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悍马越野车从xa市开往了一个落后的县城,然后又开往下面一个更加穷困偏远的村庄;车子里面坐着三个人,开车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长得十分的漂亮。车后面也坐着两个美女,不过看上去都有二十**了。这三个人就是苏小小,王妍还有韩芊瑜。

她们是要寻找楚羽寒,本来是王妍和苏小小的事情,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韩芊瑜也加入了进来;这其中的原委恐怕只有她们三个知道了。

“妍姐,难道他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吗?”苏小小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王妍看着四周的景象也有些不敢确定了。她只知道楚羽寒的家乡是在xa的一个偏远山村,楚羽寒只告诉过她那里很穷;可是当她看到这四周的景象的时候,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穷。

在苏小小的印象中,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富丽堂皇的建筑;她从来没见过低矮破旧的土房子,上面还盖着茅草,房子的四周都用木桩支撑着;她真的不知道原来楚羽寒小的时候就在这里长大的。

车子在坑坑洼洼的泥土路上艰难的前行,幸好这是悍马越野车,要是别的车子恐怕早就散架了。三个女孩子坐在车子里面已经被颠的腰酸背痛的了,尤其是苏小小她还要握着方向盘开车。

“咚咚咚……”前面开过来一辆拖拉机,车头上冒着浓浓的黑烟。可是这条路也只有一辆车子宽,两辆车子迎面相遇还真的走不了了。

“喂,你要我们先过吧!”苏小小将头伸出窗外喊道,那开拖拉机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看到苏小小这样的美女口水都快要掉下来了,不过他却说道:“你们不用往前面开了,前面在修路你们过不去的!”这小伙子真是李二柱,他是要到县城拉石头修路的,楚羽寒走的时候留下的钱现在村子里面的人已经开始修路了。

苏小小以为这乡巴佬骗自己,不信的说道:“你骗我的吧,怎么这个时候修路呢?”

“姑娘,我骗你做什么;就算我让你到时候你还是要回来的!”李二柱说道,苏小小见这乡巴佬不像是在撒谎,于是就将车子倒回到了岔路口。

等到李二柱的拖拉机过来的时候,王妍已经下车了,见到车上的李二柱忙问道:“这位帅哥,你知道还有那条路能去大王庄吗?”

李二柱看到车上一下子下来三个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的漂亮女人,有些吃惊;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样的只能想想村里的二丫了,像她们这样的城里人他是想都不敢想的,也只能饱饱眼福了。“只有这一条路,你们去大王庄做什么?”他从拖拉机上跳下来问道。

“我们是去找人的!”王妍说道。自从楚羽寒离开之后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不只是她就连苏小小和韩芊瑜好像也没有笑过。

李二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庄子里面倒是有很多在外面打工的,可是也不会认识这么漂亮的女人吧;而且看她们的穿着打扮就知道肯定是有钱人。这时他突然想到了楚羽寒,忙问道:“你们是不是找我寒哥的?”

“是不是楚羽寒?”苏小小突然激动地问道。

“对,就是他;我想也只有我寒哥有这个本事能认识你们这样的大美女了!”李二柱笑着说道。

“他是不是在村子里面?”此时王妍的话中充满了期待,她已经想他快要想疯了。

李二柱摇了摇头说道:“我寒哥已经走了,十多天前就出去了!”他的话一说出口,三个人脸上再一次露出失望难过的神色。

“妍姐,我们怎么办?”苏小小看着王妍问道,她们之中只有王妍是楚羽寒真正的女朋友;所以她自然成为了三个人的主心骨。

“我们去村子里面看看吧,这里毕竟是他生活过的地方;再说了就算我们想找也不一定找得到了?”王妍的语气听上去很平淡,但是二女都知道那里面充满了伤痛;除了对楚羽寒的思念,还有对自己的自责;只要一想到楚羽寒是为了自己她就痛不欲生。

