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既然已经回来,凤千月几人也就没有沉默下去的必要,之前因为他们手中没有势力,不方便行动,如今威廉不但收服了那支神秘的队伍,还成为了阿泰尔一族的族长,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凤千月等人围坐在一起,商量着要怎么才能够在这场争夺血族之王的战争中尽可能的减少损失,如今蒂伦和亚瑟因为凤千月在宴会上的那一闹,已经彻底站到了对立面上,而蓝卡尔的态度虽然看起来与亚瑟比较亲近,但是,他究竟怎么想的,外人又怎能知道。()

另外,就是费勒因,蓝枫和凤千月、赫连夜成为朋友的事情,凤千月等人根本就想不到原因,所以,对于蓝枫和费勒因,还是要保持必要的警惕,合作是可以的,但是绝对不能够与虎谋皮。

另外,就是关于长老团的,长老团除了大长老之外,还有两名长老是保持中立的,分别是三长老和五长老,大长老已经去和二人接触,如果成功的话,威廉他们这一边就会多两名长老的支持,胜算也会大一些。

“威廉,如今的形式,因为宴会上的一闹,已经变得十分紧张,蓝卡尔、蒂伦和亚瑟三人必然会有所动作,我们要随时做好进行大战的准备,现在你成为阿泰尔一族的族长的事情还未被公开,我们要趁着这段时间好好准备,等到你的身份被公布出来,那些人的视线必然会集中到你的身上,如果你不能够应付好,后面的行动就难了

。”凤千月看着威廉,认真地说道。

“我们还要做什么准备?”威廉看向凤千月,如今他虽然成长了很多,但是有些方面,还是不够成熟,所以还是很认真的听取凤千月等人的意见。

“长老团的事情有大长老,我们就不需要担心,现在需要担心的就是四大亲王,费勒因的态度不明,蓝卡尔、亚瑟和蒂伦是必须要除掉的,尤其是亚瑟,他曾经打败你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如果你不能够击败亚瑟的话,你的威望将受到打击,这对我们会很不利。”凤千月皱着眉,将自己心中想到的该注意的东西一一说出。

“亚瑟么?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他杀掉了!”紫色的眼底闪过一丝红光,威廉的话语中带着强烈的杀意,甚至就连身体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一些。

凤千月等人都清楚亚瑟和威廉之间的恩怨,也不需要多说什么,他们相信,以威廉如今的实力,对付亚瑟,绝对不是问题。

“另外,关于费勒因,我希望你能够问问大长老,我总感觉这个费勒因很奇怪,还是尽快搞清楚比较好。”一想到蓝枫的态度,已经费勒因的面容,凤千月的眉头就不禁加深了一些,而后对威廉说道。

“我会去问问大长老的,相信大长老应该比较清楚。”威廉点了点头,他对费勒因也不是很了解,毕竟费勒因成为亲王的时间要比他长许多。

“现在既然我们已经万事俱备,那就该是时候让血界乱起来了,因为威廉你的原因,我们的目标就定在亚瑟的身上,第一个将亚瑟解决掉,由威廉、紫隐和黑狼一起去,然后嫁祸给蒂伦,另外,去蓝卡尔那里捣捣乱,让他分不出来神去管这些事情,这个问题就交给小卿卿和青衣你们两个,至于我和夜,我们两个去费勒因那里转转,试探一下费勒因的态度。”凤千月简单地将下面他们要做的事情安排了一下,玫瑰红色的眼底闪过一丝冷光。

闻言,威廉等人皆点了点头,对于凤千月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

“既然这样,我们就开始行动吧,所有的事情要在威廉的身份公布前完成,大家都去准备吧。”凤千月从凳子上站起来,目光从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淡淡地说道。

赫连夜几人都站了起来,几人正准备离开,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几人对视一眼,而后由青衣去开门,一会后,青衣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个是蓝枫,而蓝枫身边的,则是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斗篷里面的人

“蓝枫,这是?”凤千月指着蓝枫身边浑身包裹在黑色斗篷的人,有些不明所以。

蓝枫并没有说话,而是朝着凤千月等人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然后,他身边的人就将遮住脸颊的帽子拿了下来,露出了他的真容。

“这是……费勒因亲王?!”凤千月看着站在蓝枫旁边的费勒因,脸上有着不敢置信,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费勒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以这样的装扮。

不过,费勒因并没有去看凤千月,他的目光在凤千月一行人中搜索了一会,最后停到了威廉的脸上,威廉的面容已经恢复,之前见过他的费勒因亲王自然能够认出来,看着威廉,费勒因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他一个箭步,冲到威廉的面前,而后右手放在左胸前,低下头,单膝跪倒。

