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宁,是你吗?”向年眯缝着眼睛,紧盯着yīn影里那充满邪恶气息的身影,脚下却暗自用力,准备一有机会就冲上去打掉他手里的火yao枪。只是,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上次双方距离接近,向年又出其不意。而这次两人间有五米远,又是在狭窄的巷子里,向年跑的再快也来不及——对方要做的就是轻轻一抬手,扣动扳机。

    想起那尖利的钢弹,向年头上冒出一层冷汗,他知道,戴宁手里的这种火yao枪是威力很强的改装枪,这个距离正面shè击的话足以要了他的小命。实际上,这些天他偶尔想起那个晚上,都会不禁有些后怕。

    戴宁并没有说话,似乎知道向年是想要麻痹他,只是冷漠地注视他们,嘴角挂着一丝邪笑。

    向年双臂大张,将唐墨和背着贾真真的苏小海护在后面,低声冲戴宁说:“戴宁,你真的要伤害我们吗?我们都是你的同学你的朋友啊!”

    “朋友,嘿嘿——”戴宁尖声笑了起来,不像是男生的声音,唐墨听到这小声,哆嗦了一下,和苏小海对视一眼,同时想起了张海原。当时张海原被女鬼附身,也是这种不yīn不阳的怪动静。

    “向年,我们快逃,他不是戴宁了……”唐墨心中一急,过来拉向年。

    “别动——!”戴宁大喝一声,抬起火yao枪,脸上闪过狰狞之sè。

    向年挥手止住唐墨,冲戴宁微微一笑,冷静地说道:“戴宁,你以为这种枪可以打死我吗?”

    “你可以试试。”戴宁冷笑一声。

    “我不是试过吗?在学校那次……戴宁,我真没想到竟然是你。你杀我不成,又去杀张海原,速度倒是挺快的。”向年声音平静,表情不慌不忙,但苏小海眼皮下搭,却见他小腿肚在轻微的抖着,可见他心里也是极其紧张。

    戴宁明显一愣,但也没反驳什么,呵呵一笑,道:“打不死你算便宜了你。”

    “我们有三个人,你却只有一次机会……”向年站在小巷当中,结实的身体几乎封住了戴宁所有shè击的路线,戴宁虽然有两把火yao枪,但也只能向他一个人shè击。

    “是啊,我还没想过要shè谁呢。”戴宁举着火yao枪,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他一直躲在yīn影里,也不走出来,更像是拦路,却并没有主动进攻。

    向年几人也不敢往前走,一时间双方竟对峙起来。

    很明显,戴宁如果开枪,只能留下一个人,几乎可以肯定会打死向年,但其余三人很可能会逃掉。他宁愿守住这里,等后面的姐妹们冲过来,将这些人全部解决。

    虽然对峙不过一分钟,但向年却觉得时间过得很漫长,耳边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知道李小鱼三人已经赶了上来。

    “不行,得冲过去。”向年抓着那根铁棍,目测着双方距离,想出其不意地扔过去,先打掉戴宁的一支火yao枪。剩下的一支,自己拼着受伤,也一定要制服他。

    就在他瞄准了方向,准备投掷铁棍的时候,孙道人大踏步地跨了过来,转眼便超过了他,向着戴宁冲过去。

    戴宁大喝一声:“站住,我开枪了!”

    砰的一声巨响,火光一闪,强烈的火yao味立即弥散开来,孙道人身体晃了一下,脚下不停,又往前跨了两步,已差不多到了戴宁身前。

    又是一声巨响,孙道人的上身向后仰了一下,笔挺的西服碎裂开来,飞上半空,像几只夜sè中飞舞的黑蝙蝠。

    他举起手,照着戴宁的脑袋上就是一拳。

    戴宁似乎惊呆了,匆忙之间只顾着开枪shè击,被那像只有骨头的拳头砸了个正着。他先是摇晃了一下,紧接着孙道人的第二拳又砸了下来,他腿一软,眼皮向上翻了翻,往前扑倒。

    李小鱼紧跟着从后面追上来,将一张符咒贴在了戴宁的脑袋上。

    一股黑气从戴宁的天灵盖上窜了出去,呼啸着向后面飞去。

    “扶起他!”李小鱼指着戴宁冲向年喊道,自己满面忧sè地去看孙道人,急声问道:“老先生,你怎么样?”

    孙道人满身的火yao味,衣服烧焦了一大片,也不知伤在哪里了。他挥挥手,声音依旧毫无感情地说:“我没关系,快走,那个阵困她不住,时间不多了。”说完当先向黑暗中冲去,好似那两枪根本没打中他一样。

    向年背起戴宁,苏小海尽管已很疲惫,但此刻也没办法,只得咬牙继续背起贾真真,跟在向年身后。李小鱼让唐墨随在孙道人身后,自己和林玄兵押后,一群人在小巷里亡命奔逃。

    将将跑出小巷,后面yīn风怒号,那些女鬼已脱困而出,再次追了上来。

    “现在往哪里跑?”李小鱼点燃一根香油麻绳,在后面挥舞着,林玄兵口中颂咒,将一张张符咒扔进火光之中,两人配合着,布成一个个简易的障碍。

    孙道人仰头向东看了看,指着博物馆北侧高高耸起的纪念碑,沉声说:“那里是烈士陵园吧?”

