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年者的标准ri式美人露出嫌恶的神情,“听说这里的老板非常讨厌女人。我觉得即使被选中,也会吃不少苦头。”

“我不怕!”真红乐观地一挥拳,一脚踩在沙发上,“就算让我把沙子当成巧克力吃下去,只要能够出人头地,我也可以的呦。”

注视着在朝阳的映照中,格外闪亮亮的真红,弥花的额角不禁划下细密的黑线,放在膝头的手指也握紧了裙子边。

虽然这些全是毫无根据的选手间交换的流言,不过也够令人头痛的了。她对唱歌一类的事根本全无概念,更何况,组团就是几个人共同组成的团体吧……如果是让她和真红这样的人组成一队,只要想想,弥花就觉得那是超级可怕的前景。

“千本弥花、新沼真红、小林优江,你们三个进来,其他的人,抱歉,你们落选了。”一开始就已被经纪人告之,对方要的人很少多半没有希望的女孩子们,并没有过多失落,只是行了个礼后就告辞出去了。

而相对于一脸得意的真红,同样被留下的弥花的心情反而复杂了起来。高桥小姐并没有告诉自己是淘汰率这么大的选拔,虽然也明白这和以往只是单项工作的模特不同,签约后可以得到全面推广,但直面如此大的淘汰率,弥花还是感到了汹涌的不安。

扭头,看了眼真红。那娇小的少女正蛮横地瞪视她,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而站在中间的小林优江,则是对此种情形极有经验的大和抚子型的美人。

并成一线的桌子后面,坐着数名外表jing悍的男女,应该是这次组团背后的策划队。而三位少女则站在与之对列的位置,接受一问一答的测试。

“在回答问题之前,我想说的是,请不要用在学校学会的那套,回复出‘正确’的答案。”站起来的男子说道,“我们的提问也并不具备什么正确的标准,不需要任何表演的成分,请用真实本意来回答。我们所要得知的仅仅是你们的xing格而已。”

“难道不是考核才华吗?”小林不解地提问。

“才华不过是通过学习就能掌握的东西。”男人露出狡狯的微笑,“本集团乐意投资的人,要具备——即使学习也无法拥有的更重要的特质。”

“就像中川雅人是个路痴,生活白痴,xing格脱线,但因为有着被你们认可的所谓素质,因此那样瑕疵的人格也无所谓的意思吧。”真红欢快地说道。

“你从哪里听到这样的评语……”考官的微笑瞬间狰狞了起来。

“我认识不少业界的人,”真红大咧咧地叉腰道,“他们全是这样说的啊。”

“现在不是探讨本集团的头牌艺人是否是瑕疵品的时候!”有着那个“瑕疵品”经纪人身份的考官,陷入了意外之处的愤慨。伸出五掌在桌上一拍,“新沼真红!回答第一个问题——如果在这次选拔中失败,你会哭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