这是血族中只有见到自己最尊重的人才会行的礼仪,而费勒因却对威廉如此行礼,却是让在场众人都有些始料未及。

“属下参加殿下。”费勒因平素温和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难以自持的激动,却又透着心甘情愿的臣服。

威廉看着面前的费勒因,有些不知所措,不由得将目光望向凤千月,凤千月回他一个无能为力和不清楚的眼神,他又将目光放到费勒因亲王的身上,而后半蹲下身子,伸出手,想要将费勒因扶起来。

“亲王,您这是在做什么?”威廉问,他很不明白费勒因为何会对他行如此大礼,而且还这般郑重,。

费勒因顺着威廉的手站了起来,不过他看向威廉的目光却充满了欣慰和赞赏,那目光,就像是长辈看晚辈的目光,更加让威廉不明所以。

“费勒因亲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您为何要叫威廉殿下,还对威廉行如此大的礼?”玫瑰红色的眼中透着深深的疑惑,凤千月走到威廉和费勒因两人的身边,一脸不解地问道。

“殿下是上一任女王的儿子,是费勒因的小主子。”费勒因看了一眼凤千月,而后又将目光放回到威廉的身上,很是平静地说道

闻言,凤千月等人却是不淡定了,费勒因能够知道威廉的身份本来就已经很让人意外了,但是他竟然还说威廉是他的小主子,难道说他的主子是前任女王?

看到包括威廉在内的众人都是一脸疑惑和不敢置信的样子,费勒因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解释有些简单,于是吸了口气,才缓缓开口:“你们猜的不错,我的主子就是前任女王,当年主子曾经救过我的命,那时候我立志要效忠主子,后来主子成为了女王,我也就隐匿在人群中,没有将身份公布出来。

至于如何知晓威廉是主子的儿子,那是因为我知道主子将血王令交给了小主子,所以,当亚瑟说殿下手里有血王令的时候,我才知道殿下的身份,不过那时候,殿下已经从血界中消失,我也曾派人去寻找过,却是都未曾找到殿下的踪迹。

后来,突然传来了主子出事的事情,我想要探寻到事情的根本,所以对殿下的寻找也就松了一些,后来又是亲王们争夺王位的事情,为了抱住主子的位置,等待小主人回来接位,所以我才参与到其中来。”费勒因尽量用简单的话语将自己与前任女王的事情讲了出来,这件事情除了他和前任女王之外,也就只有蓝枫知道,其余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会是前任女王的手下。

听完费勒因的讲述,凤千月等人却是一片唏嘘,没想到费勒因和前任女王还有这样的消息,不过,这种情绪也只是存在了很短的时间,等到思考明白之后,凤千月等人又兴奋了起来,如今威廉已经成为了阿泰尔一族的族长,有阿泰尔一族和大长老的支持,也仅仅是和其余亲王平分秋色而已,但是,如果加上费勒因亲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样以来,威廉成为血王,已经是板上钉的事情了!

“如此说来,亲王根本就没有争夺王位之心了?”凤千月看着费勒因,一脸认真地问道,她必须要确定,费勒因是真的没有争夺王位之心,否则如果到时候费勒因在后面捅一刀,那他们就惨了!

“高处不胜寒,本王只是想要逍遥这世间而已!”对于凤千月有些无礼的话,费勒因根本就不在乎,反正他的本意也不是争夺血王之位,如果能让凤千月他们消除疑心,那自然是最好的了。

听到费勒因的话,凤千月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本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费勒因能够发出这样的感慨,就说明他是真的对王位没有觊觎之心,但同时凤千月因为费勒因的豁达感到惊叹,毕竟这世间能够看透繁华,不争名夺利的人,只是少数而已

“如此的话,我们先前的打算全部取消,看来这一次,我们也要高调一回了。”感叹完毕,凤千月又将注意力放到了正经事情上面,有了费勒因的支持,她心里隐隐有了计划。

听到凤千月的话后,众人都将目光放到了凤千月的身上,等候着她讲解她的计划。

“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让威廉成为血族之王,之前我们的实力还不足,自然要躲躲藏藏的,现在不同,我们完全可以玩一把大的,威廉,一会你就去通知大长老,准备一周后宣布你成为阿泰尔一族族长的事情,并且邀请所有的贵族前来参加,至于费勒因亲王,您的身份还不到公布的时候,您还是按兵不动,不过,我希望您能够在这一周的时间里面,抽调出一百名左右您手下最强的手下,到时候宴会那天有用。

