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这一次,甄美善学聪明了,从君昱铖的表现来看,她现在的任何举动,都会让自己处于必败的境地。

心里虽然对季然母子俩恨得咬牙切齿,可她还是勉强从嘴角挤出一抹笑容,朝他们缓步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季然也在不经意抬眼的瞬间看到了甄美善。

眉头轻轻一皱,她看着甄美善一步步朝他们走来,即使她的唇角扬着笑容,她依然能在她的眼中找到恨不得将她撕碎的味道。

心里莫名得多了一种“抓奸在床”的感觉,她的视线从甄美善的脸上收了回来,眼眸轻轻垂了下来。

“阿铖,这么巧,你也在这里。”

甄美善笑脸迎人地走到君昱铖面前,这突然闯入的声音让原本跟儿子玩得开心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君昱铖陡然皱起了眉头。

显然因为被这声音打断了他们父子间的交流而不满。

刚毅的俊脸上立即升起了一抹不耐,他抬起眼皮,朝甄美善的笑脸看了一眼,“嗯。”

低沉地应了一声,他甚至没有跟甄美善多作半句的寒暄,便抱起小公子,绕过她往前走去。

“阿铖!”

面对君昱铖如此淡漠的态度,相比起刚才他对小公子那眉开眼笑的样子,差别之大,让甄美善憋在心底的火气更加盛了一些

只是,她现在只能压着脾气,不能让君昱铖再对她感到厌烦。

她一定要想办法将季然这个贱女人从阿铖的身边赶走。

君昱铖再度不耐地蹙眉,停下脚步,便见甄美善已经冲到了他面前,陪笑道:

“既然这么巧碰上了,不如跟我一起去打球啊,我爸爸也在呢。”

她笑得一脸讨好,与此同时,从身后跟进来的甄建在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脸色也顿时沉了下来。

见自己的女儿看着自己的未婚夫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不但不生气,竟然还一副讨好的模样。

他甄家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黑着脸,走到甄美善身后站定,目光平淡地扫过君昱铖身边的季然,而后,停在君昱铖的脸上。

看了一眼他手上抱着的小公子,开口道:“阿铖,这么巧,在这里遇上。”

“伯父。”

君昱铖开口,口气极其平淡地唤了一声,那语气,却丝毫没有将他当成未来丈人看。

倒是甄建,此时却真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看了季然一眼,冷哼了一声,看着君昱铖,笑道:

“阿铖,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穿旧鞋了,我以为,旧的东西,你丢了就丢了,不会再捡回来,这点倒不像你的作风。”

他的话,让君昱铖的脸色骤然大变,原本平淡的眸子在下一秒,卷起了暴风雨的气。

倒是季然显得毫不在意,当她看到甄美善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今天未必好过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次,不让她好过的人并不是甄美善,而是她的父亲。

季然在他身边,轻轻地扯了一下嘴角,没有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