“你可以带我们去村子吗?”韩芊瑜看着李二柱问道。李二柱自从知道了这三个美女是来找自己寒哥的,表现的很热情;对于楚羽寒的尊重让他看她们的眼神也变了很多。

三个女孩子都是第一次做这种农村的拖拉机,对于她们这些城里长大的千金大小姐是那样的新奇;李二柱一边开着车一边给她们介绍自己的村子,一说到自己村子里面的一些事情平时话不多的李二柱也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拖拉机开到村子里面的时候,村中的人一看到车上居然拉着三个漂亮的年轻女孩,都纷纷围了过来;因为像王妍她们三个这样女孩,在城里面也算是大美女了,更何况是在这偏远的山区,那简直就算是天仙一般了啊。看着一大群人一下子围着她们看,其中还有一些青年的目光带着色狼的光,她们就感觉到浑身的不舒服。

“不要看了,都回家去;这三位美女都是来找我寒哥的!”李二柱站在拖拉机上大声的说道。自从楚羽寒拿钱给村子里面修路之后,村民们对于楚羽寒那可是很敬重的,再加上一大批年轻的从小都是跟在楚羽寒后面玩的,自然对他更加的尊敬;一听李二柱这么说都散开了。

“二柱,寒哥不是去城里啦吗?”这时宝贵突然回过头来说道,其实楚羽寒离开村子他们都以为他是回城里去了。既然回城里去了,那么她们怎么会找来呢。

“他没有回城里,我们也在找他!”王妍说道。

“可是寒哥确实走了十多天了啊?”

“他有告诉你们他要去哪里吗?”

“没有,寒哥只是在家里待了十来天就走了!”宝贵说道。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李二柱对着她们三个说道:“我带你们去寒哥家里去吧,你们可以住在那里?”说完李二柱从拖拉机上下来,带着三个女孩子朝着村子里面走去。

楚羽寒家的老宅也是土坯砌成的,上面盖着黑色的瓦片;面积不是很大只有三间房加一间厨房。看着这种房子,三个人心中酸酸的,因为她们爱的人从小就是在这种地方长大的;相比较而言总控的生活环境那就好像天堂一样。

“你们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们拿吃的来!”李二柱说完就回去了,留下三个女孩待在楚羽寒家里的老宅。这里倒是没什么好看的,家里面的东西很少;可是对于她们来说却是异常的珍贵,因为这里的每一件东西都有着楚羽寒的记忆。

“真的难以想象,他从小再这样的环境下长大!”韩芊瑜有些不敢相信,虽然她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还是有些难以执行。

“其实他当初第一次去我那里租房子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的家境不好,可是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王妍回忆着说道。

三个女孩走进堂屋,就看见堂屋的正上方摆着一个香案,香案上摆着几个灵位,其中两个灵位的后面还放着一男一女的相片,从相片上看两个人依稀都和楚羽寒有几分相似;王妍知道这一定是楚羽寒的爸爸妈妈了。于是她走过去从香案上拿起香点着然后插在香炉里面。

之后苏小小也跟着王妍给她的父母上了香,王妍是楚羽寒的女朋友;按理说也就是他们的儿媳了,是有这个资格的;可是苏小小却没有,但是她却这样做了,王妍也没有说什么?韩芊瑜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是心里却想着也要给他的父母上柱香,最后在苏小小起来的时候韩芊瑜也跪了下来。

王妍好奇的看着韩芊瑜,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这时李二柱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面端着一些吃的东西;都是面做的窝窝头还有一些青菜。

“这个……家里面没有什么好吃的了;所以……”李二柱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说道,王妍笑着接过他手中的东西说道:“不要太客气了,我们什么都可以吃的!”说完让李二柱坐。

李二柱看到香案上点着的香,走过去也抽出几根香点上,笑着说道:“叔,婶;你们看寒哥的女朋友来看你了!”他虽然不知道这三个美女之中哪一个是楚羽寒的女朋友,不过他感觉这三个美女和楚羽寒的关系都不一般。

三个女孩坐在桌子旁吃着李二柱送来的窝窝头,这东西在她们看来硬的不得了;可是一想到楚羽寒就是吃这个长大的,所以每一个人都吃的很香;对于她们来说,能吃的下去就不错了;怎么可能看上去很香的样子呢,不过她们却做到了。

李二柱看到几个女孩吃着窝窝头,而且好像很香的样子感觉十分的疑惑,难道城里人都没吃过窝窝头吗?怎么吃起来感觉很香的样子,其实他哪里知道,她们都是因为心中有着楚羽寒这样的信念,才会将这难以下咽的东西吃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