威廉手下的那支队伍也要调过来,同样的,在宴会那天会有用,这一周的时间,我们要尽可能挑乱其余三大亲王之间的关系,同时要暗中与那些势力一般的亲王联络,最好是将他们拉拢过来,当然这些人一部分需要费勒因亲王您去弄,一部分由威廉去弄,这样就算是蓝卡尔和亚瑟三人反应过来,也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

还有,我们要演一出细给他们看,后天晚上,我们的人会同时侵入四大亲王的院子里,实施暗杀,到时候费勒因亲王假装受伤,另外将罪魁祸首定到蓝卡尔的手上,而去刺杀亚瑟的,却会是蓝卡尔的人,至于蒂伦,则是亚瑟的人,还有蓝卡尔,就是费勒因亲王的人,这样,整个血都就会更加混乱,我们正好浑水摸鱼,等到宴会那天,将他们一网打尽。”凤千月的唇角噙着一抹淡笑,浑身更是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让人不由得信服。

闻言,在场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威廉等人对凤千月都十分熟悉,对于凤千月提出的计策只是觉得理所应当,但费勒因和蓝枫两人则不同,看向凤千月的眼底满是赞叹,显然没有想到凤千月竟然会如此聪颖。

事情既然已经安排了下来,众人也就立刻投入到行动中,毕竟一周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很多事情都需要大家做好准备。

威廉先是去找了大长老,将凤千月的计划告诉他,同时也从大长老那里得到了好消息,那就是他已经说服了三长老和五长老,让两人支持威廉,之后,威廉又去找了他的那支神秘的队伍,在大长老的庭院里,与凤千月碰了个面,凤千月将这些人将要做的事情给交代下去,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宴会那天,将整个大长老的院子都围起来,确保不能让其他人进入,也不能够让其他人出去

接下来,威廉就是去找那些亲王谈话,而费勒因也在这个时候动了起来,他秘密调集了一百人,交给了凤千月,这些人都是他的心腹,而且个个修为高强,他们的任务就是去解决那些亲王带来的侍卫。

当然,这一切都是私下进行的,除了威廉和费勒因两人突然去找那些亲王的事情以外,其他的事情,别人都不知道。

两天后的晚上,由凤千月一行人扮成的刺客杀向了四个亲王的府邸,柳非卿和青衣两人去的是费勒因的府邸,黑狼和紫隐去的是蒂伦的府邸,凤千月和赫连夜两人去的是蓝卡尔的府邸,至于亚瑟那里,则是凤千月让艳姬去的,她并不是想让艳姬刺杀亚瑟,毕竟艳姬的修为与亚瑟还是有些差距的,她就是为了陷害蓝卡尔和幽若。

于是,当天晚上,四大亲王的府邸都是一阵闹腾,第二天一早,就有消息传出,费勒因亲王被刺客所伤,而刺客却是亚瑟亲王的,而亚瑟亲王则被幽若小姐的侍女所伤,蓝卡尔亲王被费勒因亲王的人刺杀,亚瑟亲王的人去刺杀蒂伦亲王,消息一出,整个血都都动荡了起来。

死人是越来越多,血都的街道上也更加的冷清,那些血都的居民都龟缩在家中,生怕一不小心被人杀死,整个血都顿时有一种风声鹤唳的感觉。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长老那里又传来一个重磅消息,大长老邀请血都的贵族参加阿泰尔一族新族长的继位大典,一时间,原本冷清了一些的血都再次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在讨论阿泰尔一族的新族长究竟是谁?要知道,大长老可就是阿泰尔一族之前的族长,如今这新族长继位,还搞的如此隆重,不由得让人感到疑惑和好奇。

宴会当天,整个大长老府都被修葺了一番,所有的下人都被交代好要注意的问题,整个府邸看起来似乎是喜气洋洋的,让前来参加宴会的众人更加好奇,不过,谁都不会知道,就是这一场宴会,将决定血族的下一任统领者。

四大亲王自然是无可避免的前来,毕竟大长老的位置摆在那里,就是血王,都会给大长老几分薄面,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亲王,当然,由于之前的刺杀事件,以及这段时间血都的混乱,每位亲王身边都带着侍卫,以防止意外发生。

等到所有的人都到齐后,就见大长老领着一个人男子缓缓走了出来,那男子一身银色的锦袍,配上他身上那沉着的气势,看起来霸气外露,面容却是大多数人都熟悉的

正是威廉,前些日子威廉的身份曾被曝光,所以大家都知道当日夺得争霸赛冠军的,就是被亚瑟拉下亲王之位的威廉,如今,他竟然出现在这里,而且与大长老同行,难道说,他就是阿泰尔一族的新族长,不过威廉不是唐古拉一族的么?

