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

他沙哑着声音叫着她的名字,脚下有些蹒跚地走到床头柜前,拿起手机,上面,还留着她哭过的气息和浓浓的泪痕。

钱浅浅,你真的要这么残忍,这么决绝吗?

离开了一次,又离开一次,把我这样折磨着,你心里真的很高兴吗?

他失神地站在病房里,紧握着她还给他的手机,又哭又笑。

连手机都还给他了,连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系都还给了他,她,断得可真彻底。

真的很彻底!

他站在病房里,有些讽刺地笑了起来,下一秒,又见他目光一敛,眼底划过一抹坚定,转身快步从病房里冲了出去。

浅浅,你最不理解我的地方,就是我时镜从来就不相信什么命,也不相信什么缘分,我只相信我爱你,我就不会让你从我的世界里出去!

拿起手机快速拨通了alex的电话,“马上去给我把浅浅找回来。”

他的口气,他的眼神,坚定得不容抗拒,银白色的布加迪再度驶离医院的大门,飞速朝某个方向驶去。

果然,如时镜预料中的一样,钱浅浅回过她原来住的地方,但是没带太多的东西便离开了,只留下那一套从医院穿出来的病服证明她回来过。

她也没有找过任何一个她孤儿院里的人,更加没有联系过炎君杭

一个人,简简单单地,在时镜的世界里,以为可以就这样离开得彻底。

几天了,时镜几乎将整个w市翻遍了,也没有找到钱浅浅的影子,这几日,他整个人就像是疯子一般,不修边幅,人也变得消瘦了许多。

周围的人看在眼里,谁都不敢上前劝说他什么。

大家都清楚,此时对时镜来说,除了钱浅浅之外,已经没有人能让他的眼底有些半点光亮。

一个月后——

“镜,你真的决定放下公司的事去找浅浅?你都不知道她在哪里,你怎么找?”

时老太爷一脸忧心地看着自己已经消瘦了大半的孙子,开口道。

这傻小子,要么不动情,一动情就成了傻子了,可偏偏,这个傻子爱上的也是一个傻子,傻子对傻子,总是能掀起一番让常人无法理解的事。

时镜的眼眸子微微地抬了一下,一个月来没有怎么休息的双眼里爬满了血丝,不修边幅的俊脸上还长着细碎的胡渣子,薄唇微动,他低低地开口道:

“就是不知道她在哪里,所以才要找。”

他的目光看上去有些疲惫,也有些惆怅,却依然不乏当初心底非她不娶的坚定。

就算是把整个地球给挖空了,他也要把那个笨女人给找出来,然后告诉她,纵然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优秀的女人,都依然不及她钱浅浅半分。

能有资格为他时镜生孩子的人,只有她,钱浅浅!!!

“镜,这样找会不会太盲目了点?”

君邶天蹙了下眉头,看着自家小舅子再也没有往日的那自信又潇洒的风采,眼底也同样皱眉不展。

却见时镜不以为意地淡淡一笑,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