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候,门口出现了另外一个女员工,看到钱浅浅,她愣了一下,跟着便对她礼貌地点了点头。

“没事,痛经而已,躺下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那个叫苏怡的秘书捂着小腹,无力地摇了摇头。

“嗯,你也痛了一天了,在这里躺会儿吧,你手上的工作我替你做做完。”

“嗯,谢谢。”

那个秘书出去之后,苏怡才在沙发上躺下,表情看上去很不舒服。

钱浅浅看到她这副模样,痛经的滋味自然是不好受的,这一点她清楚得很,看到苏怡这个样子,她也有些感同身受。

也不去管刚才苏怡那莫名其妙的态度,走到饮水机旁,给她倒了杯水,在她身边蹲下,“先喝点热水吧,可能会舒服一些。”

苏怡看着面前递上来的热水,眼眸愣了片刻,才接过她的热水,冷冷地道了声:“谢谢。”

将热水喝完,她整个人看上去也舒服一些了,目光在这时候投向钱浅浅,眼底有些歉意,“对不起,刚才我太痛了,所以对你的态度......”

“呵呵,没事啦。”

钱浅浅有些随意地摆了摆手,她这个人本来就是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更何况,痛经下的女人脾气或许真的暴躁些吧,她可没空去计较这些

“不过......总裁可真是紧张你呢。”

苏怡看着钱浅浅,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让钱浅浅差点摔倒的话。

“啊?”

莫名的,苏怡就这样一句话,都会让钱浅浅的心跳开始胡乱地加速了起来。

但见苏怡躺在沙发上,看着钱浅浅轻笑了一声,道:“就是因为你在这里睡觉,总裁就不让任何人进来吵到你,你说紧张不紧张?”

钱浅浅被苏怡这句话给惊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心里也明白了为什么苏怡刚才对她的态度那么恶劣,说话的口气刻薄又讽刺,原来......是因为她在这里睡觉,而时镜他......不让任何人进来吵醒她?

眉头有些轻蹙,她竟然对时镜这样的举动再度茫然。

一个讽刺她不自量力又让她清醒点不要妄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人为什么又这般紧张她,紧张到如此霸道?

她只是在睡觉而已,却霸道到不让任何人进来打扰。

那她身上的那条被子,真的是时镜给她盖上去了?她睡着的时候,时镜来过却没有叫醒她?

事实上,她这一觉睡得真的很好很舒服,却不知道这样的舒服是用他的霸道换来的,而这样的霸道却让她原本已经清醒的心在此刻再度被打乱,乱得模糊不清,想要理,却发现越理越乱。

此时的钱浅浅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在面对这样一个情况,只是发现整个心都乱了。

眉头拧成一团,紧咬的下唇在不经意间泛出了一丝血腥,却浑然没有察觉。

“钱浅浅。”

就在这时候,时镜那霸道又目光无人的声音在休息室门口响起,也将发愣着的钱浅浅以及躺在沙发上的苏怡都拉回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