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只是在报纸新闻上看过他,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地跟他对话,他才感觉到时镜的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

即使他坐着一句话都不说,也能让人主动地匍匐在他的面前。

“对不起,总裁,我马上让人去重新修改方案,这一次,是我疏忽了。”

他没有在时镜面前替自己找任何的借口,他知道,再多的借口,在时镜面前都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胆颤心惊地等着时镜的回答,让他奇怪的是,时镜并没有多余的举动,只是唇角挂着一抹让他好奇的邪笑。

稍许,才见他薄唇微启,淡淡地吐出两个字,“不用。”

就两个字,便吓得韩安以为时镜要解雇他了,“总裁......”

正欲开口,却被时镜伸手给阻止了。

但见他在这时候从沙发上站起,将手上的资料递还给韩安,不忘嘱咐道:“这次的方案做得不错,就按照这个方案去实施。”

没有想到时镜会给出这么一个结果,韩安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地将那个策划案从时镜的手上接了过来。

“是,总裁,我马上去办。”

韩安出了总裁办公室之后,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

总裁叫他过来,难不成只是为了夸他吗?

总裁办公室内,时镜在韩安离开之后,再一次慵懒地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办公室的角落里放着的那个募捐箱,薄唇勾起

“黑心,没人性,吸人血......看来,我真得名副其实一些。”

修长的大腿在这时候交叠坐在沙发上,时镜的眼里闪烁着几道狡黠的笑意。

钱浅浅从自己到了这幢让她头晕目眩的集团大楼开始,她就觉得自己好像完全不在状态里头。

这是一幢她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进来的“金銮殿”。

风行集团那四个耀眼的大字已经将她的眼睛差点刺瞎了。

这里可以说是所有精英的聚集地,对于钱浅浅来说,就算是风行的前台接待员,档次也要比她高上许多,她都在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从她在那天被时镜的那个狗腿司机气得砸了他的车之后,距离现在已经一个星期了。

其实,那天她砸了时镜的车子之后,她就后悔了,就像院长说的,这下子,不但是孤儿院要拆了,连她的骨头怕也要被那个吸人血的资本家给啃光了。

今天她接到时镜助理的电话,说是他们总裁要见她,真的把她的小心肝给吓破了。

时镜要见她,一定是因为她砸烂了他的车,找她兴师问罪来了。

心里正在考虑要等会儿要怎么跟时镜解释她当初砸他车子的原因时,她的面前已经站了一个年轻男子。

“钱浅浅小姐,是吗?”

来人戴着一双无框的眼镜,面带笑容地站在她面前,看上去非常斯文,也会让人不由自主地对他产生好感。

礼貌地对他点了点头,她微微一笑,道:“你好,我是钱浅浅。”

“你好,我是alex,是时总的特助,总裁已经在办公室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