队共有2人死亡,14人受伤。此次战斗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哈德逊河上还飘荡着英雄们那英雄气概。

当时围攻纽约的敌军多达3万多人,而美队只有1.7万人,后来又增至2万人。尽管美队人数有了提高,但物资装备却依然很差。更让人担心的是,这支队伍中很多人都得了病。

美军中的地方偏见和相互妒嫉越来越严重,华盛顿感觉到十分忧心。因此他发布了一道命令,要求全部的将领和战士必须要认真思考一下这样下去的后果,要精诚团结,树立起国家至上、民族至上的观念,加强合作,尽快打退敌军的进攻。在当前的形势下,各个殖民地只有团结一心,才能从困境中走出来。为了完成我们光荣而又艰巨的历史使命,每个人都要做出相应的牺牲,在这场为国家而战的战争中,容忍和信任是必不可少的。假如哪一位将领依然把自己留在妒嫉和偏见的沼泽里,他将会受到十分严厉的处罚,以至于被开除军籍。在联邦体制还没有完全建立完善的危急时刻,发布这样一道命令无疑是英明的。接着,华盛顿又发布了另外一道指示:批准免除星期日的劳动,以方便人民参加礼拜。当然,那些关系到紧急军情的劳动是另外一回事情。随着战争的进行,美队战士中间还有一种不好的风气凸显了出来,很多人盲目地对着神灵宣誓。华盛顿得知这种情形后,马上责成将领前去进行调查,在华盛顿眼里,亵渎神灵的事情是必须要加以禁止的。

华盛顿在提高美队士气之时,还重视侦察敌军的动向。和美队战士的情形正好相反,英队不只占有数量上的优势,装备也十分先进,更值得注意的是,英军拥有一支强大的舰队。假如失去了这支舰队,英队的战斗力会下降一半多。华盛顿关注着英队舰艇的一举一动,他不想由于个人的疏忽而给敌军造成可乘之机。

英队着手在曼哈顿岛西侧登陆,与岛上原有的队伍会合,然后重新构筑了一条封锁线,把美队彻底围困在了里面。倚仗自身的优良物资,英国人有一些小瞧美队,他们似乎很快就忘了班克山那场战役。

华盛顿从默瑟的机动队伍里抽出了2000兵力,斯莫尔伍德上校的队伍也被快速武装了起来,等待接受和这2000人同样的指示。纽约州议会指示开始征召民兵,严加守备海岸和国王大桥,以免敌军偷袭登陆。至于其他的队伍则驻守在各自的据点,严加防备敌军的偷袭。很多正在干农活的农民被匆忙召走了,部分缺少武器的自耕农,则各自带着镰刀、铁锹和斧头上了战场。这支队伍引起了很多城市人的讽刺,他们没有想到正是这些人为纽约构筑起了铜墙铁壁。

不久前华盛顿就发布过指示,让乔治·克林顿将军领导哈德逊河西岸的队伍,现在他又紧急指示,让克林顿将军的战士赶往国王大桥,驻守大桥以北那建筑好的要塞。至此,华盛顿完成了大战之前的最后一项部署。为了不让敌军有可乘之机,他下令把那些不忠分子押往边远地区。当时的华盛顿夫人还在费城,如果有必要,可以将她送回弗农山庄。这是个危险的夏天,华盛顿是不会让她追随自己去冒险的。

根据可靠情报,英队已经于17日登船,只带了3天的干粮去了斯塔藤岛。同时,帕特南也来信汇报说英军舰艇的四分之一即将离去。华盛顿马上召开了军事会议,大家认真分析敌军下一步的行动安排是什么。不管英队要着手攻占哪里,华盛顿心里都清楚是到了进行决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