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楚羽寒从外地回来,家里的女人们都会有一个去机场接机;而这一次则是李娜来接他了。看着李娜站在自己那辆白色的陆虎旁边,楚羽寒笑着走过去给她一个拥抱。

“回家吧,知道你今天回来,都在等你呢?”李娜替他理了理衣服,笑着说道。李娜不仅仅有韩芊瑜和王妍的成熟妩媚,还有苏小小的活泼开朗,让楚羽寒很是喜欢。虽然她认识楚羽寒的时间没有她们长,可是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却很好,楚羽寒对她的爱和她们是一样的。

回到别墅,韩芊瑜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晚餐;每个人都给楚羽寒一个拥抱。而果果更是高兴的朝他扑过来,腻歪的说道:“叔叔,果果想你了!”看到这个开心果,楚羽寒特别的开心;说道:“叔叔也想果果啊,果果在学校听话吗?”

“果果很听话的,老师都经常夸果果呢?”果果很认真的说道,她这天真的样子逗得大家都笑了。楚羽寒将果果抱在身上,笑着说:“果果真棒!”

“叔叔,我们老师还经常问起你呢?”果果突然对楚羽寒说道,她这话一说出口;几个女人都看着他,弄得楚羽寒很尴尬,不过对于果果的老师秦琬如,她也只是当成了普通的朋友而已。

楚羽寒这个人就是闲不住,既然已经回来了那么就要去公司;虽然他现在已经很有钱了,可是他从来都不嫌钱多的,当然也没有人会嫌钱多的。

坐在办公室里面,楚羽寒伸了伸懒腰;一整个上午接待了三个顾客,对于他来说还是蛮累的;因为有些少妇总喜欢问一些很尴尬却又很无聊的问题,不过秉着库克就是上帝的原则,他有不得不回答。

“寒哥,外面有人找你?”就在楚羽寒准备休息的时候,叶子从外面走进来说道;楚羽寒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会客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四十多岁的样子;整个人坐在那里无形之中给人一种压力。在他旁边站着两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男人,看上去像是保镖,但是他们给人的感觉很是有压力;让人不敢正眼看他们。

“请问这位先生有什么事吗?”楚羽寒笑着问道,来者是客;对待客人他一向是很有礼貌的。那男人看着楚羽寒,问道:“你就是楚羽寒?”

“难道你不是找我吗?”楚羽寒疑惑的笑着问道,来易风阁居然不知道他叫什么,这难道不很可笑吗?

“我叫李啸仁,你应该认识李义东吧;我是他小叔!”那个男人看着楚羽寒,语气有些不善的说道。楚羽寒一听,心里一愣;不过再想一想也明白了。现在已经过去几个月了,恐怕李义东身上的蛊毒越来越严重了吧;虽然每个月只发作一次,不过每一次发作对身体的危害是不可估量的,就算一个月也不一定恢复过来。

“呵呵,那李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算命,看相还是看风水?”虽然知道坐在自己面前的是李家的人,可是楚羽寒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听到楚羽寒这么说,那个男人皱了皱眉眉头;看着楚羽寒声音也冷了下来,说道:“名人不说暗花,我只想知道你对义东做了什么?”

“李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李少爷好像没有什么关系,我们连朋友都算不上,我能对他做什么?早说了他可是你们李家的少爷,我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李先生这话就有些莫名其妙了啊!”楚羽寒笑着说道,不过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楚羽寒的笑容十分的不屑。

李啸仁心里已经动怒了,可是多年的涵养让他忍了下来;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并不好会适得其反,再说了叶家以及王家好像都和他有着关系。“楚大师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清楚吗?”李啸仁看着楚羽寒冰冷的说道。

楚羽寒丝毫不将他的话听在耳朵里,笑着说:“这可真是让我疑惑了,难道李先生觉得我对你侄子做了什么吗?要知道凡是都要求讲证据的,李先生有证据吗?”

这话听在李啸仁的耳朵里是那样的刺耳,李义东的身体到医院都检查不出来;最后还是找了一个有房的赤脚医生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不过那个赤脚医生也没有办法。通过几个月的调查,最后李家人将目标放在了楚羽寒的身上。

“年轻人,你不要太嚣张了;得罪了我们李家,你是没有好下场的!”李啸仁看着楚羽寒说道,话语之中充满了威胁之意;可是这些话听在楚羽寒的耳朵里面,是那样的刺耳;他从来没有被威胁过。

楚羽寒看着李啸仁,眼神变得冷了起来,冷哼一声,笑道:“你是在威胁我吗?如果你们有证据我想你也不会跑到这里来了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血蛊,这世上除了我,没有人能够解得了!”

李啸仁知道李义东的身体肯定是被人动了手脚,而且他们也怀疑是楚羽寒干的,可是却没有任何的证据;不过计算现在楚羽寒说了出来,他们也没有什么证据。在听到楚羽寒亲口承认之后,李啸仁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他没有想到楚羽寒这样的一个普通人,居然敢和他李家作对。

“你知道和李家作对的下场是什么吗,不要以为有叶家撑腰就能够平安无事了,如果我们李家决心要灭了你,叶家也不敢怎么样?”李啸仁很是狂妄的说道。

“呵呵,就算是没有叶家;你们觉得可以对付我吗?”楚羽寒不屑的看着李啸仁,在他看来李啸仁就是在威胁他让他妥协的。

的确如他想的那样,李啸仁是想威胁楚羽寒;可是他也知道楚羽寒的一些特殊本事,是很难应付的。不过他这时候却看着楚羽寒,冷笑道:“也许你能够自保,可是你身边的女人呢?”他的话刚说完,楚羽寒的脸色就变了;他看着李啸仁,说道:“如果你们要是敢动我身边的人,那么我一定会让你们整个李家陪葬;而且我保证会折磨的你们永世不得超生!”

李啸仁愣住了,他本来以为只要拿他身边的人来威胁他,那么楚羽寒就一定会妥协的;可是没想到楚羽寒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他知道楚羽寒既然能说得出来,那么就一定能够做得到,对于楚羽寒这样一个有着特殊能力的人,李啸仁是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的。

可是李啸仁也不会落了李家的面子,只见他站起来对着楚羽寒冷哼一声,道:“男咱们就走着瞧!”说完就离开了易风阁。楚羽寒也没有想到李家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因为他已经将李义东的事情忘记了。不过对于李家能够查到他身上去,他也不觉得奇怪,国内这样的大家族,如果连这点事情都查不到的话,那么也不用活了。

不过楚羽寒也不会去担心什么,因为没有证据就算是李家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将楚羽寒怎么样的;毕竟这个社会还是法治社会的啊。要想找到证据,不要说是李家了;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找不到啊;李义东身上的蛊,不管是哪家医院都是查不出来的。

“我倒要看看李家有什么本事?”楚羽寒自言自语的说道,对于李义东这个三番两次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二世祖,楚羽寒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恨不得他这样的人早死早好。

不过想到李家可能对自己身边的女人下手,楚羽寒心里就有些不安,虽然他自己有着神鬼莫测的一些能力,可是他身边的女人都是普通人啊;如果李家真的要那种对付她们的话,那么就危险了。不管怎么说李家都是在暗处啊,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就算是让整个李家陪葬也于事无补啊。

楚羽寒肯定不会再让王妍的情况再一次上演了,所以他心里很是不安,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所以这个时候他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在电话里面将事情说了一遍,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一点帮助。

挂了电话之后,楚羽寒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不过对于李家他也长了一个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