    小鱼点头。

    “去那里!”他示意李小鱼来领头,自己走向后面。

    李小鱼有些犹疑,他本意是想回酒店的,自己已定好了房间,而且酒店旁边就有个派出所,此时他下意识地觉得那里才安全。

    只是他现在对孙道人十分信服,既然他这样说了,稍稍犹疑一下,李小鱼领着众人向烈士陵园跑去。此时夜深人静,马路上也没什么车辆,大家横穿过马路,从博物馆高大的围墙下插过去,很快便进了陵园的围栏之内。

    不过,众人才向前跑了几步,便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每个人脸上都是惊悚、震撼的表情,甚至有些呆滞,那震惊的表情都凝结在脸上了。这一刻,他们倒是有些后悔擦那牛眼泪了。

    在烈士陵园里,无数的黑影走来走去,大多都是列着队,整齐的迈着正步,仿佛cāo练一样地在陵园广场上绕着圈子。他们身上穿的是老式的军服,有些还扛着枪、拿着大刀,一个个威风凛凛,气势惊人。

    本来他们的目标是纪念碑,但那里的黑影更多,是最密集的地方,然后从纪念碑向广场边缘,逐渐的稀少。在他们站立的这里,只有零星的几个黑影,不过他们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有外人倒来,自顾自地cāo练着。

    孙道人从后面赶上来,见这几个半大孩子已经被震傻了,盯着那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黑影,张大了嘴巴,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这个时候他们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那些黑影注意到,涌过来将他们淹没。这大半夜的,这些黑影聚集在这里,除了鬼魂还能是什么!

    “他们是yī道人大声说道,将几人惊醒过来。李小鱼立即问道:“这么多……怎么办?”

    “放心,他们不会伤害你们的。一来,大部分的yīn兵都看不到你,再一个,这些都是好兵,虽然死了,但为人民而战的意识并不变,他们会保护你们的。”孙道人当先向陵园里面走去,几个人赶紧跟上他,李小鱼还有些不放心地说:“您确定吗?”

    孙道人有些不耐地转头看看他,说:“那当然。我和你说过许多次了,灵魂虫子本身的智商不高,只有聚集在一起,才能形成智慧。这些yīn兵的灵魂虽然不如那些女鬼完整,但也保存了生前的部分记忆,所以,放心吧。”

    李小鱼哦了一声,心中稍定,见唐墨一脸惊恐,身体微抖的害怕样子,刚想过去安慰她。却见她似乎想都没想,下意识地靠在了向年身上,还拉着他的手臂。李小鱼皱起眉头,心中不快,喊道:“墨墨,你过来!”

    唐墨凑到李小鱼身前,低声说:“小鱼,我……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来不及了,你看……”李小鱼指着众人刚刚经过的陵园入口,只见数个白衣女鬼浮在半空,正恼怒异常地看着他们。想要追进来,又有许多顾及的样子,看来她们还真是害怕数目众多的yīn兵。

    很快,又有几个女鬼跟了上来,唐墨数了一下,有十四个,她们堵在陵园入口,低声的商议着什么。唐墨见有好几个女鬼都受了伤,断了腿,没了胳膊,还有一个半个脑袋都不见了。看来孙道人的法术还是很厉害的。只是,根本不能完全将她们消灭,因为她能清晰地看到,那些女鬼的身体在不断愈合,眨眼功夫便已完好如初。唐墨心中暗叹一声,涌起一股绝望。

    那群女鬼商议了一会儿,开始试探着向陵园里飞来。

    “快走!”孙道人低喝一声,一只胳膊帮着苏小海架住贾真真,苏小海满头大汗,感觉背上一轻,速度猛增。那边林玄兵也帮向年抬着戴宁,紧紧跟在孙道人、李小鱼身后。李小鱼走在最前面,几个人硬着头皮钻进黑压压的yīn兵队伍之中。

    那些yīn兵大多都看不到他们,依旧扛着枪、踢着正步,在他们身侧走过。唐墨心脏砰砰乱跳,定睛看去,身边的yīn兵几乎都没什么表情,本应是脸孔的地方,大多是朦胧的一团黑气——他们的灵魂涣散,很虚弱。也偶尔有几个yīn兵和女鬼一样,五官俱全,表情各异,这类yīn兵都是走在前排,看样子是队伍中的领袖。这些yīn兵领袖能看到唐墨他们,还对他们和善地笑笑,对于唐墨能看到他们十分吃惊,却像是很腼腆地不敢上来说话。他们都很年轻,有的比唐墨还小呢,也就十六七岁。不知为何,唐墨对他们的恐惧渐渐减轻,却多了一丝怜惜。这些年轻的战士,这么小就为国捐躯了,真是可怜。

    但对那些女鬼,这些yīn兵就不客气了。见她们冲进陵园,那些yīn兵立即围了上去,举起手中机枪,哒哒哒哒的扫shè起来。

    那些枪械当然不是真的枪械,只是他们幻化出来的,却也能发出像子弹一样的气团儿,女鬼们立即被打得惨叫连连,十几个女鬼全都千疮百孔,身上到处是弹眼儿。眼看无数yīn兵冲来,转眼间她们便要被这群yīn兵淹没了。那领头的女鬼见形势不妙,忙大叫道:“回去!”

    十几个女鬼向高空飞去,在呼啸的子弹中狼狈逃窜,转眼间便消失在远处的夜空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