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出校园,夏可可不顾危险的冲上马路拦下了一张车,她的大脑只有一个想法在盘旋,那就是快点赶到学校的后山。

“你不要命了吗????”看着突然冒出来的人,出租车的司机松一口气的同时,忍不住的破口大骂。

“对不起,学校后山。”夏可可手忙脚乱的打开车的后门,声音不自觉的开始颤抖,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血红,几乎要把她淹没。

“拜托你快一点,拜托了……”看着车窗外的景物不断的后退,夏可可只觉得彻骨的寒冷。

她看到了鲜红的血不断的从蓝云的身上涌出,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她就呆呆的坐在旁边,任由仍然带着蓝云体温的鲜血不断的从自己身下扩散。

眼前一片一片的都是那美丽的鲜红色,但是突然那些鲜红色变成了一个张着大口的恶魔,不断的向她逼近,她想要躲开,但是却怎么也动不了,只能任由那一片鲜红把自己吞没。

……

……

心情忐忑的邱翼风开着车到达离开时夏可可在的地方,在扫视了一圈仍然没有看到夏可可时,脸上优雅的笑容有瞬间的凝固,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或许是因为太冷了,夏可可先去了那个咖啡店,邱翼风这样安慰自己,但是心里却莫名的觉得不安。

带着这些不安和疑惑,邱翼风开车跟在队伍后面,缓缓的朝学校大门驶去。

找遍了咖啡屋的每一个角落,但是仍然不见夏可可的身影,邱翼风有些颓废的在一个座位上坐下,丝毫不去理会周围激动的人群。

一定是因为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她先去处理了,等一会儿,她一定会回来的,邱翼风不断的为夏可可的突然消失找各种各样的借口。

随着时间的流逝,邱翼风心里越来越慌乱,那些理由也不能再说服自己,但他还是固执的坐在整个店里最显眼的位置等着夏可可的到来。

…… ……

“大叔,拜托你快一点,再快一点。”仿佛突然从梦靥中醒来,脸色苍白的夏可可不断的催促着出租车的司机。

“已经够快的了,而且这还是山路,你以为我的车是飞机吗?”听着不知道是夏可可的第几遍催促,司机有些不耐烦的说。

“大叔,拜托了,我真的有急事。”看着不远处的山顶,夏可可的声音又开始颤抖,已经5点55分了,她不可以迟到的。

刚到山顶,夏可可就迫不及待的下了车,看着空荡荡的山头,夏可可只感觉自己的心仿佛浸在了冰水里,从里凉到外。

曾经那些快要忘记的画面更加的鲜活起来,她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金属划破蓝云皮肤的声音,是那么的刺耳。

“我是夏可可,我来了。”努力的把自己从那痛苦的深渊里拔出来,夏可可颤抖着声音大声的问。

“5点59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夏可可的身后传来,让夏可可原本就紧绷的神经拉得更紧。

快速的回过头,夏可可就看到苏傲珊万种风情的站在一棵树旁,身后跟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人。

“你把我妈妈和姐姐怎么样了。”夏可可的脸色更加的苍白,身体也开始轻微的颤抖。

“还没有死呢。”看到夏可可的样子,苏傲珊突然有些怀疑自己的决定,但是一想到邱翼风俊美的容颜,她又立刻打消了自己的可笑想法。

“要怎么样,你才肯放我们离开。”即使有些站不稳,夏可可还是挺直了自己的背,微风把夏可可空洞的声音传入苏傲珊耳里,再看看夏可可苍白得看不到一点血色的脸,苏傲珊突然觉得有些冷。

“我警告过你的,开学时就不要让我看到,你还在邱翼风身边。”夏可可的样子让苏傲珊有些恼怒,但是她还是重新提醒夏可可她曾经的警告。

“你以为我离开他就会喜欢你吗?”夏可可苍白的脸上绽放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她突然觉得苏傲珊有些可怜了,爱真的那么简单了?可是她自己也不懂,如果懂的话,她也不会总是选择逃避了,这样想来,好像她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呢!

“你闭嘴,如果你不离开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但是如果你离开了,我还有50%的机会。”这样说着,苏傲珊突然觉得也自己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了,但是爱了就是爱了,为了那50%的机会,她不后悔。