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瑞年的身上各处都被献血染红,看着血压表上逐渐往下降的血压,她的心跳,像是随时会从心脏里跳出来一般。

很快的,救护车便在本市最好的医院,也就是季然所在的皇家私人医院停了下来。

“快......叫薛医生过来,马上进行抢救......”

“伤者情况怎么样?”

薛医生很快便出现在急诊室外,便检查卓瑞年的伤势,边抬头询问病人的情况。

“伤者颅内大出血,血压正在急剧下降,无法控制......”

“马上进行输血......”

“嗯,伤者卓瑞年,b型血,马上进行输血,快......”

随行的医生对边上候着的住院医生开口,这边已经跟主治医生往急诊室跑去。

“瑞年......”

“季然,你先去躺一会儿,让医生给你好好检查一下,瑞年交给我就行了。”

急诊室外,薛医生拦住了正要进去的季然,严肃道。

这边也已经无法再耽搁太多的时间,跟季然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已经进了急诊室。

急诊室的灯在此时亮了起来,同时,也像是一把沾满血色的利剑狠狠地刺在了季然的胸口上

她的目光紧盯着那盏灯,一刻都不敢移开。

双手交叉在一起紧握着,却在剧烈地颤抖,不管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停止下来。

君昱铖就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那一种让人难受的刺痛感再度袭上心来。

他看着季然为急诊室里的卓瑞年落泪,为他担忧,他的心里便开始不由自主地吃味了起来。

即使,他很清楚,他在这里连半点吃味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他还是那样不由自主地吃味着,甚至,还有些小小的嫉妒。

提步站到季然身边,他伸手拉过她,声音压低了几分,带着不知觉的柔软,道:“季然,手术还要一会儿,你先去找个医生看看你的伤......”

“走开。”

沙哑的声音从季然的口中冷漠地传来,不带一点的感情,留下的只有陌生跟冷厉。

甚至,季然都没有看他一眼,伸手将停留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用力拿开,她的目光一直停在急诊室的那一盏灯上。

面对季然此时的冷漠,君昱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可是,现在,他却连那点脾气都没有,只是担心季然身上的伤会影响到她。

知道劝她根本就没有用,他还是用他认为最好也是最直接的方法,拉起她的手,道:

“你现在最好听话一点,先让医生看看你的伤。”

他一边说话,一边拽着季然离开急诊室,却见季然用尽浑身仅剩的力气想要从君昱铖的手中挣脱开来,却奈何身上的力气因为流了太多的血而逐渐丧失了力气,只能被君昱铖给拉着。

头上有些晕,再加上自己现在用力的举动,让她的身子开始摇晃了起来,可她还是倔强地不肯让君昱铖碰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