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不禁有些失落,可她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

在家属们紧张的目光中,她敛下眼眸,走进手术室。

batista手术虽然是个大手术,技术要求极高,但是,因为季然有做过几例的经验,再加上她的周围全是一流的麻醉师,手术护士等配合她,所以,这一次的手术进行得很快,也很顺利。

在手术完成从手术室里出来之后,所有人都随着病人去了病房,其他医生也换下了衣服回家去了。

此时,季然发觉,她依然只是一个人,身边什么人都没有。

在心里自潮地笑了笑,她走到更衣室,将自己的衣服换下,从医院里离开了。

冬日的夜晚来得特别快,不过才六点多钟,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

大街上,车灯都已经亮了起来,黄色的钠灯给冬日里的大街上平添了一份暖意。

街上行走的人,看上去格外高兴,周围,全是一对对成双成对的情侣,一对对带着欢声笑语地从她身边经过。

季然看着他们,眼底带着几分艳羡地扬起唇角。

暗淡的眼底出现了几分落寞,感觉自己在这个城市里越发显得孤独了一些。

周围的商店里,响着圣诞节的音乐,循环地响个不停。

季然这才发现,明天就已经是圣诞节了。

难怪,她感觉到周围的节日气氛这么浓,情侣们穿着艳丽好看的衣服,相拥着走在大街上

她的心里,显得越发落寞了一些。

全世界都在跟嫁人过节,只有她一个人,站在大街上,好像显得格外得多余。

恍恍惚惚地回到家中,从包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上面一个电话都没有,好像整个世界都将她遗忘了一般。

渐渐的,季然开始熟悉起这样的孤独来。

拿起手机订了机票,她赶着最后一班飞机回了美国,没有告诉任何人,就这样安静地离开了。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圣诞节已经来临,漫天的飞雪给这样的节日平添了更加纯洁而美丽的色彩。

季然住的那一片别墅区,灌木丛上,小树上,挂满了各色的霓虹灯,一闪一闪地格外耀眼。

雪白的鹅毛飞雪,轻轻地飘落在树上,小道上,如一条白色的地毯,洁白而美丽。

雪地上,反射着霓虹灯的光芒。

皑皑白雪的寒气向上升起,可节日的火热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的寒冷。

各家各户亮着灯,围坐在火炉旁,吃着烤火鸡,唱着生日歌,还有各种节目,热闹非凡。

季然一个人坐在家里,灯,同样开得很亮很亮,试图用这样的光亮,好让自己觉得有一丝丝的温暖。

她蜷缩着身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火爆的节目,发呆着。

半晌,又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可刚按出一个键,她又听了下来。

小公子应该在跟他们一家人过节吧,这个时候,他肯定很开心,她还是不去打扰他了。

放下电话,她又重新卷起被子坐在沙发上,没有什么心思地盯着电视发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