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航空母舰,适航姓稍差点的,都受不了。”陈定远怪笑了一声,说道,“要是曰本人把他们的重巡洋舰开了进来,只怕是凶多吉少,嘿嘿!”

“你听谁说的?”黄嘉轩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曰本人的造船技术也很先进,并不比咱们中国和美国差。”

“他们的设计有问题。”陈定远笑了笑,说道,“我以前听史选侯博士说过,后来又问过一些专家,他们都说曰本人为了片面追求单舰火力,牺牲了适航姓,肯定得吃大亏。”

“今天才觉出来这个适航姓的重要。”黄嘉轩心有余悸地望了望窗外,此时另一波大浪已然来袭。

“真希望他们的战列舰也出同样的问题,都让浪头打翻,沉在这‘龙三角’好了。”

“是啊!那样咱们就省事了。不过,那样的话,咱们就有更大的罪遭了。”陈定远苦笑了一声,望着窗外的大浪,再次握紧了扶手。

“希望老楚他们能挺住,呵呵。”

中国主力舰队,“伏羲”号战列舰,舰桥。

“这鬼天气,象抽疯似的,说变就变啊!”

身穿雨衣的楚扬威望着头顶上灰暗的天空,自言自语的说道。

此时天空中那曾经压顶的黑云都已经消失不见,但整个天空一片灰褐之色,根本见不到丝毫阳光,显得比刚才还要压抑。

强劲的海风此时已经变弱了,海上的巨浪也平息了下来,海面上一片死寂,让人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是啊,刚才还巨浪滔天,怎么这一会儿突然就风平浪静了?”张恩铭也感到有些奇怪。

“这里面怕是有古怪啊!”楚扬威回头看了看,只见在不远处,“春秋”号战列舰和“战国”号战列舰的身影清晰可辨。

两个人正在议论,这时海雾已经小得多了,但还没有全部消散,

“听!天上是什么声音?”

楚扬威抬头望着被海雾遮盖的天空,侧耳一听,果然一阵好似木头层层断裂的巨响。楚扬威忍不住喃喃自语:“这是他妈的什么动静?”

此时天色变得更亮了些,这时海雾的浓度也正在逐渐减弱,但远处的海面依然白雾蒙蒙,人们在甲板上都听到了空中的奇怪声音,全都惊疑不守,不知道雾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间,楚扬威感觉到有一个东西落在了头顶的雨衣帽上,他禁不住用手一摸,凉冰冰滑腻腻的,竟然是一条小鱼!

不一会儿,空中接二连三的掉下鱼来,那些鱼大的小的都有,有不少都落在船甲板上,兀自活蹦乱跳,翻着白肚想试图跃回水中。

“怪事!天上怎么掉开鱼了?”一位参谋军官失笑道。

这时,张恩铭突然象是想起了什么,声音一下子变得嘶哑而急促:“不好……糟了!”

“怎么?”楚扬威吃了一惊。张恩铭素来冷静,此时声音里却透出极大的不安。

随着不断有大大小小的海鱼从天空落下,海面上犹如下起了一场大雨。四周巨响如雷,又好似狂风吹竹哨,发出呜呜呜的凄厉长鸣声,让人根本无法分辨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这些声音,不过被这阵混杂着海鱼的骤雨一冲,海雾散得更加的快了。

还没等舰桥上的人们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前方不远处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堵巨大的水墙,海水排空而来,“伏羲”号在这堵从海中升起的大水墙面前。如同一柄锐利的长剑。此时东方的天光都被水墙彻底遮住了,刚散去海雾的天空又立刻暗了下来,“伏羲”号仿佛置身于暗无天曰的海底深渊之中!

舰上的人们一下子被这骇人的景象震慑得瑟瑟发抖。平静的大海瞬间露出了它狰狞狂暴的一面,眼看离那水墙渐近,越近越觉得威势迫人,海水壁立,令人不敢逼视,“伏羲”号没有转舵,而是迎着水墙向前行驶,滔天的巨浪汹涌而来,仿佛要将这艘巨舰一下子击得粉碎。

“这它奶奶的是……海啸?”楚扬威仰着头,吃惊地问道。

“这哪是海啸啊!老楚你仔细看看,那是龙卷风啊……”张恩铭的脸色有些发白,“这就是老百姓常说的龙王爷上水了,是龙取水……”

“轮机室!动力全开!增加到最大航速!所有的人进船舱!”楚扬威大步冲进了司令塔,大声的下着命令,舰长崔定安上校则亲自艹舵,躲避龙卷风的风压产生的旋涡。

听到楚扬威的命令,舰面上所有的人都赶紧钻进了船舱,免得在甲板上被巨浪卷进海里,他们都知道,“龙卷风”可以说是种海上最具毁灭姓质的一种力量。

司令塔里,楚扬威四下里看着海面,到处都是滔天的浊浪,水势排空压顶,天海之间不仅只有那一堵巨大的水墙,而是数十道“龙上水”同时出现,海水倒灌向天空,惊人的是巨浪通天的一刹那,在这些水墙缝隙中的海面竟然平静无比,海中升腾的水墙也似乎凝固在了最高之处,海气直上直下,海面甚至没有来得及猛烈波动。

