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然的将目光别开,她低低地道了声谢,在君昱铖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想到什么似的,叫住了他:“君昱铖。”

君昱铖顿足,缓缓转过身来看向她,见她带着几分请求地看着他,出声道:“不要告诉我儿子我跟瑞年的事。”

君昱铖一怔,心里总是因为季然跟卓瑞年这两个名字和在一起而有些不爽。

即使,他们两个本就是和谐而理所当然的一对。

“那就好好养伤,你那个聪明的儿子,你认为你能瞒多久?”

被君昱铖的话再度说动,季然沉默了没有反驳,只是对君昱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跟着,拉过被子躺下,看着君昱铖扯动了两下唇角之后,关门离去,而她,眼底却陷入了茫然。

君昱铖这一天对她做的事,又是因为什么呢?

是因为他顾念他们曾经的夫妻之情,所以才要照顾她吗?

呵!这怎么可能?

季然在心里因为这样一种想法而觉得可笑,君昱铖又岂是这种念旧情的人。

她想破了脑子也想不通,君昱铖做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君昱铖所带给她的伤害,让她根本不会将君昱铖的举动跟其他方面联系在一起。

只是,她突然不可思议地发现,除了瑞年,她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人,竟然会是君昱铖,这个她最不愿意牵扯在一起的男人

按照季然说的地址跟幼儿园名字,君昱铖驱车到了华人公爵医院。

这里有最好的师资力量,最好的教育设施,当然,收费也不便宜。

身为外科医生,季然的收入本就不低,这里的学费还是交得起的、。

为了能让儿子得到最好的教育跟成长环境,把儿子当成命的季然把儿子送到这里来,君昱铖并不感到意外。

再者,卓氏集团在w市也是不小的企业,负担他们儿子的费用自然是小菜一碟。

他在心里,早已经将季然跟卓瑞年的关系主观地想成了夫妻。

去接季然跟卓瑞年的儿子,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爽,可他还是来了。

不仅仅是因为季然,而他该死的竟然发现自己对那个小不点喜欢得不得了。

该死的,他从不认为自己有这种爱心。

黑着脸进了幼儿园,现在正是快放学的时候,幼儿园的停车场外停满了各种各样的名车。

大部分的人都是社会名流,自然对君昱铖是再熟悉不过了。

看到这冰山脸出现在幼儿园里,很多人都惊了不小。

来到小公子的班级里,一眼便看到那个虽小小年纪却是那样耀眼的小东西就坐在第一排的位子。

他的身上,散发着让人不肯移开视线的夺目光芒。

圆溜溜的大眼睛里,闪烁着明亮跟聪颖,看着他,君昱铖总是会流露出情不自禁的宠溺跟笑容。

而这样不予外人所见的稀罕表情,着实在同样在教室外等着接孩子放学的家长们都惊了不少。

君昱铖怎么会来幼儿园?他来接谁的孩子?又谁的孩子,会让这冰山脸露出这样诡异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