所有人都疑惑不解,就连蓝卡尔三人在内,都是疑惑地看着威廉和大长老。

“诸位,今天是我们阿泰尔一族新族长的继位大典,很感谢各位的捧场,下面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就是我们阿泰尔一族的新族长,我的孙子,威廉·阿泰尔。”大长老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与平日里的严禁完全不同。

大长老的话却让众人骚乱了起来,大家都清楚威廉名为威廉·诺·唐古拉,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变成了阿泰尔一族的族长,还是大长老的孙子,阿泰尔一族向来比较神秘,所以大家对大长老的儿子并不是特别清楚,只是知道他的儿子早已经死去,没想到威廉竟然是他的孙子,威廉之前的姓又如何解释呢?

就在大家疑惑不已的时候,大长老咳嗽了两声,又继续开口。

“或许大家对于威廉的身份很奇怪,下面,我就为大家介绍一下他的另一个身份,他是前任女王诺·唐古拉的儿子,有血王令作证。”说着,威廉已经配合得拿出了血王令,血王令由威廉的血液激发后,正发出神秘的红光。

众人再次呆愣了,前任女王的名字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血王令大家却都是认识的,之前也有人传闻说是血王令在威廉的身上,没想到是真的,于是,众人看着威廉的眼神再次发生了变化。

在四大亲王的席位上,亚瑟吹在身侧的手已经紧紧握住,他看着站在大长老身边的威廉,眼底满是仇恨的光芒,同时心里又一次无比懊悔,当初就应该直接将威廉给除掉!

“其实,今天除了本人的继任大典之外,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那就是我威廉·阿泰尔,正式介入血王之位的争夺之中,同时,在今天,新的血王即将产生。”威廉目光在在座的众人身上一扫,唇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而后冷冷地说道。

在威廉的话落后,一百人出现在威廉的身后,这些人全部身着黑衣,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气势,让人一看便觉得心惊,而凤千月几人也在这时候,缓缓到来,站在了威廉的身边

见到这个架势,那些被蒙在鼓里的众人终于意识到,今天这场宴会想要好好的,怕是不可能了,四大亲王除了费勒因以外,都站了起来,一脸阴沉地看着威廉。

“威廉,你不过是本殿下的手下败将,还妄想当血王,简直是做梦!”亚瑟看着威廉,紫色的眼底满是妒恨,他从来没有想到之前被他踩在脚下的威廉竟然会咸鱼大翻身,要跟他争夺血王之位,这让他怎能够接受?

闻言,威廉却是轻轻一笑,那明明是春风般的笑容,却让在场众人感到心底一寒,笑容止住,威廉的眼底迸射出狠戾的光芒,而后,身影一闪,却是朝着亚瑟而去。

一直坐在那边未动的费勒因也在这时候动了起来,他下手的,是离他最近的蓝卡尔,蓝卡尔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所伤,而后,两人便纠缠在一起。

蒂伦原本想要与亚瑟一起对付威廉的,却被赫连夜一个闪身给挡了下来,而后两人也战斗到一起。

凤千月此次并没有动手,她和紫隐二人站在大长老的身边,盯着其他贵族的举动,至于蓝卡尔等人的侍卫,自有那一百人去对付。

亚瑟的修为与威廉差不多,但是,威廉经历的,却要比他多,而且因为血脉的原因,威廉在同阶中少有敌手,所以仅仅只是片刻,亚瑟就被威廉刺伤了好几处,两人的招式很快,但威廉看起来却异常闲适,气的亚瑟几乎吐血。

蓝卡尔和费勒因两人也是平分秋色,但是费勒因这两天因为凤千月的缘故,血脉力量也精纯了一些,所以与蓝卡尔对手也轻松一些。

剩下赫连夜和蒂伦,两人在一起,蒂伦完全是被压着打,赫连夜也很轻松。

一个小时以后,亚瑟饮恨于威廉的剑下,虽然他很不甘,但还是挡不住命运的安排,随后,蒂伦也被赫连夜杀死,那些侍卫也被全部剿灭,剩下的,就是费勒因与蓝卡尔两人。

在威廉加入后,蓝卡尔也被杀死,三大亲王皆死,血族的格局也基本上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