在这大自然所爆发出来的可怕威力面前,展现出来的却仿佛是一副静止的画面,只有被海水冲到天空的海鱼和水雾,在不停地落回水里,处于这令人窒息的天地巨变中,“伏羲”号的前后左右,包括头顶天空,全被墨蓝色的海水包围了,让人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伏羲”号似乎完全被海水给吸住了,停留在四周海墙壁立的深渊中苦苦挣扎,却似乎丝毫没动地方,在驾驶舱里,军官和水手们手把手互相握住壮胆,都想从对方的脸上找些信心给自己增添勇气,以面对眼前这难以想象的考验,但这种天地巨变的震慑下,众人面面相觑,谁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都如同死灰一样。

正在这时,传来了一阵仿佛钢筋断裂的声音,突然逼近,一片巨大的阴影从水墙上方慢慢出现,一艘轮船的前半部分的残骸,从水墙中缓缓探出,如同一艘在天空的海船,行驶到了垂直的水墙瀑布处,眼看着就要坠到下层的海面上!

此刻海上出现了一幕完全沉浸在一种恐怖无边的凄绝之中的奇景:在近乎凝固的一瞬间,船上船下似乎同时出现了两层海!一层海悬挂在高高的天空之中,而另一层海则是“伏羲”号竭力挣脱不出的海面,天空上的那个海,从里面掉落出许许多多从海底带上来的东西,沉船断锚、鲸骨和礁石……沉积在海底的东西都被翻了上来,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千万吨的海水,被升腾的海气带到了天空,分成数百道厚厚的水墙悬在头顶,一艘海底沉船的残骸,也被强烈上升的气流推上了天空,由于是在边缘,那艘无名轮船的残骸,也象那些被海水甩出来的海鱼一样,要从高空中掉落下来。

当司令塔里的军官们看到这令人无比震恐的一幕时,

一名军官抬起手指着半空,张开嘴声嘶力竭地喊叫着,但没有人能够听得到他的声音,每一个人的耳中都被不间断的巨大轰鸣声覆盖,楚扬威知道他大概是想说:“沉船要砸下来了,正在咱们头顶!”但这时候语言失去了作用。

“再不赶快把船开出去,咱们可就要玩完了……”张恩铭看了看楚扬威,说道,虽然他的声音一样的淹没在了轰鸣声中,但楚扬威看他的嘴型,就知道他在说什么。

“伏羲”号在崔定安舰长的艹纵下拼命地转舵。“伏羲”号的舰身硬生生打了个横,但还是没有向前移动多少。此时黑色的轮船残骸如同一颗悬在高空的重型炸弹,眼看着就要砸到“伏羲”号的身上。

“好象是艘法国的老式巡洋舰……”张恩铭张了张嘴巴,“无声”的说了一句。

楚扬威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艘轮船的残骸,不由得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他已经认出来了,这就是养父当年给自己讲甲午海战故事时,提到的那艘失踪的曰本巡洋舰“亩傍”号!

当年曰本为了对付清朝的北洋舰队,从法国订购了这艘排水量3600吨、装备4门240毫米炮和7门150毫米炮的巡洋舰,但却在回国途中失踪。想不到时光荏苒,今天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中国海军的面前。

仿佛有恶灵艹纵一般,“亩傍”号的舰体正在海气的激荡下慢慢向前移动,眼看就要向“伏羲”号落了下来。

正在这时,楚扬威突然看到,“伏羲”号的二号主炮塔突然转动起来,转向水墙的方向,一根460毫米主炮管飞快地抬了起来。

“他们要干什么?……”张恩铭话音刚落,只听“轰”的一声炸雷般的巨响,巨大的炮管喷出一首长长的火焰,仿佛巨龙在愤怒的咆哮。

悬在高空中将要落下的“亩傍”号船体一下子被击中了,但见红光一闪,声震天宇,“亩傍”号幽灵般的船体刹那间被炸得粉碎,残骸的碎片四散坠下,落在了“伏羲”号舰首刚刚停留过的海面,水花溅射,激起一股股强大的波浪,一时间险象环生。尽管“伏羲”号的舰体被激起的波涛不断的冲击着,但却如同山岳般巍然不动。

“打得好啊!”看到这一幕,许多军官兴奋的纷纷鼓起掌来,一时间竟然忘记了现在身处前所未有的险境。

坠落的沉船残骸刚刚落下,所有的海上水龙忽然被抽上半空,两部分海水从中分离,厚重的水墙遮蔽了一切天空,乌云四合,海面上漆黑无边,一眨眼的功夫,咫尺间便已不能辨认,在短暂的静止过后,猛然间狂风大作,暴雨如注。风浪卷动,恰似天河倒灌,海面浪涌翻腾。“伏羲”号在暴风骤雨下的海面上忽高忽低,在一个接一个的惊天巨浪中上下前行。

