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那双清澈的眼底带着的雀跃,让他根本不忍心就这样让司机开车离开。

见司机没有动作,君昱铖的眉头微微一拧,重复道:“开车。”

言语之间,多了一些不耐跟薄怒。

听到君昱铖稍显不耐的声音,ben将目光从季然的脸上收了回来,为难地看了君昱铖一眼,点了点头,而后用英语对司机道:“开车。”

接到命令,司机自然也不做逗留跟犹豫,重新加踩油门,在季然错愕的眼眸中,车子驶离了君氏大楼。

“阿......阿铖,阿铖!!阿铖!!”

季然站在原地,足足愣了好几秒,才陡然缓过神来。

看着前方已经驶离的黑色迈巴赫,绝望地喊出声来。

“阿铖!!阿铖!!!我只想看看你而已,让我看一下你就好,你停下好吗?阿铖!!!”

她拖着胀痛的膝盖,在迈巴赫的身后一瘸一拐地跑着,声音中,透着浓浓的请求。

迈巴赫里,君昱铖透过后视镜看着车子后正在发生的一切。

看着季然艰难地追在车子后面跑着,脸上布满了绝望的请求。

他的心,疼得越来越厉害,泪光,在他眼中打转着。()

小然......

他在心里,轻轻地唤着季然的名字,拳头因为忍着心中的痛苦而握得很紧很紧

坐在他身旁的ben在此时不经意地转过头来,却惊愕地发现他们一向冷酷无情的总裁先生眼底竟然泛起了泪光。

ben显然是愣住了,眼前这一幕绝对是比见到外星人出现在地球还要让人觉得惊讶。

他们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总裁大人,向来以冷酷著称,可这一次,他......竟然流泪了。

虽然眼泪并没有流下,可眼底泛起的泪光也足已经惊掉了他整个下巴了。

他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开口说点什么,视线却在这个时候不经意间捕捉到了后视镜后发生的一幕。

他看到季然在追着他们的车子跑,而后,突然间摔倒在地,脸上布满了痛苦的泪水。

他眼底一惊,视线猛然转向君昱铖,与此同时,也见君昱铖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激动地抓着前方司机的衣服,大声吼道:“停车!!”

司机显然被他的举动吓到了,刹车一踩,车子在一边路肩上停了下来。

见君昱铖紧张地打开车门,朝季然摔倒的方向冲了过去。

“阿铖......阿铖......”

她的膝盖摔得很疼很疼,无力地坐在地上,轻声唤着君昱铖的名字。

她只是想再看他一眼,这样都不行吗?

她并不奢望他会原谅她之前对他的不信任,不奢望他会原谅她带着儿子只身回了美国,可她真的只想再看他一眼,一眼就足够了,为什么这样的希望都这么难。

“阿铖......”

泪水,滴落在地面上,溅开了小小的水花。

此时,一双皮鞋横在了她的面前,让她眸色一愣,跟着,头轻轻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