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他是断浪,他有拳锁的钥匙。”

拳霸神目露凶光,声色惧厉,“小子,你为什么要来救老子?”

断浪横剑轻笑:“很简单,我要杀绝无神,知道前辈与他有仇,特来请你同往。”

拳霸神呼啦啦一震大手,“好,你快帮老子解开拳锁,老子替你击杀绝无神。”

断浪飘身前去,到了拳霸神近前,仔细查看,只见许多钢铁牢铐深深嵌入他的皮肉内,许多经脉大穴都在其中,似已与他的身体连在一起。

而所有钢铁牢铐又都连往身后的两根巨大石柱上,所有钢铁牢铐足有数十条之多,那两根石柱也粗及丈余。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拳锁,绝无神这么狠辣,难怪就连拳霸神这样的高手亦不能挣脱而去。

断浪扬起星芒剑,运力击向钢铁牢铐,一时间火星四射,哐啷啷声中,拳霸神终得解脱拳锁。

他双臂横举,拳头飞扬,暮然就向身后两大石柱砸去。

噼啪巨响近乎传遍整个无神绝宫,两颗巨大的石柱悍然碎成粉末。

拳霸神仰天大吼,“绝之介,快来受死!”他话声一出,伸手提起儿子丢在背上,就向峡谷冲出。

他的动作,像极了一只暴怒的大猩猩,正要背着自己的小猩猩崽子前去屠狼杀虎。

断浪步子展动,远远跟着拳霸神而去。

绝无神《万针归宗》大成。本在跨天门继续熟悉武功。突然鬼叉罗主管奔了进来,急急汇报:“主公不好了,天皇潜人混入无神绝宫。而岛外一里处。更是停着许多船只,亦是天皇的人马。”

绝无神红绸摆动,转身之际,娘声娘气呼道:“怕什么?那老头将死的人,任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攻入我无神绝宫。快去,布防人马。给我应战天皇老儿。”

鬼叉罗主管得了号令,强振心神。赶紧奔去招呼人马。

绝无神缓缓走出跨天门,望着千秋坪淡淡而笑,他的身后竟有数名绝色少男尾随,并有两人伸手轻起。托住那长长的红裙后摆。

千秋坪本是无神绝宫种植药草的地方,此时正是药草成熟之际,微风吹拂,许多药草花枝摇摆,淡淡的花香尽往绝无神的口鼻中飘来。

他的独臂入怀,拿出一缕丝巾,放在鼻间轻嗅,满脸沉醉。

如此香花美景,绝无神的心情大好。

突然间。只闻远方峡谷内传来一个震动天地的声音,绝无神目色一凝:“不好,拳坟出事了。来人,给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天皇手执棋子,闲情逸致出手,满满一盘棋,尽皆只剩下他的黑子。幻圣犹豫多时,终于开口道:“天皇棋艺高绝。我已经败了。”

天皇哈哈大笑:“如此僵局,我以为你还不认输-”

幻圣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天下大势都在天皇手中,布局紧密,谁人又能解局。”

舱门被重重撞开,火狼枯瘦的身体滚入舱内。

天皇二子飞出,打在他的身前,他掷出棋子不为伤人,却只为了阻住火狼的前冲之势,否则,火狼将会毁了他的一盘好棋。

“慌慌张张的干嘛?”

火狼停住身形,额上冷汗已经跌落舱板,方才若是那棋子再进几分,就能要了他的命。

“回禀天皇,断浪进入拳坟却没有与拳霸神激斗,他已放了拳霸神,此时二人正冲往跨天门追杀绝无神。”

天皇面色惊变,“怎么可能,拳霸神嗜武如痴,一见断浪定会和他激斗,断浪又怎么可能不还手,他二人不战个你死我活怎么可能罢手。”

火狼吓得不敢吭一声气,任由天皇的吐沫星子拍在他的脸上。

暴怒的天皇犹似变了一个人,面上全是爆起的青筋。他本来指望断浪前去缠斗拳霸神,二人斗个两败惧伤,再让绝无神去收拾场景,最后他再引爆炸药,一举毁灭小岛。

可现在他的计划泡汤了,断浪居然与拳霸神联手,那么绝无神必死无疑。可两大高手杀绝无神小菜一蝶,根本不会损失多少实力。

那么他的炸药还能炸死二人吗?天皇不敢再去想。

一侧的幻圣缓缓开口:“天皇,如今该怎么办?”

天皇牙齿摩挲,传出呲呲数响:“等,继续等-火狼,你带齐火武门人马,守住小岛四周,绝不放任何人出岛。”

暮一转身,天皇再次开口:“幻圣,你也带人前往,同助火狼。”

火狼已经领命出去,幻圣迟疑开口:“天皇,若我们离开,谁人护你?”

天皇狠目一瞪:“快去,啰嗦什么!”

船舱中再次只剩下天皇一人,他一手探出,面前棋盘碎为粉末。只到这时候,他才想起那日断浪放在棋盘上的大手,才记起断浪当时说的那句话。

“黑子白子,满盘皆输!”

暮地又向身后一招手,“来人,给我去通知天后,着她抓捕青子母女。”

断浪跟随拳霸神一路奔出峡谷,只见前方已站满了密密麻麻的鬼叉罗。

拳痴坐在老爹脖子上,摇手指着前面众人:“爹,我饿了,我要吃肉-”

拳霸神飞拳一砸,一股拳风扫出,登时犹如惊雷爆炸,入眼处皆是横飞的尸体。

其中有一人轻功略高,欲要窜起逃走,拳霸神大手伸出,就已把他抓在掌中。

嘎吱一用力,直接扯下一断臂膀递给儿子。

拳痴接在手中,大口大口撕咬起来:“爹,好吃,好吃,我已经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了。”

面前的鬼叉罗得见这一幕,有些胆子小的,直接吓得双腿筛糠,屎尿齐出。断浪亦是禁不住为之震撼,这拳霸神一对父子,当真是绝佳的组合。

回忆起前世里看过的好莱坞大片,断浪只觉这拳霸神像及了敢把飞机坦克当玩具的绿巨人,又像极了深山称王的黑猩猩金刚。

没过多久,拳霸神就已经杀开一条血路,直往千秋坪冲去。

有了这么一个大神级人物在前面冲杀,断浪乐得清闲,抱剑尾随,紧紧跟在身后。

千秋坪上,一众鬼叉罗惊散四走,踩烂那一地的药草药花。

绝无神气绿了脸,独臂摇着纱巾,娇声娘气开骂:“你们这些饭桶,把我的花花草草都踩死了-”

他说话间,探手飞出金针,登时只见一阵光雨射出,带起匹练剑光,罩向奔逃的鬼叉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