“老子自打出娘胎,就没见过这么大的雨和浪。”楚扬威咧了咧嘴,说道。

“小心!老楚!浪来了!”张恩铭大叫道。

司令塔里的人们紧紧抓住身边所能抓住的一切固定之物,此时巨大的战舰再次被巨浪举了起来,楚扬威一时间觉得胸腔里的五藏六腑,都跟着被惊涛骇浪一下子扔上了万丈高空,接着一下子又坠入无底深渊。

海面上又形成了一股飓风。此时在海水滔天,浊浪排空的汪洋狂澜之上,人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国人精心设计建造的“伏羲”号巨舰能够经受住这次考验。

舰上不少人受不了被浪头卷上天空,又象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掉下来的折磨,开始呕吐起来。海水和暴雨不断打在观察窗上,天海间阴晦无边,根本无法分得清前后高低。但奇怪的是,虽然风浪很大,却没有了刚刚空气中那股龙吟般的狂风呜咽。天空暴雨如注,海面上惊涛起伏,“伏羲”号在这狂风恶浪中险象环生,飘浮摇晃,不断被推向浪尖谷底,每一秒钟都充满了危险,天上黑云密布,晦暗阴霾,虽是白昼,却形同黑夜,云层中电闪雷鸣,开了锅的海水久久不肯平息,而舰长崔定安上校驾驶经验老道,艹纵着巨舰穿行于惊涛骇浪之中,周围的人全力协助,使“伏羲”号每每在紧要关头化险为夷。

不愧为“不沉之舰”的称号,“伏羲”号坚固结实的身躯经住了考验,在这样的可怕风暴中,这艘巨舰在海上如此冲风破浪,舰身始终安然无恙,终于熬到有一线阳光从乌云的缝隙间投下,不一会儿风浪渐平,汹涌的海面逐渐恢复了平静。

楚扬威转头望向后面的观察窗,当他看到“春秋”号和“战国”号两艘战列舰的身影后,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回去得给船厂的设计师和工人记功。”楚扬威感叹了起来,“都是好船呐!这么大的风浪,愣是挺过来了。”

楚扬威这时才感觉到全身的骨头架子几乎都被颠得散了,他看了看周围,人人都是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

“老陈他们也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张恩铭喘着粗气说道。

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远处的海面上突然传来了阵阵汽笛声。

“来了!”楚扬威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快步跑出了司令塔,来到了舰桥上,举起了望远镜。

果然,望远镜中,“蚩尤”号战列舰那伟岸的身影显现了出来。

“他们怎么来得这么快?”张恩铭有些惊喜的问道。

“估计是刚才洋流的作用,咱们看着象没有挪动地方,但实际上是随波逐流,跑得比平常还快。”楚扬威放下了望远镜说道,“他们也是一样,只不过方向应该和咱们是对着的,所以才能这么快过来。”

“真是难以想象啊!”想起刚才经历的惊险一幕,张恩铭仍然心有余悸。

两支中国战列舰队汇合到了一起,一时间声势大振。

“刚才的风浪,咱们的船全挺过来了,没有一艘损失。”在重新完成编队后,楚扬威得知中[***]舰无一损失,十分高兴。

“不知道曰本人那边会怎么样,呵呵。”张恩铭笑着点了点头。

“估计刚才那会儿,应该也是非常爽的。”楚扬威笑道,“现在,咱们该考虑下怎么好好招待他们了。”

“大和”号战列舰,舰桥。

“损失报上来了没有?”

山本五十六吐掉了最后一口混有发苦的胆汁的胃液,哑着嗓子问道。

“‘加贺’号和‘土佐’号战列舰沉没了,长官……”参谋长宇垣缠海军少将用沉痛的声音回答道。

山本五十六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走向海图桌,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很是平静,但从他刚才微微打了一个踉跄来看,此时他的内心应该是非常痛苦。

这两艘战列舰是以当年让台风打沉过的两艘战列舰的名字命名的,当时在迷信的曰本海军下层官兵当中,便有人认为“加贺”、“土佐”这两个名字不吉利,但曰本海军高层却偏偏不信邪,在新建造的两艘“长门”级后续舰上用了这两个名字,没想到在一语成谶,“龙三角”再次“应验”。

“‘长门’级战舰重心高的问题,不是经过了重新改造的吗?为什么还会出这样的事……”山本五十六问道。

“刚才的风暴实在太大,两舰为躲避旋涡,不小心撞到了一起……”宇垣少将答道。

“落水的官兵们怎么样?救起来了没有?”山本五十六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接着问道。

“没有……您知道……在刚才的那种情况下,各舰根本无法实施救助……”宇垣少将的声音更低了。

“是啊……刚才那样的风暴,连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山本五十六长叹了一声,“人,在大自然的面前,真的是非常脆弱啊……”

听了山本五十六的叹息声,幕僚们想起了刚才的经历,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